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香消玉殞

  “大長老,不要逼我。”莫家大院中,一名身著白色連衣裙的少女臉色蒼白,讓人驚艷的容顏之上透露著悲憤。  細彎眉,薄嘴唇,小巧堅挺的鼻子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配上她那雪白的肌膚,是一個頂尖的絕品美女。  少女名為穆婉柔,今年十六歲,是莫家上一任家主莫入冬所撿到的孤兒,如今莫入冬退位隱修,將穆婉柔托付給莫家大長老莫邪照顧,莫邪為了家族利益,擅自做主將穆婉柔許配給了一修仙門派的少門主,如今對方來要人,穆婉柔寧死不從。  “婉柔,嫁給我有什么不好?我們風行門雖然比不上修仙界四大修仙門派,但在四大門派之外,我們風行門可是數一數二的,你就乖乖跟了我吧。”一名身穿繡有疾風圖案長袍的男子對穆婉柔說,男子樣貌不錯,但眼中不時冒出的淫穢之色,讓別人對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此人便是風行門少門主風高,為人放蕩,雖然在修仙界名聲一向不好,但一身修為也有聚氣巔峰的修為。  修為等級從低到高依次是:固基期,煉氣期,聚氣期,化虛期,凝神期,結丹期,丹成期,元嬰期,神游期,大劫期,羽化期。  每個等級都分為初期,中期和巔峰期。  “我不愿意,婉柔已有心愛之人!”穆婉柔直視抬起頭直視風高說道。  “那人是誰?”風高臉一沉。  大長老莫邪看到風高臉色難看,連忙道:“婉柔說的是氣話,從小慣壞了,風少別當真。”  風高這臉色才好了點,如果面前這美麗動人的少女被別人碰了,就太遺憾了。  “我沒說氣話,婉柔今生只愛莫少主一人,如若變心,愿受邪火燒身之苦!”穆婉柔字字清晰的說道。  聽到這話在場的所有人臉色一變!在修仙界,邪火是十分可怕的,沾到一點就會整個人燒著,燃燒速度很慢,會讓人在漫長的痛苦中死去!  “婉柔姐說的好,就這貨根本不能跟表哥比!”莫家人群中擠出一十二三歲的女孩,扎著兩馬尾辮,一張可愛紅潤的臉蛋看起來十分討人喜歡。  這女孩是莫家少主的表妹莫葉,有著極度戀兄情節,認為除了自己,穆婉柔是唯一一個能夠配的上自己表哥的人。  “小葉你住嘴,在插嘴關你十天禁閉!不知禮節!”大長老氣的臉色發紅。  “莫長老,不知這位小妹妹口中的表哥現在何處?”風高問道。他到想看看,這以區區莫家的少主哪里比自己優秀。  “哼!我表哥還沒回來,等下他回來,一根手指就能放到你!”莫葉沖著風高豎了豎中指,神情十分得意。  風高臉色陰沉的可怕,卻又不好向一小孩發火,只好冷聲道:“我倒想看看,你口中的表哥是放倒我,還是我放倒他!”  “哼!你等著,我去找我表哥來。”莫葉氣的臉色漲紅轉頭跑出了莫家大院。  大長老心里發慌,他自然知道要是少主真的來了,絕對會揍這個風高一頓,到時候莫家不但沒有攀上一修仙門派,反而會得罪一個修仙門派。  如今之計,也只好……  看了看露出期待神色的穆婉柔,大長老一咬牙,一個掌刀砍在了穆婉柔脖子上,穆婉柔身體一軟,倒了下去。  風高眼皮一跳,心里明白卻故意裝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道:“莫長老,你這是何意?”  一群莫家弟子在一邊敢怒不敢言。  “呵呵,女娃被慣壞了。風少莫在意,我這就將婉柔和風少送回風行門。”莫邪一副討好的嘴臉。  “如此便麻煩莫長老了,從此以后莫家事便是我風行門的事,有事莫長老直說,不必客氣。”風少走到倒地的穆婉柔面前,笑著對莫邪道。  莫邪嘴巴咧著,總算是攀上風行門這顆大樹了,日后若是送些莫家弟子去風行門修煉,學到一些高深的法術那可就賺了。  風高蹲下來,看著昏迷的穆婉柔那白色連衣裙下火爆的身材,不禁吞了口口水,鬼使神差的伸手向穆婉柔豐滿的雙峰上抓去。  莫家中男性弟子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但在莫邪的眼神威脅下,只好裝作沒看見!  就在風高的手快要碰到穆婉柔那讓無數男人向往的胸部時,一股沖天的殺氣從莫家大院外傳來,讓所有人都從心底打了個寒顫。  風高也被這股沖天的殺意驚醒,這股殺意猶如困獸出籠,讓人寒毛倒立,頭皮發麻!  “嗖!”所有人只看到一道綠芒從眼前飛過,接著就聽見一聲凄厲的哀嚎。  轉頭一看,風高朝著穆婉柔胸部伸去的右手被一支碧綠的箭矢射穿,鮮血滴落在地面,配合著那股越來越強的殺意,讓人腿腳顫抖。  “誰?是誰?給老子出來!!!”風高在劇痛下瘋狂的大吼。  殺意越來越濃,所有人不自覺的轉頭盯著莫家大院門口,一陣有條不紊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風高吞了口口水,別看他吼的有氣勢,其實他心里明白,射穿自己右手的箭矢居然是由靈氣幻化所成,射箭之人修為必定不弱!  當莫葉這個小丫頭出現在門口的時候,看到這么多人對自己行注目禮,頓時臉一紅,轉身跑到了身后那人的后面。  眾人這才看到莫葉身后的少年。  眉清目秀的臉蛋上沒有一絲表情,淡然的目光中透露著和年齡不一樣的成熟,即使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少年也沒有一絲慌亂。  此人便是莫家少主莫天,現任家主莫正雄的兒子,其母乃修仙界四大門派之一千秀宗宗主云裳的大弟子  。  莫天身后背著一把長弓,長弓全身漆黑,沒有箭桶,看起來極為平凡。  但知道這把弓的莫家弟子卻不敢小瞧這把弓,這把弓名為滅天,是莫天自己煉制,并且是屬于魂兵級別的法寶!  法寶等級從低到高依次是:寶兵,靈兵,魂兵,天兵,仙兵,神兵!  魂兵級別的法寶,就算是修仙界四大門派也沒有多少的法寶,一般只有煉器宗師才能練制出來,并且很不容易。  而莫天,他掌握著一種另天下煉器宗師都敬畏,傳說中誕生于遠古的煉器手法——星辰百煉決!  這一手法已經不單單是單純的煉器手法了,星辰百煉決融入了星象運轉法則,是一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存在與傳說中的煉器手法!  如果莫天愿意,憑借星辰百煉決,莫天可以在修仙界獲得萬人尊敬的地位!  但莫天并不喜歡出風頭,這一手法除了莫家人知道外,外人并不知道。  “滾!”  莫天吐出一個字,用看死人的目光看著風高。  風高臉色難看,這次他仗著自己身份尊貴,又自認為實力不錯,并沒有帶護衛過來,卻沒想到區區一個莫家少主居然對自己毫不客氣。  “你,你可知道我是誰?傷了我,你們莫家算是完了!”風高叫道。  “滾!”又是一個滾字從莫天口中吐出,強烈的殺意讓風高不禁退了一步,踩到了穆婉柔的裙擺。  瞬間,風高嘴角揚起了一個弧度。  抽出一把匕首蹲下來抵在穆婉柔白嫩的脖子上,風高猙獰的笑著道:“莫少主,我勸你最好給我放客氣點,不然……嘿嘿……”  莫天面無表情的臉上終于閃出一抹焦慮,剛才自己一副淡定的樣子,就是怕風高想起用穆婉柔來威脅自己,沒想到怕什么來什么。  穆婉柔恰巧這時蘇醒,看到眼前的場景一下子意識到了什么,臉色慘白。  “莫,莫少主……”穆婉柔輕咬下唇望著莫天,臉色蒼白卻堅定著說道:“少主不用顧及婉柔。”  “閉嘴!”風高大喝一聲,揚起右手一巴掌打在穆婉柔嬌嫩的臉蛋上,頓時多了一條血痕。  “風高,我要殺了你……”莫天雙目赤紅,殺意已經到了頂峰,所有人都不會懷疑,如果風高此時失去了穆婉柔做威脅,莫天會以最兇惡的姿態撲上去。  一聲慘叫從風高口中發出,風高忘了自己右手上的傷勢了。  看著少年眼中的赤紅和緊緊握住的拳頭,穆婉柔心疼的腦中一片空白,一咬牙,突然抓住了風高握匕首的手。  風高嚇了一跳,以為穆婉柔要反抗,就在他準備有所動作時,穆婉柔卻用盡全身的力氣,將匕首推入了自己胸口,鮮血頓時染紅了胸前。  風高雙眼頓時瞪大,轉頭想要看看莫天的反應,一轉頭,卻看到了一雙赤紅的血目!  寧死,也不愿成為心愛之人的累贅,穆婉柔用行動證明了她對莫天的愛。
第一章:香消玉殞
化魔決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