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無限性(上)

  盡管尋心是當之無愧的無限使徒,第四個無限大世界中隱藏在未知次元的存在同樣是無限使徒,按照常理來說至少雙方并非敵對。然而察覺到第四個無限大世界與常識相去甚遠,意識到這個時代的無限使徒很有可能與尋心過去的印象有所不同,尋心選擇了且藏身于暗處,對第四個無限大世界內種種異常進行調查后再做結論。  ‘不過。。。未知次元,暫且將其稱呼為無限次元的內部,是不是警戒程度有些過分了!?難道是之前這里被大批量泯滅體問候了一番?’  盡管無限次元之中的狀況看似和正常的無限大世界沒什么差別,眾多世界在無盡虛空中逐漸成長,無限使徒與附屬使徒保衛并引導著世界內部文明發展,和尋心本人過去所見所聞幾近一致。然而,對時空間有著極深研究的尋心以及對精神感知甚至勝過尋心的阿卡麟卻察覺到了,那隱藏在異空間及世界時間軸各個時間點的軍團戒備森嚴,無時不刻監控著世界內外發生的一切。  ‘被泯滅體入侵嗎?倒是有這個可能,我能夠感受到他們的內心散發著不安。’  細細感知周圍的精神波動,從眩暈中蘇醒的阿卡麟確實捕捉到彌漫在時空間中的惶恐與緊張。再觀此時尋心隱藏眾人身形與氣息,小心翼翼避開自動機械,使魔,乃至無限使徒的偵查,阿卡麟立刻明白尋心隱秘行事的原因所在。  ‘心醬是擔心我們闖入其中,會引起他們的懷疑,反感甚至是敵對嗎?可是,記得天照前輩給我們的資料中記載過,在第二個無限大世界之后,無限之心已經針對無限使徒內戰的可能進行相關措施的管理,不太可能對我們的人身安全造成致命的威脅吧?’  如果在第三個無限大世界之后,無限使徒之間的關系真如同天照在尋心等人第一次探索離去時提供的資料那般,尋心倒是能放下戒心與這個時代的無限使徒進行交涉。然而回憶以第四個無限大世界為藍本編造的奧林匹斯神話,似乎第四個無限大世界中的無限使徒依然產生了不算致命但影響依然十分沉重的多次內部爭斗。  ‘奧林匹斯神話中,第一代神王烏拉諾斯代表著天空,與象征大地的蓋亞生下數不清的神明。但他的結局卻是在與蓋亞結合之際被自己的小兒子克洛諾斯偷襲,導致自身化為無垠的宇宙,永遠不得再回歸世間。而第二代神王克洛諾斯的結局與其父相似,被親生的孩子們從神座擊落,接下來的余生被流放到深淵塔爾塔洛斯內,在地獄之火中承受無窮無盡的刑罰。至于第三代神王的宙斯,其統治亦是在不時的戰火中搖搖欲墜。。。’  神話中的奧林匹斯神系堪稱是一幕幕家庭內斗的人倫慘劇,那么作為其原型的第四個無限大世界,當代的無限使徒又會是怎樣不近人情或者混亂之極的作風?尋心不敢將希望賭在對方與神話中描述的性格作風相反,畢竟尋心可不是自己一人孤身前來,將他人,尤其是自己的家人卷入危難的可能性需要盡可能降低。  ‘而且。。。奧林匹斯神話相比其他神話還有另一個特點,那就是神明的繁殖**極其強烈,任何一個神明都可能在繁衍方面做出匪夷所思的舉動。’  雖說按照常理而言,壽命漫長到只要不被泯滅體殺死就絕不會徹底死亡的無限使徒對自身應該有比較不錯的自制力。可惜尋心對奧林匹斯神明與人類乃至動物之間的混亂關系實在是敬謝不敏。不分同性異性男女老幼種族差別只要看著順眼便下手的神明,作為其原型的無限使徒實在是讓某位父親兼丈夫感到擔憂。  ‘那個,心醬對我們如此擔心,我倒是很高興啦。不過,我們是不是應該回歸正題,找尋未知空間的相關情報?至于和該時代無限使徒接觸的事情,等我們先收集資料后再考慮也不遲!’  精神有所好轉的阿卡麟提醒尋心的同時,由阿卡麟親自發動的無存在感能力進一步削弱了外界對眾人的觀測。尋心與阿卡麟合力消除眾人的存在感,恐怕就連比尋心級別更高的無限使徒佩戴專業探測設備,在同時針對四大源法則的無存在感能力干涉下也難以找到尋心等人的蹤跡。  ‘。。。說的也是,我們在神話大儀式內進行探索的時間可是彌足珍貴,雖不知此次探索的時間與外界時間的流速差,但是能夠盡快完成探索,對我等日后應對終末大有助益。。。’  不過,究竟從哪一方面入手為好,這是擺在尋心等人面前的麻煩。需要得到的情報實在是太多,多到尋心估計將自己全部下屬及設備搬過來都無法自行完成探索。回想眾人來此的任務——找到第四個無限大世界毀滅的原因以及關乎未來存亡的資料,尋心一行人相互對視,幾乎是同一時刻將目標定在了之前困擾眾人的問題上。  ‘比起這個時代的無限使徒作風是否存在問題,重點還是放在他們究竟是用何種方式在無盡虛空中制造出我們所處的維度。’  尋心提議中未知的維度正是在場全員認定的突破口,連來自于未來的尋心等人都從未聽聞的高維度,在探索必要性方面居于首位。特別是在無盡虛空內不留存任何世界,甚至連遍布無盡虛空中的泯滅體都無從找尋的隱藏手段。如果能將其找到并善加運用,可以預見在涉及到整個無限大世界的戰爭中無限使徒一方將會得到不可忽視的高端技術支援。  ‘但是。。。老爸你要用什么方法得到情報?我們對這個時代的無限使徒完全不了解,又不能鏈接這個時代的無限使徒輔助系統進行調查。。。’  對于天田麟提出的疑問,尋心則是以顯得有些古怪的笑容回應自己的女兒。而目睹尋心露出的笑容,耀月的記憶中立刻浮現出過去尋心打探消息的手段,不由得和尋心露出相似的壞笑。  ‘。。。要抓一個運氣不佳且實力不濟的家伙,從對方的記憶中抽取我們需要的情報。許久沒有做過打探消息的工作,心醬會不會手生呢?’  ‘手生?’  借助無存在感能力隱藏的尋心眉頭一挑,目光穿透空間與時間的阻隔,搜索著實力沒有威脅且具有較強無限性的個體。  ‘比起擔心我手生,不如猜測究竟是哪個倒霉鬼會被我挑中呢!’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無限性(上)
無限的使徒們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