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0章:被坑了 新

  然而還是遲了一步,在精神烙印烙下之時,太子已經鉆入了天命鼎當中。  轟隆一聲,天命鼎落地,砸出一個大坑。  我則是落在天命鼎的旁邊,有些傻眼了。  我特么差點抓狂,看著這圓滾滾的天命鼎,只能干瞪眼了。  九鼎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這個鼎的材料很特殊,所謂無生氣也無死氣,也就是死氣不進,活氣不出。  在里面幾乎不受到外界的影響,也就是外界對于里面來說,是徹底隔絕的。  我自己也擁有天壽鼎,所以我知道這鼎的特點。  之所以干瞪眼,那就是太子縮進天命鼎之后,我與精神烙印的聯系就斷了,好像是手機沒有信號一樣。  也就是說雖然我在太子的身上下了烙印,但只要他不出天命鼎,那我就弄不死他,沒辦法引爆精神烙印。  但即便是這樣,他也不敢出天命鼎,我一把抓起天命鼎,將其收到了通天塔當中,通天塔有器靈在,器靈也能操控精神烙印。  因為不管什么東西,一旦進入了通天塔,都會被打上精神烙印,這烙印是自動形成的,但卻是我精神力所化,因為這通天塔是我的本命仙器。  另外一個是我可以隨時隨地監控著通天塔之內,不怕他出來,一旦出來,立馬就給他好看。  我這邊是解決戰斗了,但我發現其他的兩方似乎還沒有解決戰斗。  天空中到處是扭曲的空氣,這種感覺仿佛是汽油揮發之后的那種漣漪,整片都是朦朦朧朧的。  “夜郎天君,你如果真想身死道消,那你就繼續頑抗吧,被我的符箓大陣困住,要嘛屈服,要嘛身死,你自己掂量。”虛空中傳來仙竹天君的聲音。  只見虛空當中,一尊身軀高大的法相盤在其中,只不過他的周身有無數的符箓在盤繞,每一張符箓都散發著金光,而后這些符箓如同封條一般,一張張朝著法相飛了過去,直直的貼在了法相的身上。  一旦貼在了法相之上,立馬如同烙印一般,印刻上去。  眨眼間,成千上萬道的符箓同時飛貼而去。  法相瞬間被符箓覆蓋,包圍,捆綁,密密麻麻,只見符箓,不見法相。  嗡的一聲,一道金光閃過……  法相和符箓同時消失,天空恢復了正常。  而后仙竹林的上空,一尊高大的身影,手里正拿著一物事,我定睛一看,不就是剛才被符文包裹住的法相嗎?  這尊身影正是仙竹天君,他看了看手里的法相,臉上露出了笑容,而后抬頭看向我,問道:“你也得手了?”  “也不算,這雖然打上了烙印,可這王八蛋卻縮回天命鼎當中了,我還是有點不踏實,族長,幫我貼幾張封條。”我想了想說道。  “好。”仙竹天君點了點頭。  我把天命鼎拿了出來,扔在了地上。  仙竹天君掃了一眼,而后手指一點,四張符箓飛了出來,直接貼在了天命鼎之上。  “你好好保管吧,他跑不出來,但這不影響九鼎連環的使用,只要你湊齊其他樣可以打開通道。”仙竹天君想了想說道:“不過你得有打算,這太子是軒轅家族的人,他們勢必會來要回他的。”  “我了個去,難道你們會冷眼旁觀?”我瞪大眼睛。  “那不至于,只是讓你小心而已,而且加快湊齊那八鼎。”仙竹天君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點點頭,然后看向虛空。  虛空中出現了一座大山,這山沒有邊際,不見頂峰。  這座山遮天蔽日,如同整個世界的主宰之一,此刻在我的面前,除了這座山,我見不到其他的任何東西。  但在這座山的底下,有一道虛影。  這道虛影被壓在山下,雙手撐住這座山。  這不過這座山慢慢下沉,他的膝蓋慢慢彎了下去。  撲通一聲,他跪下了。  緊接著,手臂也彎了下來。  再然后,整個身子趴下了,徹底被大山給壓住了。  看到這一幕,我竟然想起了被壓在五行山下的那只猴子……  然而眼前的山消失了,被山壓住的人也消失了。  從朦朧當中,走出來一道身影,他的手里也拿著一尊法相,顯然那就是白帝天君了。  我沒想到,仙竹天君和靠山王竟然如此牛逼,輕松就搞定了另外兩尊天君。  這同樣是天君,怎么差距就這么大呢?  靠山王偉岸的身軀出現,他掃了我和仙竹天君一眼,而后說道:“事不宜遲,趕緊攻城拔寨,將白帝天君和夜郎天君的地盤拿下,擴大我們的戰果。”  “夜郎天君我抓的,他的地盤歸我。”仙竹天君說道。  “合理,白帝天君的則是歸我。”靠山王贊成。  “那我呢?”我特么傻眼了,這倆老東西。  “你孤家寡人,要那么多地盤干嘛?等我們兩人占了這些地盤,中間以凌波城為中心的通道就交給你了,這一條通道下來,起碼得有上百座城吧。”靠山王冷笑一聲,說道:“但具體你能拿下幾座,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看了看靠山王,又轉頭看了看仙竹天君,他點了點頭。  之后兩個人消失了。  在兩個人消失之后,再次地動山搖。  眼前的仙竹林開始蔓延了,如同浪潮一樣,朝著不遠處快速生長,占領地盤。  而另外一邊,那退去的靠山王十萬大軍卷土重來,塵煙滾滾……  我特么感覺怪怪的,有種被人坑了的感覺。  但隨后一想,這兩大天君的領地大了去了,僅憑我的力量,那肯定是攻不下來,即便是攻下來了,也守不住。  當時是跟他們說了,我要凌波城……  感覺有些傻了。  索性的是以凌波城為終點,往上推的一條線上的數十個城池,老子一定要拿下。  既然沒人,那我就去找勇武王要一批兵馬。  以我現在靈至尊的身份,還有他小師叔的身份,他肯定不會拒絕。  何況這是為人界開疆擴土,他有什么理由拒絕。  哪怕是我掌控的領地,但我本來是修習人族功法的,一樣屬于人界。  想到這里,我朝著人界而去。  在邊界的那座大鐵門之上,我見到了定北侯,還有勇武王,甚至是平南王,以及莫雨公主。
第1720章:被坑了 新
升棺發財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