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三分鐘

  “北斗剛天沖——!!!”  在生生打穿了觀眾席下的數層鋼板后,坎基洛終于達到了自己此時應該在的位置——此時在他的面前,是魂牽夢縈的戀人,和恨不得挫骨揚灰的仇人!!  然,那個“弗洛”,竟然毫不猶豫地將動彈不得的阿爾托莉雅,自己的“親姐姐”擋在身前,當成了人肉盾牌!!  但出乎小韻意料的是…  “你果然沒有一絲人性,也好,這樣就好。”  “嗯?!”  “莉雅,得罪了!!”  面對挾持著重要人質的小韻,坎基洛的選擇,居然是完全沒有停下動作,反而將拳勢又加快了幾分!!  “轟!!”  隔山打牛??不存在的!就算有類似的招式,但坎基洛也已經來不及變招了。  無堅不摧的北斗神拳,就這樣將阿爾托莉雅的胸腔像豆腐一般捅破,然后狠狠地轟在了她背后的小韻身上!!  噗——小韻噴出了一股烏漆漆的鮮血,還驀然地往身后看了一眼,那個多出來的拳頭…  還好,她沒有懵住太久,整個身體瞬間散作千百只小蝙蝠四散奔逃,但很快就在數米外的空中重新聚合為了人形,并且胸口那貫穿的恐怖傷口也恢復如初…只是臉上多出了一絲疲態。  即使是不死生物+靈體的狀態,面對這種夸張的傷害也不可能是全無損失。  不過就算如此,她還是沒忘了嘲諷兩句:“嚯~~嚇到我了,你就不怕真把她打死了?”  坎基洛的拳頭打在心臟的位置,但這個“阿爾托莉雅”的身體是小韻用自己的尸體,在陰氣滋養下成精,制造出的介于英靈和“白骨精”之間的存在,本來就沒有心臟。  更何況她體內還有“阿瓦隆”這種治療系的因果律武器,即使是現在這種貫穿胸膛的傷口,也只需要經過數秒鐘的時間,蠕動著的惡心肉芽就已經將傷口完全修復…只留下前胸心臟部分,那個很久前被另一種因果律武器掏出來的黑洞而已,一切如初。  但,即使這兩人在私下里做過再多的交流,且不說他坎基洛,就連這“阿爾托莉雅”本人,對自己的真身也其實是一無所知的。  也就是說,關于這具身軀到底能不能承受這樣的傷害,他們兩個人其實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萬一打死了呢?  雖然結果是好的,但這家伙,是為了殺“仇人”,拿自“心上人”的生命在賭博!!  而一拳奏功的坎基洛也沒有理她,只是粗暴地扯斷了束縛衣上的皮帶,讓阿爾托莉雅恢復了活動,讓一時間還沒適應控制肌肉的她橫躺在懷里…  然后深吻!!  “你這——”  “混蛋!!!!!!”  狂躁的能量注入痛苦月光,化成了一米多長的能量刃,而狀若瘋狂的小韻也不知何時從半空中掠下,隨著憤怒的咆哮聲和有如實質的殺意,巨大的能量刃卻猶如手術刀一般,精準地切向了坎基洛的腦袋!!  先前吃了飽含殺意那一拳,損失還不小,小韻也能在那兒輕輕松松地嘲諷調侃。  但即使是她,也還是保留著些許的少女心的,所以即使在贊賞著坎基洛在那一拳中的殺伐果斷,以及在這之后緊急挽回的一吻...她也會將這貨往“渣男”那邊劃上兩寸!!  而且…那畢竟是她的身體!!!就算她小韻在早年的犯罪道路上,為了欺騙各種男人,除了最后一線早都交出去了,即使現在不是她自己,而是“阿爾托莉雅”的意志,即使她在執行這個計劃時,也早就做好了有可能發生這種事的打算…  但如今,她的心里現在已經有了歸屬。  而當事情發生在眼前的時候,不能忍,果然還是不能忍!!!  “納命來吧!!”  “北斗二指真空把!”  親歸親,激情歸激情,但坎基洛身經百戰,玩兒亂世佳人的公主抱親親戲碼時,眼睛也是從沒有閉上一秒的,所以在小韻主動殺過來的時候,他還能用兩根手指稍稍遲滯這一擊的攻勢,然后用拳頭從側面格開…  但,即使這樣,他的臉上還是留下了一條深深的血痕。  “啥?劍氣?”  小韻這種心理素質極度過硬的人,即使是含怒一擊,心中也一直在收集著戰斗中所有的信息,而這明明被擋開卻傷到了對方的一下真的很讓她意外——甚至都稍稍清醒過來了。  畢竟她從來只是單純地用吸血鬼的速度和力量去砍人的…劍氣這種武器大家才有的操作,她使出來的經驗,也僅限于將屬于“阿爾托莉雅”的那些東西分出去之前,用過的EX咖喱棒了…這還是強行劃進去的。  所以還必須帶著感情揮劍才行?  不過…這些考慮已經沒有意義了。  因為除了面前的坎基洛之外,小韻還感覺到了另一個讓她汗毛倒豎的危險信號——  競技場的邊緣,突然爆發出了一陣恐怖而無序的黑色魔力,即使沒有感應類能力,那種危險也是這么的顯而易見!!  而這種現象的原因,也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想明白。  “封能環…”  圓形場地中的那一角,此時已經升起了滔天的魔氣,還覆蓋了一部分的觀眾席,甚至讓將近一成的觀眾當場去世!!  而且,那魔氣還漸漸形成了一個戴著盔甲的巨大人臉…  “喂!!你搞毛啊?!”呂子喬的咆哮聲,直接在這大競技場中所有智慧生物的腦中響起,“我頂住外面的事情已經很費勁了,你還把卡贊招過來算什么事兒?!”  但奇怪的是,雖然內容是氣急敗壞的吐槽,但聽到這話的人,心中卻有一種莫名其妙安定感悄悄升起,甚至讓目睹著這種滅世一般的神跡,眼看著大群人瞬間被淹沒在魔氣中的觀眾們,連趕緊逃命的念頭都沒有升起。  “老子沒法再幫你們擦屁-股了啊!撐不住了啊!!五分鐘…不,三分鐘你們就謝天謝地吧!!”  掌握著這個世界的最高權限,又已經將幻術用得如同呼吸般自如,面對這種突發情況的第一反應,實際上還是試圖讓毒島冴子恢復理智...  而且,對于在外面的呂子喬來說,距離他上次傳話進來,其實連一秒鐘的時間都還沒有過去...幻術大師的思維速度也可見一斑。  但這附加了精神效果的吐槽,最終還是石沉大海,在這個世界的所有人耳中…  只有在亞祖拉之星外頭的呂子喬,能“聽”到毒島冴子在心中說出的話——  “不要用緊急傳送。”  “喂,子喬。”亞祖拉之星之外,直到此時,一直盯著衛星傳來的全息影像的小黑,才喊出:“ARCHER已經斷氣了,正在消散!!”  而呂子喬的手早已經覆蓋在了亞祖拉之星的上面,正在透支著生命,遠不止一心二用,在強行維持著那個世界穩定、傳話、使用那個安定心神的大型魔法的同時,還在用著默發的超魔技巧,詠唱著“群體召回”的咒文!  在超速詠唱之下,這種“小”咒語,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就能念完,而當他結束詠唱的時候,也正好就是亞祖拉之星中那“幾分鐘”的結束!!  “說好的十分鐘呢?!”  呂子喬的信息也同樣在薛瓊的腦中響起,站在已經半成廢墟的市長官邸上,用念氣罩擋下一記由能量構成,從天而降,避無可避的巨大金色戰錘,“我可沒有準備PLAN-B啊!!”  而當瑞納德同樣也正因為薛瓊在這種大招之下,居然毫發無傷…而稍稍懵比的時候,薛瓊的攻勢,卻即使同時在吐槽另一個地方的另一個人,也從未中斷!!  用念動力將自己彈向敵人,看似是右拳砸向腦袋,但肘部卻突地迸出了一條以能量構成的黑色觸手,拐彎,在瑞納德招架他右手的動作剛剛開始的瞬間,就從另一個方向,先一步洞穿了他的肩膀!!  這種出其不意,在敵人的注意力鎖定在自己四肢之上,從另一個意想不到的角度攻擊的戰斗方式,薛瓊是很熟悉的。  但在這之前,他的念動力不夠強,面對有一定實力的對手只能干擾一下,而臨時變異出多余的肢體也需要時間,并且會影響到重心的平衡…實用性并不是很強。  直到現在,經過了這么長時間的磨練,當他對于體內的那股能量能真正達到如臂使指的程度時,這種戰術,才終于變成了真正的殺招!!  黑色的能量觸手,從瑞納德的肩膀穿到背后之后,還又繞了個彎,順勢纏上了他的脖子,而薛瓊也接著這個支點,沖勢向著旁邊一歪,整個人就像是蕩秋千一樣繞著瑞納德轉了半圈,成功進入了他背后的死角!  背后,黑翼揚起,卻不扇動,反而是如同戰斗機引擎般向后猛然噴射,再次強行改變了薛瓊的運動方向,同時加速。  然后卻又在瞬息間消失,構成黑翼的能量被重新調制成了一股新的洪流,順著肩胛流過大臂、小臂,最終才聚集在了拳頭上!  這是迅速的、臨時起意、福至心靈、沒有名字的一拳,也不會有魔龍燚那么酷炫的稱呼,只是將黑翼這種魔力溢出的表現開發了一下,順帶把里面的能量回收利用,提高了一下效率而已。  但,現在的薛瓊確信,只要這拳打中,在這個虛假的低魔世界里,還能活著的家伙…沒有!!
第一百零五章 三分鐘
亂入之王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