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試探

  方雨珍的饋贈自然不是四楓院星夜能夠比擬,她揮揮手,根本看不到任何異象,但每個參賽者都分明感覺到身體中多了一些東西。  方雨珍微笑:“不用找了,你們感覺不到的,我給你們的是風之守護,能夠保證你們在低于神之力這個等級的致命一擊下毫發無傷,風之守護會根據你們所遭遇的情況的不同自動觸發,一般重傷之類的情況不會主動觸發的,不過你們也可以通過意志自主將其啟動,當然,怎么用全看你們自己,只要在心中默念風之守護然后全身緊繃就可以了。”  她話音剛落兩秒,人群中一個蠢貨的身上突然冒出一層淡青色的光罩,將他整個人都包裹在了其中。  “找死!”  四楓院星夜勃然大怒,揮手一道蒼炎打出。  這可不是普通的蒼炎,這是加持了八酒杯二轉力量的精煉蒼炎,即便是二轉玩家,只要不是全力防御,也會瞬間被擊成重傷,而二轉以下玩家,自然是沾到即死!  一群人立刻飛速退開,躲得離那個觸發了風之守護的蠢貨遠遠地,防止自己被連累。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雖然只有一小簇,但明顯蘊含著磅礴力量的蒼炎,在打在風之守護上后竟然瞬間消弭于無形,只留下空氣中滾燙的溫度。  “!”  四楓院星夜一驚,看向方雨珍。  方雨珍意味深長的和他對視一眼,開口道:“忘了說,風之守護的持續時間是十五秒。”  一群人面面相覷,如同看著傻b一般看向那個倒霉蛋。  倒霉蛋先生自己也是一臉煞白,眼中滿是絕望的神色。  “不必擔心。”  方雨珍再次揮了揮纖長白皙的玉手,那道圍繞著倒霉蛋先生的風之守護頓時消失,而下一秒,伴隨著方雨珍的手掌情輕輕向前一推,那倒霉蛋后退了半步,然后錯愕的看向方雨珍。  “剛才你也是無意,我不打算怪罪你,不過你這種和試探我的力量沒有什么區別的行為不要出現下一次了,明白么?”  “是……是!”  倒霉蛋先生立刻挺直身體,筆直的鞠躬九十度角。  方雨珍嘴角上翹,回頭對四楓院星夜道:“對了,你看到呂布了嗎?”  四楓院星夜微微搖頭:“沒有。”  “哦。”  方雨珍輕點臻首,轉而對重卡道:“安排個房間,我要留下來休息到得知命運之石的下落。”  重卡哪敢說半個不字,立刻躬身道:“您這邊請……對了,要不要我給您找來些侍女?最近精靈族侍女在多層空間很火的。”  方雨珍微微搖頭:“沒那個必要,我只是有些疲勞而已,又不是殘廢,需要什么自己就能做。”  “那守衛呢?”重卡說完,立刻慌張道:“我不是懷疑神后您的實力,只是安排一些守衛好歹也能彰顯您的尊貴,并且還能把您不相見的人驅趕的遠遠地。”  “我的尊貴不需要彰顯。”  方雨珍再次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盡管她比重卡矮了一頭有余,但當她的目光落在重卡身上時,重卡便覺自己仿佛被萬丈巨人俯視,泰山壓頂般的壓力讓他幾乎站不直腰:“你這么想往我身邊安排人,是不是想要監視我?”  “我……我……”  重卡驚慌失措的雙膝跪地,冷汗淋漓的喊道:“屬下不敢!神后饒命!屬下只是……只是……”  “好了,帶我去我的休息處吧,”方雨珍吃吃的笑:“別介意,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  “好……好的。”  一位神出現在自己面前,縱使沒有展露出任何迫人的氣勢,那無形中產生的壓力也足以讓人的汗水沾滿衣襟。  隨著重卡和方雨珍離開,一群人立刻長長的舒了口氣。  然后他們注意到還有一尊大神留在這里,立刻又收斂了自己的隨意,一個個站的筆直。  四楓院星夜對他們點點頭,面容肅穆:“好好訓練,不要辜負神后大人的賜福!”  “是!”  一群人撕心裂肺的吼道。  “還有什么問題嗎?”  “大人……什么是……神之力啊?”有人忍不住提問。  四楓院星夜淡然道:“就是比我的力量還要超出兩層的力量,也就是說,神后的風之守護你們可以當做十五秒內完全無敵的一次性能力來使用!行了,這不是你們該關心的,仔細想想怎么得到冠軍在身后面前露露臉才是你們該做的事!快去特訓吧!”  “真的!?”  “太好了!”  “我靠碉堡了!”  “好強的力量,隨手就能給人十五秒無敵的力量,這就是神嗎?”  參賽者們歡欣鼓舞的離開,很快,偌大的訓練室中只留下了四楓院星夜一人。  空氣中再無其他人的味道與氣息,四楓院星夜終于松了口氣,整個人都癱坐在了地上。  汗水早已浸濕了他的襯衫,從內而外。  癱坐下來更是因為他的力量已經不足以支撐他站立。  力量的消逝尚且不算什么,即便是能量在剛才那一瞬全部消失一空,也總會迅速補回,然而最令他感到驚慌的,是那來自靈魂的顫抖!  他大口喘著粗氣,垂向地板的頭上,汗水如同瀑布般落下,很快在地上匯聚成一灘水。  可他顫抖的手,都無法抬起來擦拭一下。  空曠的室內一片幽靜,氣氛也變得無比壓抑。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身影閃過,驚慌失措的過來攙扶他,卻是重卡歸來:“大人,你怎么了?”  好歹四楓院星夜也已把氣喘允,他搖頭道:“沒事了,沒……事了。”  “大人?你還好吧?”  他現在哪像是沒事的樣子。  四楓院星夜道:“有水嗎?”  重卡連忙從自己的儲物空間取出一瓶紅酒。  四楓院星夜接過,將整整一瓶紅酒一口氣灌下,這才讓干涸的嘴唇濕潤起來,面色也不那么蒼白。  他輕嘆一聲道:“滄形……成神之后好強!”  “神啊,當然強。”重卡很有同感。  “不,你不知道,她表面上的力量其實并不太強,至少和東皇太一相比,還差的很遠。但令我心悸的是,她所展現出來的那種來自靈魂的力量……”  “靈魂的……力量?”重卡不明所以。  四楓院星夜點頭:“沒錯,你們實在太弱小了,根本察覺不到。她站在我身邊時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只遠古巨獸立于螞蟻身旁一般,而我,就是那只螞蟻。”  重卡倒吸一口涼氣:“完全沒有那種感覺啊我!還是說她發現了什么,所以把所有的氣勢全傾斜到了您的身上?”  四楓院星夜搖了搖頭:“沒有,她根本沒有對我釋放半點力量,可我仍然需要用盡全身力量才能勉強保持平靜穩定。你不知道,剛才光是在她神榜保持站立,我就已經用盡了全部的力量了。”  重卡被驚得呲牙咧嘴:“大人,您覺得她發沒發現我們的圖謀?”  四楓院星夜道:“我已經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了她,除了消失的呂布,我幾乎沒有任何隱瞞與猶豫,在她現身的那一瞬間我就完全拋棄了強行奪取命運之石的想法,她又怎會發現?”  “可是大人……您為什么她也不像是特意過來的樣子,您如果不告訴她……”  重卡話還沒說完就被四楓院星夜一聲低喝打斷:“不了那個女人!她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憑借的是什么?不要開玩笑了,哪怕我對她有絲毫隱瞞,哪怕我有半分情緒波動,都會立刻被她發現!”  重卡驚道:“那我……剛才見到她來的時候也是被嚇得夠嗆,肯定有很大情緒波動,她不會從我身上看出點什么吧……”  四楓院星夜道:“你這幾年在這里打理我們人類的領地,還算兢兢業業,很多事的處理上也很令人滿意,在大方向上,你完全沒有任何問題,這就使得即便你這些年貪了很多,東皇族也沒有絲毫讓你地位不保的想法,你明白了嗎?”  重卡更加震驚:“我還以為我做的很嚴密,沒想到東皇族內早就知道了!”  不過說完這句話他倒是也松了口氣。  他能做到這個地步,自然不是蠢貨,一下子就從四楓院星夜口中聽出了隱藏的含義。  沒錯,重卡這些年的確貪污了不少好東西,不論是屬性點、血統、超級力量還是特殊資源甚至普通資源和奴隸強者,他都有用各種方法貪污以及巧取豪奪,這件事東皇族既然已經知道,那么正常情況下重卡能在死亡時留個全尸就很不錯了。但關鍵是他這些年為了人類空間也還算是兢兢業業,在處理小事時或許會貪上幾手,但處理大事時他從來都非常嚴謹,沒有半分懈怠,這就導致了他的名聲毀譽參半,人雖然貪婪,但也可以繼續使用。  關鍵就在這一點,重卡知道自己貪了很多,四楓院星夜和方雨珍也知道,這就使得重卡在面對方雨珍時盡管心臟跳的和打鼓一樣,緊張的情緒更是飛速暴漲,但從方雨珍這個角度來看,也就無非是重卡擔心自己這位神后過來查賬然后發現他貪污的事。  當然,這在方雨珍看來時完全不值一提的,她沒打算懲治重卡,自然不會去抓著重卡緊張的事進行追問,所以重卡的緊張并不能讓方雨珍懷疑什么。  換句話說,重卡在方雨珍面前表現出毫無畏懼緊張,一副高育良面對沙瑞金時的坦然,反而會讓方雨珍起疑心。  重卡呼出一口氣:“看起來我之后這幾天在她面前都必須保證時刻的緊張與忐忑了。“  四楓院星夜不以為然的點點頭,心思早就飄到了方雨珍成神這件事上。  見他沉思著什么,重卡下意識的問道:”大人,您在想什么?“  四楓院星夜道:”我在想,東皇太一明明才成神不久,就算他將成神的訣竅告訴了滄形,后者也絕無可能這么快就成神,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重卡道:“東皇太一……他有沒有告訴您成神的秘訣是什么?”  四楓院星夜道:“他跟所有人簡單的說了幾句,但其實怎么成神,大家都是知道的。這本就沒有任何的捷徑可走,而滄形成神的時間我計算過,絕不會是在這幾個月,那么只有兩種可能,要么東皇太一真的發現了一條成神捷徑,要么就是方雨珍借助了什么東西的力量。”  “什么東西?”成神對每個人來說吸引力都足夠大,重卡立刻追問。  四楓院星夜苦笑:“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唉!”  兩人齊齊嘆息一聲。  “對了!”重卡突然問道:“大人,剛才你攻擊風之守護那一下,是為了試探神后的實力嗎?”  四楓院星夜點頭:“她說給他們下了風之守護的時候,我完全沒有察覺到空氣中有能量流動,而且能夠防御神之力以下任何層次的攻擊?這未免太夸大了一點,所以我就忍不住試探了一下。”  重卡追問:“結果呢?”  “結果你看到了,我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四楓院星夜自嘲的笑笑:“真正的神之力啊,我連看都沒看見感受都沒感受到,又談何去超越比滄形更強的炎云?”  “炎云是指……東皇太一?”重卡是最近這些年成長起來的,在他進入多層空間之前,葉云就已經從世界上消失。  “嗯,那是他最初的代號。”  “剛才您那么做未免太冒險了點,神后為什么沒有問你?為什么沒有起疑心?還是她其實起了疑心,但是沒有說?”  四楓院星夜道:“她當然沒起疑心,因為那本來就是我的性格。其實在東皇族內很多人都知道,我自認為自己在血統上是炎……是東皇太一的夙敵,雖然早已被他拉下太多的距離,可我一直不服輸,一直想要超越他。那么這樣的我,想要試探一下真正的神的實力,滄形又怎會懷疑?”
第八百五十八章 試探
最強反恐精英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