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大結局(下) 后日談

  1999年。  “請進,請進。”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性,兩鬢已經有些花白。  郊外,山區的宅邸。從省會城市開車一個半小時,離開市區,再過半個小時,沿著一條彎彎繞繞的山道,穿過冷杉與松柏的樹林,然后才能看見小山深處的別墅群。在夏天顯得非常安靜。  蘇先生和柯女士和男主人適度地寒暄,這對夫婦有著中產階級特有的溫文爾雅氣質,而此地的男主人卻顯得有些沉默寡言,帶著一些雷厲風行的氣息。  “瑤瑤!”  他喊了一聲,走廊拐角走出來一個黑色長發小女孩。穿著兔子綿拖鞋和白色睡裙的女孩抱著手,矜持地靠在墻角,看著在父母背后露出腦袋來的一對漂亮龍鳳雙胞胎。  “令愛真是才貌雙全,前途無量!阿荊和阿蘿老是跟我們說起學校里的班長有多厲害,成績有多好,沒想到長得也這么漂亮。讓我家阿蘿都想跟她一較長短。”看上去是柯女士在夫婦中占據主導地位,十分爽朗地與男主人攀談。  “跟我來。”長發少女看上去沒有參與父親客套的興趣,走上前來,牽著少年的手就往里面走。三位少年少女飛奔而去,沒有當大人們話題的興趣。  “真懷念,長頭發的你。”蘇荊說。  “……”路夢瑤帶著兩人走到娛樂室的門口,輕輕推開,里面已經有模有樣地坐了好幾個人。  “阿荊!”“荊君!”  一左一右兩個小女孩撲了上來,不停在男生懷里猛蹭。所有人看上去都十歲左右,甚至更小一些。娛樂室里已經被清理干凈,中間擺了一張長桌。  外面走廊上,一個戴眼鏡的女生提著一大袋飲料和零食小跑了過來。  “吃的來啦!”  一進門,五個坐在桌子邊上的少年少女都瞪著她看。  “瑤瑤,你和小朋友們這是在玩什么呀?”戴著眼鏡的俏麗長發女孩從后面抱住路夢瑤,在她的頭發上蹭來蹭去。  “董事會開會呢。”路夢瑤用力把她推開,“琛姐你先回避一下。我們正在討論一些利益分配和集團戰略的問題。”  蘇荊斜倚在椅背上,看著路夢瑤的姐姐蹦蹦跳跳地走出去,感嘆道:“沒想到琛姐以前看上去很正常嘛。”  蘇蘿咳嗽了一聲,讓他注意到董事會主席正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  “沒事。”蘇荊迅速避免了自己的尸體出現在快報社會版的危機,正襟危坐地端起果汁,抿了一口,“開始吧。”  “好了好了,都安靜一點。”路夢瑤拍了拍手,環視了一圈,蘇荊和蘇蘿兄妹是最后到的,日裔山村貞子,英裔蓋琪·王爾德,這兩名同學已經提前兩天來她家住下了。  “暑假還有一個半月。”路夢瑤用指關節磕磕桌子,“今天是先開一個碰頭會。與會人員都是位面旅者的最核心,暮光、楚陌等幾個高管暫時不要牽扯進來。”  她瞪了一眼短發男孩,“雖然現在你的生理還沒有完全發育成熟,但是我還是預防性地先說一聲,讓我抓到你這兩天開******的話,我就把你從這個世界里踢出去。”  “好的。我有一個問題。”蘇蘿提出了會議的第一個問題,“莊少卿呢?我們沒能找到你把他送去哪兒了。其它幾個神魔,我們或多或少都能找到蹤跡,莊少卿去了哪兒?”  “我把他送到了另一個時代。”路夢瑤往椅背上靠了靠,“我的失敗,說得通俗一點,是個人英雄主義的失敗。而莊少卿……他不該在這里止步。他身上有一種奇怪的宿命,就是一次次地往前,逆時間地旅行。他會回到過去的時代,真正地拯救世界,成為真正的英雄。”  “如果說這個世界,我們是‘主角’,抵達了足以成為超越者的境界。那么莊少卿的機緣就在更久之前,從時間軸上來說,他比我們更早地成為超越者呢。”  “你是說——他是——”蘇蘿不可思議地大叫,“但是我……他一點也不像……”  “是的。”路夢瑤說了一個在座的所有大神魔們都聽過的名字,“就是他。當然了,那個時候的他已經看開了,專注于在他的時代去當超級英雄拯救世界。”  “一個可能成為隱患的問題解決了。”蓋琪·王爾德拍拍手,“我想想……我們可以開始慶祝酒會了嗎?”  “我有一個問題。”山村貞子微微俯身,“我們接下來要做什么?立刻離開這個多元宇宙,成為超越者嗎?”  “在下一代冒險者中出現足以取代我們的新神魔之前,我們必須維護這個世界一段時間。或許是一百年,或許是一千年。”蘇荊輕柔地說,“雙子之面相與鳥之面相和我談了一段時間,現在,這個多元宇宙處于我們的監護之下。很可能有一些老朋友會以化身的方式重新回來,而我們就要……”  他的眼睛充滿愉悅地瞇了一下。  “和他們好好玩玩。”  “你這么一說,我就很期待了。”蘇蘿搓了搓手,嘿嘿笑道。  “畢竟這個世界的名字叫做‘天國游戲’,而現在,我們就是這個游戲新的玩家了。”蘇荊往身后一倚,“這個游戲現在由我們設計,由我們掌握……”  路夢瑤憑空提出一個文件夾,斂容道:“我已經做好了一份報告書。我念一下,你們有意見的話就提出。沒有意見的話,就算通過了。”  眾人都安靜下來。  “冒險者社會的改革將以位面旅者集團為主導。而在世界中樞的改制下,我們將繼續沿用之前的綱領,建立一個跨時空的超時空文明聯盟。而冒險者社會的功能則將以保護不同世界文明多樣性、改變破壞性文明,引導文明存續與發展為主線。在這個指導思想下重新展開任務系統,跨時空殖民式地布置各個冒險者社會的節點……“  在她的長篇大論逐漸展開的時候,蘇荊罕見地走神了。他支著下巴,聽見隔壁路夢琛正在放音樂磁帶,他知道路夢瑤的姐姐曾經收集了很多音樂磁帶,而這是路氏姐妹們都很喜歡的一首粵語老歌。由梅艷芳演唱,一部曾經把她們都嚇到的老電影主題曲……  “人和人和人之間;  滄桑里自有浪漫;  日復夜復日之間;  崎嶇夾雜了夢幻;  一曲一折只是我;  一轉身某一生某一刻的事;  一舉一動都只是;  閑事難事然后變傳奇事……  ~~~~~~  莫問當初我哀我樂我陪著我;  步步驚心我走我的路;  莫問今天對天對地我仍是我;  在是是非非里舉步;  莫問他朝到底有沒有誰像我;  任動地驚天放聲笑傲;  莫問一生有風有月有誰伴我;  在大地不必各走各路……  ~~~~~~  人和人和人之間;  滄桑里自有浪漫;  日復夜復日之間;  崎嶇夾雜了夢幻;  一曲一折只是我;  一轉身某一生某一刻的事;  一舉一動都只是;  閑事難事然后變傳奇事……”  ~~~~~~  “……而我們應該退居幕后。使用相對弱小的化身去游戲人生,或者說暗中引導世界的走向……阿荊!”  “嗯?”蘇荊回過神來。夏天,他想,太容易睡著了。  “你有什么想說的么?”路夢瑤轉著筆問,其余三人都看著他,“作為‘領袖’的你,說點什么吧。”  蘇荊看著自己的戀人們,凝神想了想,笑道:  “永不終結的冒險……再度開始了!”  End.
第九百二十七章 大結局(下) 后日談
天國游戲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