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屬于我們的故事(大結局)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藏有滅湮晶?”  爆炸聲中,傳來的是畢也的一聲嘆息,旋即,焰的動作突然一頓,整個人身處半空仿佛被整個凝固起來。  強烈的爆炸影響著方祁的感知,以至于他根本不知道爆炸后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但隨著爆炸逐漸消散后,方祁臉色頓時變得嚴肅起來。  直到與畢也的戰斗開始后,焰一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久經沙場的戰士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本能,他也不例外,這種預感至始至終圍繞著他,直到爆炸消散后,他才明白心頭這般感覺究竟來源何處。  至始至終,他都忽略了畢也的術魂武裝!  之前從方祁等人那里獲得的情報來看,畢也的術魂武裝是慕斯從圣者遺跡中帶回來的一副鎧甲,而他卻過于拘泥時間,導致居然將這么重要的東西拋之腦后,此刻,終于還是導致自己吃個惡果。  銀白色鎧甲突兀出現在眼前,而焰的右手依然凝固在向前推送的姿勢,可惜的是,不論他如何努力,也無法將手中的滅湮晶送入對方的體內。  望著焰一臉絕望的模樣,畢也臉上的諷笑更深幾分:“終究是滅湮一切的水晶,你們無法感知那微小的術力波動,但我卻可以!早在你拿出滅湮晶的那一刻,就注定你的偷襲計劃將以失敗告終!”  說話間,畢也周身光芒猛地一亮,旋即,整個四周空間猛然間塌陷下去,焰被四周源源不斷的壓力壓制的動彈不得,面如死灰。  沒想到最后的偷襲計劃失敗,生命力極具下降的他已經不足以支持完成下一次的攻擊,心灰意冷,望著周圍崩潰的空間,不如就此葬身于此說不定也是一個好的選擇。  旋即,焰只覺得周身一輕,如潮水般的壓力消失的一干二凈,還未等他有所反應,整個人便被提起,眼前原本的黑暗景象轉瞬即逝,再次回過神來,卻已經重新回到了他的火蓮之內,溫暖立即將他包裹起來。  “不過是偷襲失敗罷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好了。”  方祁一臉愜意笑容將焰放下,同時指尖瞬間凝聚出術力釘,在焰的身上連點幾處后,將自己的術力逐漸渡了過去。  很快,原本蒼白的臉龐恢復了些許紅潤,只不過滿頭白花和褶皺卻依然無法消散。  “方祁!你……”  焰驚駭的發現,就在方祁的術力釘透過自己的身體進入術力回路內后,竟然將基因增幅藥水內的術力通道完全截斷!至少不會再從他這里吸取生命力,當然,原本提升的實力也隨之消散。  見焰似乎想說什么,方祁立即將對方的話瞪了回去:“別說話,好好給我待在這里休息,真的是,身為組織的首領還這么亂來,要是真讓你死在我眼前,到時候楊他們來了你要我怎么解釋?你想過沒有,那些可是陪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們!一旦你真的被畢也殺死,他們豈會獨活!”  焰羞愧的低著頭,他當然清楚他這么做的冒失,原以為能憑借自己的實力與對方同歸于盡,卻不料到頭來功虧一簣,更想到自己之前甚至打算用死亡來逃避,這位‘滅’首領再一次深刻領悟到自己的錯誤。  見焰明白自己之前所作所為的草率,方祁這才停下訓斥的話,話鋒一轉:“相信楊他們很快就會過來,至于這里,暫時就交給我好了。”  “方祁,你相信點……畢也的實力太強了!”  聞言,焰再次抬起頭,眼中充滿關切,只有親身跟對方戰斗過,才能明白對方實力的恐怖,那種對方仿佛是整個宇宙般的壓迫感,就算是他在服用了基因增幅藥水后,依然充滿著深深無力,他深知對方在之前的戰斗中甚至都沒有跟他全力動手,否則,也不會在最后將自己的術魂武裝釋放出來。  “你就安心待在這里等待著你的兄弟們來接你吧。”  面對焰的顧慮,方祁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旋即收回術力,緩緩走出火蓮。  基因增幅藥水的藥力太強,即便是方祁也沒有辦法在勢頭上將其遏制,只能等待焰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藥力步入頹勢時,才能強行中斷焰與藥水的連接,憑借術力釘切斷術力回路的通道,這在最后關頭保存了術力回路的完整性,雖然整個術力回路已經在強橫能量的沖撞下變得破敗不堪,瀕臨潰散。  “看起來你確實在白藍那里得到了不少好處。”  畢也在方祁將焰救走后,一直停在原地,也沒有特意去阻止方祁的動作,在他看來,對方最后的舉動無異于亡羊補牢,雖然成功救下了焰的性命,但經過基因增幅藥水這么摧殘之后,生命力也所剩無幾,剩下時日已無多。  看著頭頂身穿白色鎧甲威風凜凜的畢也,方祁全無懼意,整個整體騰空而起,立于對方身前。  “都過去這么久了,你還不肯收手?一定要將那些荒獸弄回來,整的世界民不聊生你才樂意?”  畢也冷笑一聲:“民不聊生?那與我有何關系,再說,當初你們驅逐那些荒獸時,怎么沒考慮一下他們的看法,如今又站在圣人立場上自說自話,論起無恥來,果然還是你們更勝一籌。”  方祁搖搖頭,雖然經過這么多年,但看得出來,畢也依舊還充斥著當年被族人們眾叛親離后的憤怒,如今,遠古時期的人們已經消失殆盡,憤怒自然而然轉移到了如今的人類身上,看這幅樣子,恐怕對方不將人類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你果然已經瘋了。”  多說無益,方祁深呼吸,白色術力從體內逐漸散發而出,氣勢在一瞬間升騰到了巔峰,面對畢也這種對手,不能有任何懈怠。  一旦戰斗,便是全力。  面對方祁沸騰的戰意,畢也不屑開口諷刺起來:“就算獲得了白藍的幫助,你仍舊只不過一名A級別的術士,哪什么和我斗!”  在畢也瘋若癲狂的笑聲下,甚至連周圍空間都在發生著震蕩,經過白色鎧甲增幅后畢也,實力已經不能稱之為人,況且連他最害怕的滅湮晶也在自己刻意的控制下,投入了崩壞的宇宙中,現如今,還能有誰是他的對手?  “融合。”  與白心念相同,原本已經抵達巔峰的氣勢隨著與白的融合再次提升了好幾個層次,天藍色的眼眸內,有時是波瀾壯闊的大海,有時卻又是一池波瀾不驚的死水,沉寂得激不起一絲漣漪。  焰驚駭的發現,此刻方祁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他,直逼喝下基因增幅藥水的自己,要知道,當初方祁前來組織的時候,實力與他相比還稍顯不如,可在這短短半年多的時間中,竟然已經將他們遠遠甩在身后,望著氣勢如虹的方祁,焰心中突然有一種感覺,或許只需要再等待幾年,說不定對方真的能成為S級別的術士,到時候,還需要當初制定如此詳細周密的計劃么?  但這種實力,卻依然還不放在畢也眼里!  但是當方祁從他的術力空間內拿出一件東西時,畢也整個人的瞳孔猛然收縮!  “基……基因增幅藥水?”望著方祁手中熟悉的藥劑,焰不禁失聲道。  沒想到前腳因為基因增幅藥水的事情被對方訓斥一頓,結果對方后腳自己又拿出一劑基因增幅藥水,不過焰這個時候顯然沒有理會這種怪異感,而是雙眼盯著方祁手中的藥劑,他發現,跟自己喝的基因藥劑似乎有些許不同。  舉著手中的藥劑,方祁一臉嘲諷地看向身前臉色鐵青的畢也:“我相信你看出來了,這樣你還能淡定下來?”  “你這是找死。”畢也眼神冰冷盯著方祁,焰或許沒有認出那藥劑究竟是什么,但身為遠古時期唯一存活下來的他,卻很明白那藥劑蘊含的可怕。  因為那藥劑是他被關押前最后的研究產品,主要成分是荒獸體內的術力基因,任何術士使用后實力都將得到巨大增強,增強程度隨著身體素質和自身潛力決定,但這種增幅藥劑卻又一個巨大缺點,那就是在時限僅僅只有三分鐘,三分鐘后與實力一同消失的還有自己的生命,是真正意義的同歸于盡,這種藥劑即便是他,也不過只做出了這么一劑,卻沒預料到居然被方祁獲得。  “找死?誰說不是呢?”  方祁自嘲一笑,旋即將試劑內液體一欽而盡,冰涼感順著喉嚨直接流入體內,卻在遇到術力回路的瞬間,升騰起沖天熱量,片刻間,方祁已然面色通紅,體內如同被無數烙鐵印刻于身,劇烈的疼痛伴隨著溫度升高,方祁感覺自己甚至可以跟之前的火龍一樣吞吐火焰。  如今的方祁體內就像是一個正熊熊燃燒的熔爐,溫度甚至比火焰還高,輕咳間,血液會順著五孔緩緩流出。  雖然之前想到藥劑作用會很大,卻沒預料到會如此驚人,隨著痛苦不斷加劇,術力回路同樣散發著從未有過的耀眼光芒,一波波令人駭然的氣勢伴隨方祁的怒喊席卷著整個宇宙,空間。  頃刻間,方祁周身的空間已經完全崩塌。  而焰,此刻卻目光呆滯不已,因為他已經看不出方祁如今的實力究竟抵擋了何種地步,強大的余波甚至令他不敢擴散自己的感知,仿佛就如同一只螞蟻,隨時可能被對方捏死。  “沒想到你居然真的敢用,不過就算這樣又如何,藥劑只不過三分鐘的限制。”望著對方的氣勢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畢也不斷冷笑著。  就算借助藥劑的作用抵達S級別,也不過只有短短三分鐘,三分鐘后就算不需要他動手,方祁自然也將走向死亡,而他所要做的,就是被對方僵持三分鐘而已。  “對我而言,一分鐘就足夠了!”  方祁笑了起來,旋即手中泛起白色光芒,這還是第一次體會到S級別的境界,就仿佛自己成為了整個世界,似乎沒有他無法做到的事情一般。  舉手投足之間,便能令宇宙空間崩潰。  這時候,方祁突然閉上雙眼,一圈一圈如同波紋般的光圈逐漸自他身體內緩慢滲透而出,望著對方的動作,畢也立即在自身身前釋放一道術力屏障,一旦術士抵達S級別程度,再也沒有相對框架的攻擊模式,輕輕一揮便可催山覆海。  攻擊方式變幻莫測,防不勝防!  可當他在展開術力屏障后,卻猛然間驚覺不妙,等他反應過來時,卻見方祁瞬間入侵術力屏障內部的術力結構,瞬間移動到自己身前。  畢也正欲反擊,突然發現整個空間突然被對方封鎖,術力徑直透過整個宇宙,在其中居然一絲術力都無法引動。  “你究竟想干什么?”在這種封閉空間內,不止是自己的術力,連對方同樣無法使用,畢也根本不明白對方這么做的意義  借助身體的素質決一死戰?先不說作為術士,方祁經常利用閑暇時間鍛煉自己,注射過荒獸因子的畢也,在肉體強橫程度也要比其他術士要強大許多,短短三分鐘的相互較量,最多也不過是受些輕傷。  “你猜?”  這時候方祁突然詭異的笑了起來。  看到方祁的笑容,畢也猛地抬起頭,頭頂上,一縷白色光芒徑直從破碎的虛空中拉扯出一樣東西,那枚晶石正是之前被畢也投入虛空內的滅湮晶。  沒想到方祁居然再次從破碎的虛空中將其找了出來!  “是不是覺得很驚喜?該結束這場早就應該結束的戰斗了。”  方祁話音剛落,在畢也充滿不甘的眼神下,一縷白色術力徑直將整個滅湮晶擊的粉碎!  從一開始方祁服用藥劑后,他便沒打算在三分鐘的時間內能對方硬碰,畢竟對方是資深的S級別術士,三分鐘時間對他來說幾乎就是杯水車薪,所以早在當初他就已經決定,用著三分鐘時間與對方同歸于盡。  唯一令方祁覺得意外的是,沒想到焰居然會搶先他一步,只不過依靠焰的實力和基因增幅藥水,并不是將這個計劃貫徹到底,能完成同歸于盡的,只有他一人。  滅湮晶外表堅硬無比,這也是為何要想使用必須將其放入對方體內的原因,不過堅硬軀殼只是針對S級別以下的術士而言,在S級別的術士手中,能輕而易舉將滅湮晶內部能量完全引爆。  一瞬間,黑暗降臨整個宇宙中,悄無聲息逐漸在眾人頭頂放大,吞噬萬物的黑暗如同跗骨之蛆悄然而至,所過之處,繁星,銀河,術力甚至是感知都泯滅在這空寂的黑暗之中。  而在封鎖的空間內,方祁和畢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暗一點一點降臨而至,無法移動同時無法操控的術力,死亡逐漸籠罩著他們。  “又失敗了,而且這次看來沒有能重來的機會啊。”  面對死亡,畢也卻突然整個人安靜下來,望著頭頂上不斷擴展的黑暗感慨起來。  曾經受萬人敬仰的時空邊境管理局局長,如今就像是一個普通人般散去渾身術力,坦然面對死亡,或許他早已有如此心思,畢竟作為一個從遠古時期便存活下來的人類,當初的一切已經不復存在,滄海桑田,喪失了生活的動力吧?  “是啊,這次你就安心的去吧。”  方祁點點頭,黑暗很快籠罩了眾人頭頂,為了不使焰遭到牽連,方祁在封鎖空間之前就已經將對方送了出去,如今整個宇宙之中,只剩下方祁與畢也兩人。  看著面前同樣一動不動的方祁,畢也笑了起來:“只是沒想到臨死之前,居然還有一人陪伴。”  “或許吧。”  留下方祁最后一句話,只見方祁身體白色光芒猛然間大漲!旋即他悶哼一聲,直接強行切斷了與白的聯系與融合,頓時,白嬌小的身軀直接從方祁體內排了出來!  “方祁!!!”  被排斥出來的白顯然還沒反應過來,迷糊得看著外界情況茫然不知,旋即,一陣輕容之力將她包裹起來,同樣送了出去,直到此時,白才猛然驚醒,方祁竟然想一個人結束這場戰斗。  但現在的她,脫離方祁的身體后,卻無法抵擋這道術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方祁與畢也兩人被黑暗完全籠罩在內,吞噬殆盡。  “不——!”  虛空中,滿含悲嗆哭泣聲若隱若現。  ……  如果是之前所有區域的暴亂來的令人突然,那么之后所有所以蒙面黑衣人卻又如退潮般悄然散去同樣令人愕然,就在眾人覺得這幾日恍然如夢中時,突然聽聞時空邊境管理局竟然遭到不明人士的攻擊!  而時空邊境管理局局長為了保護所有成員,竟然與對方最強大的對手同歸于盡,剩下的成員則各自躲藏起來銷聲匿跡。  經有心人調查起來,終于發現這個膽敢冒天下大不違的組織名為‘滅’,與‘絕’同為一體,而且這一次居然還害死了時空邊境管理局的局長!  一時間,整個區域進行大清查,但是任何與‘滅絕’組織扯上關系都必須帶回管理局內徹底搜查,同時借助當初管理局內部的錄像,全區域通緝‘滅’組織!一經發現立即予以消滅!  大清查行動整整持續了一年,一年內他們抓捕了大量‘絕’的成員,只不過作為他們頂頭上司的‘滅’卻依然還無所獲,整整一年間,時空邊境管理局群龍無首,局里內部趁著事件平息一年,決定在內部推選出一名管理局局長,而根據大多數成員的投票,局長是……  “沒想到最后坐在時空邊境管理局局長位置的居然是李正華。”  第五區域內,某個荒蕪沙地的地下,許多令人垂涎三尺的精密儀器正毫不停歇的運轉著,一名滿頭白發的青年看著剛剛出現的官方新聞,不免有些啼笑皆非,沒想到最后愿意接受管理局這個爛攤子的居然是李正華。  旋即,笑著關閉通訊,目光放在不遠處一側的通道口,門外,一個嬌小的白色身影逐漸出現出現在眼前。  “方祁,媽媽在喊我們。”發出如同銀鈴般輕笑聲的小身影逐漸坐在白發青年的肩膀上。  “好好好,那咱們走吧。”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屬于我們的故事(大結局)
時空邊境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