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老子不要臉的又回來了啊!

  沖開了如同海潮一般的雜鬼,凌言直接跳到空中,揮舞著武器朝著常夜王直接就是動手向下一閃!  分類上,那是屬于劈砍的招式,產生的效果等同于碎裂的爆發。通過刃物進行的攻擊可以稱為斬擊。無法形容的的激烈猛擊。  故而,彈返的那一閃亦發出同樣的爆擊。完全是鋼與鋼的撕咬,發出令人無法想象的轟音,給予大氣臨終的絕叫。  “—哈啊--!”他發出仿佛餓獸一般愉悅的聲音。  傳來的沖擊令四肢為之震顫,放出先手那一刀的一方,歡迎著這一事態。  向從正面擋住了我的攻擊,我的牙并且予以反擊的存在,投以滿腔的歡喜。  發愣,憤怒,以及微量的驚愕混雜在一起,所有的一切無非是喜悅的變種。  對,如此讓人暢快的事情哪里還會有。  即使是碰觸了也不會輕易毀壞的存在,僅僅是此點就讓人愛不能自禁。  “失敗了啦,很抱歉啦,實際上是小瞧了你。”他朝著仿佛山峰一般的惡鬼露出危險的笑容。  男人的一切都是超越著人類的范疇,僅是以手中的武器為目標,全力的擲出,其速度和臂力就已達到了非人的領域,故而武器難以承受。  失敗是指,方才對把螞蟻作為對手而認真之類,感到無情趣至極之事。  然而,現實的敵人是獅子,這反而反過來是,對未能發揮出真正的實力而感到遺憾。  “嘛,也有會變成赤手相搏的情況。接下來還能維持幾擊就不知道了  發出嘎吱嘎吱響的劍之精品。一般雖說是會被稱為名劍的屬類,但對于領域來說卻是鈍刀。  沒有施與任何法儀式和特殊的鍛造方式。時代下去了的話,也許會成為文物這種程度的商品。對于踏足人外的同士之間的戰斗,自不用說,還是不足。  所以,刀死了的話,就互毆。一定,那樣會很有趣。  嘴角吊起,露出牙齒,浮現出兇猛之笑的男子說道,聲音已經,只能聽到餓獸的呻吟。  被酷烈的主人使用扔掉,如同塵土一般對待的刀的哀嘆對它斟酌感傷的感情,對這不個男人而言連微塵都無。  道具僅僅只是作為道具,一直工作到被毀滅為止就可以了。  拋開死地。不,行住坐臥所有的一切都扔到一邊。憑借我以外的什么都是瘋狂的行為。原本除去天下僅有的一人的自己以外,應該去信仰什么。  這是仿佛早已銘刻于靈魂深處的東西,又好像是曾經早已忘卻的記憶:誰都可以把自己作為神崇拜。絕對的信仰自己的姿態,只順從于自己。  致以他人的敬意和友情,愛等等。歸根結底不過是給優秀的我點綴風流。  故而—————  “這樣可不行啊,”他將快要斷裂的劍身平擺在面前,以著念氣的功能不斷的修復著已經仿佛碎塊拼湊成的武器:“我可不想就這樣活下去啊。用那種無聊的活法。”  “吼——!!!!”仿佛已經感覺到了自己被小視了一樣,惡鬼的王者發出憤怒的嘶吼。看著渺小卻無法輕視的敵人。  “哈哈,哈哈哈哈恐懼?憤怒?真是不錯的感覺啊!”看著敵人的憤怒,他發出愉悅的笑聲。  即使是不同的種族,不同的存在,但是在雙方嚙咬之時、就等同于仿佛要發怒的同類一樣憤怒。  這樣的話只要照此下去、迷茫,恐懼都不會存在。  “很好,上吧。有意思。”他愉悅的再次揮舞出自己的武器:“總之,那個啦?如果說是武士的話,先試著來一場熱切的花道演出吧!”  暫時忘記了一切,不知天,不知地。  因死后的凈土。奈落,不管是什么,概念自體都不將存在,在這僅有的一生中,想要得到一切。  普遍的信仰之物何處都沒有的無道之世,其后定義了早已注定要那曾經的法之理蘊藏其中。  “要不要一招定勝負呢?不過從一個完全不會劍法、劍術之類的家伙嘴里說出來真是異常的違和啊~.”  如果為了讓自己綻放出璀璨的光輝的話,當然,不用說親兄弟,連自己自身被燃燒殆盡也不會躊躇片刻,然而,無以復加的真摯,苛烈,毫不留情。  “來吧,好好較量一下――。”他如此朝著暫時化為同類的家伙邀戰著:“分勝負吧!”  現在,這里有餓獸兩匹,令其自己的力量爆發,共意達成,即使種族不同,語言也不同,所以已無需任何對話。  ——為了我的目標與渴望,去死吧!!!  就此,兩者像緊抱千年之友般的激斗了起來。  亂飛的火花,猛烈吹起的暴風——常人不要說用眼睛確認、就連正確的聽取聲音都做不到吧。  二者的速度,招式,同時越出常規與理所當然、集中的動體視力也捕捉不到。  武器的轟音被大氣的爆發消除。  其形,若要說的話就是雷光,駕馭閃電的魔性同士間的相互碰撞,沒有他者介入的余地,若是碰觸了的話,會被微塵碎裂出鋼之風暴。  事實上,雙方的兵刃每一次的呻吟,發生的沖擊波都在向四周彈射,爆裂著。  明明刃還沒有觸及到**,二人的皮膚,衣服都開始綻裂。  他們都沒有后退,與其說是在卸螺絲般的不斷交戰,倒不如說從一開始就應該看作沒有絞合在一起,兩個東西的氣質和戰法超越了戦栗接近到了滑稽的程度。  橫砍一閃,貫穿一刺,豈止是要敲斷成兩截,簡直是想要把它們四分五裂的揮出,不管哪一個看都是達人領域的純熟,完全不像是一個怪物與完全不會劍術的新手家伙可以做到的地步。  然而,其中有著徹底無視規則的變則——  順手,逆手,自不用說,有時就連抓取混入其中的投擲也千變萬化,奇術般的手柄離不開手掌。  不可能的角度和連續的機能,簡直就是野生之獸的同類一樣,而且毫不拘泥的技藝之連接性,令人驚呆的流麗。  如果把熟知基本,且超越其作為巧者的術理的話,那么這兩人似乎會導出相同的結論,也就是說,技藝蘊藏于力量之中。  臂力,握力,反應速度,支撐它們的耐久力------在作為基礎的身體受到最大重視后。  正因為如此,才可以持續探尋可能之技藝。  柔并非常常克剛,剛也不是經常斷柔,只有在剛中存有柔才是至高境界。  對那個回答,異議插入不了其中。可以說異議之者不存在吧,他們的戰斗技術是至高的。  若說強大,如前所述,即使再好的武器也承受不住被如此使用。  暴風雨卷起鮮血,化為真紅,逐漸往更深一層增強其激烈。  兩人的兵器已經眼看就要到粉碎之時。,管是怎樣的武器,既然是以人使用為前題,自然會有其限界。  但是,在距離只差那一步之處,二人的兵器毀壞不了,明明既不是刻意掌握分寸,也不是有意在避免劍刃的沖突。  ——不過,已經完全無所謂了啊這種事情!  早已該遇見的結局啊,在最初交手的那一回合之際,都應已了悟到對方的武器能維持到何種境地。同時也應體察到了對手的力量。  就好像早已進行逆算、描繪圖紙、直到終局的一手早已全部在瞬間被決定下來了吧,然后只需要照著描繪的藍圖行事,換言之,就是一成不變的戰斗表演。  應該可怖的是,比起其思考的瞬發力,凌言推導出的流程毫無任何差異之處,對手如何進攻,如何接招,盡管是初次見面卻都完美的解讀著。  驚人的慧眼,及可以稱得上是異常的自信吧?不、應該說正因為如此嗎?  就好像的樣子吧。  如果誤判了一手,會把作為即刻致命的劍舞當作歡喜而愉悅著。  那樣的自信,何其扭曲都快感覺連自己到底是誰都快不知道一般的扭曲啊  ——也該,解決了啊,你這家伙!  將目光朝著那邊看了看,露出肆意的笑容:因為已經到了要結束的時間了啊!  裂帛的氣勢,綻開的轟音,終局已經臨近。  到目前為止完美的解讀著對方招式的他、只有在終結才會產生差異。  也就是說,仿佛的情緒。  然而,那家伙的武器會因為這一擊而粉碎,正因為他毫不懷疑的如此深信著,防御終局的一手故而為無。  現在,他腦海描繪著的樣子是:的光景吧。  就此,結局已經徹底定下了啊或者說,是早已寫好的一樣,沒有絲毫分別。
第二十七章 老子不要臉的又回來了啊!
巫女拯救者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