001 臥室少年

  奢華高貴的房間中,映入眼前的卻是一副旖旎無比的畫面。  偌大的天鵝絨床上,半跪著一個少年,少年衣衫不整,頭發凌亂,嘴緊緊的閉著,即使正在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卻是依舊不肯發出一點聲音。  但他臉上的紅暈和微微顫抖的身子已經出賣了他。  少年的手被手銬緊緊扣在床尾的鑲金短柱上面。  如此詭異的姿勢,如此撩人的畫面,如此奢旎的氣味。  可是孟水心卻是說不出話來,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少年的一手還拿著一個帶血的煙灰缸,雖然身體已經不受控制,可是還是死死的攥著那個煙灰缸  血紅的眼睛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難解的身體狀況,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孟水心,你要是再往前一步,就不只是被砸暈這么簡單了”  孟水心這才看到滿屋子的雕花檀香家具,是自己最愛的古典風,奢華中不失簡潔,墻上掛著的是自己和爺爺姑姑的合照,爺爺嚴肅,姑姑開朗,中間是別扭的自己。  孟水心突然鼻子一酸,自從離開孟家之后,有多少年沒有見過這張合照了  這是夢嗎  額頭上的疼痛卻讓孟水心清醒幾分,這里是她的臥室,她和小姑姑親手布置出來的臥室  可是,那些徹骨的疼痛是假的嗎  她不是已經死在大雨之中了嗎  被困在冰冷的地窖里,每天受盡折磨  親眼看著爺爺在自己面前焚火噬心而死  小姑姑被眾人凌辱,在自己面前自殺  最好的朋友,在自己面前被毀容  一個個親人,朋友,在自己的眼前倒下,變成一具具尸體  可是自己卻是無能為力,就算使勁兒伸出手,也仿佛永遠觸不到他們的衣角  莫荷穿著大紅的婚紗,將已經沒有一塊完好皮膚的自己踩在雨水里面道:“姐姐,滿意你看到的嗎這孟家的血是不是顯得我的婚紗更純白了姐姐,一點一點被凌遲感覺,好嗎高高在上的孟家大小姐,這高跟鞋踩在臉上的感覺如何”  而她放棄一切,付出生命去愛的男人,卻挽著那個私生女,冷眼看著自己在掙扎,眼中沒有一絲憐憫。  怎么能死,怎么甘心  毀了孟家的幕后主使還沒有出現,家人和朋友的仇還未報,而面前的一對狗男女,怎么就能讓他們安度晚年reads;  “賤人”少年將手上的煙灰缸沖著自己狠狠的砸了過來,孟水心一閃,回過了思緒,煙灰缸砸到了瓷磚地上,發出了驚天的聲音。  “大小姐”門立刻被推開了,門外黑壓壓的一批黑衣人蓄勢待發。  賤人  林初陽,為了你,我放棄了異能,放棄孟家,放棄驕傲,從頭到尾,我在你心中就是賤人兩個字嗎  “出去”孟水心沉了一下心思說道。  “可是”黑衣人看了看地上被砸碎的煙灰缸,又看了看孟水心額頭上的傷勢,最后目光放在了床上大部分風光全漏的誘人少年身上。  “滾”孟水心厲聲的說道。  “是”門又再次被關上。  而床上的少年似乎已經到了極限,再也忍不住,嘴上發出了誘人的呻吟聲。  少年在藥性和自我之間做掙扎,可是已經不由自主的看著孟水心,眼睛里面盡是渴求。  孟水心只是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看著床上那個隱忍克制的少年。  那個少年是自己用盡一生,堵上一切去愛的人,也是毀了自己一切的人  孟水心站了起來,走到床邊,看著少年滿臉的紅暈,和半敞開的衣衫,整個人就像是誘人的蘋果等待著別人來采摘。  前生,孟水心一直都覺得林初陽在情動的時候很是誘人,可是那幅模樣除了今天,便是再也沒有叫她見過。  今天,是自己十六歲生日。  一回家就看見林初陽神色迷離的在自己床上躺著  那樣的姿勢,那樣撩人的動作,哪是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能接受的了得  林初陽本來就長得好看,情動的時候更是異常誘人,再加上藥物的作用,孟水心差點就和他發生什么。  只是,林初陽怎么可能讓孟水心得手,一個煙灰缸就將孟水心砸暈了。  往事歷歷入目,孟水心跑到落地鏡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不可置信  嬌小的臉龐,額頭上面雖然掛著血跡,但是卻是更加有了一股不容褻瀆的美麗,一雙大眼睛里面滿是疑惑。  頭發是淡淡的酒紅色波浪,披在胸前,和額頭上面的血跡竟是那么的相搭。  真的是自己十六歲的模樣  孟水心走到了床邊,有些發抖地撫上少年的臉頰,卻是被少年一手重重拍開,他冷冷的說道:“孟水心,你卑鄙”  但是因為藥物的作用,這一聲的冷冰冰卻是變得無限的風情和曖昧。  “啪”響亮的聲音,孟水心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少年已經暈紅的臉上。  少年明顯一怔,然后便是冷冷的掃射目光  手疼的發抖,渾身都在發抖,孟水心終于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竟然真的回到了十六歲  她還是為所欲為的孟家大小姐,一切都還在,一切都沒有失去,一切都還來得及  孟水心看著床上已經被藥物折磨的快要繳械投降的少年,幽幽一笑道:“欠我的人,你們一個也別想逃”  ------題外話------  開新文啦,大家要素喜歡的話,記得按加入書架喔,這樣言言就有動力,你們看起來也方便噠~  一直很炎熱的天氣,今天突然下了雨,這么涼爽,于是乎就開文啦~  群么么噠~  想要看女主怎么一步步踏上頂峰,傲視天下嗎點擊加入書架喔~  ,
001 臥室少年
商門重生之紈绔邪妻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