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六章 大結局

  不管到哪里,實力為尊是恒遠不變的真理。陽文瑤轉頭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兩人,低頭,擋住了晦暗的眼神。再抬頭,毅然走向前。  雙手一甩,包括之前強制從啟丹爐在內的農花組件,以及墨水拿給他的那些頭飾在內的十六枚,形狀各異的農花組件懸浮于陽文瑤身前,緩慢的旋轉著。  唯一的一枚紅色額飾在各個白色中顯得異常耀眼,陽文瑤的臉色有些難看,若說之前因為墨水的威脅而冷若冰霜,現在就有種意外的扭曲。  一邊壓制著體內的農花,防止它飛出來,一邊拿出丹爐。所有的農花組件集合成了,必須要全部重融合,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在啟丹爐出來的那一剎那,那原始的繁復圖案,在這一刻看起來那么的讓人煩躁——任誰在被威脅的情況下都不可能有好心情。  繁復的圖案,迸發出血紅的光芒,如同被點燃了一般,原本靜靜懸浮的農花組件,也跟著開始迸發光芒。明亮而不刺眼的紅色,白色光芒你,漸漸的聚集到那枚額飾上。光芒強烈的情況下,陽文瑤低頭,臉上顯現隱忍,鼻尖大滴的汗水開始滑落。  體內,農花沖撞的力度越來越大,她不知道如果任由他它跑出來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可是她知道,這樣的情況想必是墨水愿意見到的。  垂下的眸子掩下一絲冷笑,原本陽文瑤還在想著墨水的目光為什么不去注視著那正在融合的丹爐,而是盯著她,死死的。  現在卻是明白了,在她鼻尖冒汗的那一刻,墨水眼底閃過的驚喜非常清楚的說明了這一切。如果這東西飛出去對自己有害,她寧愿現在毀了。唔,這農花長得這么漂亮。如果元嬰能吞噬,不知道能不能在有一些實力增長。  正想著,陽文瑤卻看到丹田里那個精致的小人兒,歪了歪頭,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懸浮起身,小小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咬下去了。  陽文瑤不知道該做出什么樣的表情。很明顯,被抓住的農花竟是沒有辦法在沖擊,暫時安定了下來。而農花組件跟丹爐的融合,也已經到了尾聲。  如果說之前的啟丹爐是神秘,那么現在的丹爐就是王者霸氣。陽文瑤已經找不到其他的詞語來形容。明明是一朵農花形態的丹爐,卻是展現那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接下來,卻是沒有太多陽文瑤的事情了,按照之前啟丹爐的強悍,陽文瑤以為不管是什么丹藥,啟丹爐都能自動生產出來,如今看來,卻是不行了。莫名的,陽文瑤想起了之前齊悅交給自己的那個玉印。  她覺得,不管之前農花組件里的哪一件,都應該沒有這個玉印重要。然而,墨水他們卻好像完全不知道這枚玉印。不管這是為什么,心底冥冥有個聲音在提醒她,這是一個不定因素。所以,她把玉印放到了戒子空間里——除了她,誰也拿不到。  “現在融合信仰吧,融合完之后,你大概就能直接到融合期了。”墨水聲音還是冷冷的。好像有些戲謔。陽文瑤不想想,也不愿意想。事到如今,她除了拼力一搏之外,早就沒有了其他的選擇。  放不下那樣疼她的親人,明知道會有生命危險,卻依然陪伴聞人逸跟齊悅。這樣的感情,她不想,也不敢辜負——她沒把握還能找到一份這樣的愛情跟友情。  說完,墨水走了,留下了他們三人,聞人逸走上前來摟住陽文瑤:“要不,我們回去吧。”眼底的憐惜,好像怎么也看不夠一般,而齊悅臉上的鄭重,卻沒有上前跟陽文瑤說話。  “放心吧,我沒事的。只是煉丹罷了。你應該知道,根本不用我出什么力的。”陽文瑤笑了笑。走上前拍了拍齊悅:“我就不知道悅姐姐你跟著來干什么,白白讓干媽擔心。要不,我找墨水說說,讓你先上去?”  “不。”  看著臉色堅決的兩人陽文瑤不再說話。接下來就是看她自己的了。她并沒有準備消極對待墨水的要求。她需要更加強大的實力,融合期,雖然是還不能跟墨水相比,但是……  陽文瑤轉身,吞噬了農花的元嬰,或許能給他們一個驚喜呢?  寂靜在這個空間蔓延,上方的雕像帶著的微笑在這一刻顯得異常的詭異。而聞人逸跟齊悅,則站在了陽文瑤的身后,如同守護者。  這是個神奇的地方,陽文瑤想。緩緩睜開眼睛,在她的吸收下,那原本濃稠的黑色信仰,漸漸的消失了,空間帶著一種窒息感,轉頭看向依然還在守護著自己的兩人,陽文瑤揚起了漂亮的笑容。  這期間,墨水并沒有進來,但是他們都知道,墨水必然關注著這里。果不其然,他們還沒有說話,墨水的身影就出現在他們面前。  “煉丹吧。”淡淡吩咐,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儲物袋。  陽文瑤神色有些感慨,儲物袋啊,多少年沒見了?卻也沒有太多的時間感慨,很明顯,他等的不耐煩了。  轉生丹是九階上品,如果只是融合,根本煉制不出來。已經能稱得上仙丹的存在。就算是用啟丹爐,融合期的靈力也不夠用。揚起笑容,好似全然無知。  “只要煉制完這丹藥,你以后就不會來打擾我的生活了,對嗎?”  “對。”  簡單的動作,簡單的對話,墨水再一次離開。  煉制丹藥經過了無數次的熟練之后,陽文瑤對于煉制丹藥可以說沒有人能比她更加厲害,時間,卻是無法減少的。  隨著時間流逝,陽文瑤臉色越來越蒼白,身上的汗水如同下雨一般,很快讓團坐的青玉地板上出現了一圈的水痕。  而一旁的兩人,緊張擔心卻是非常明顯。齊悅那修剪的完好的指甲,深深的扣進了掌心的肉里,讓身下的地板上染上了幾點紅梅。  丹火還在持續,啟丹爐漸漸的發出嗚嗚的聲音,當得起一個如泣如訴。讓一旁的兩人更加焦急卻無計可施。  陽文瑤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掛在煞白的臉上顯得愈發的詭異。  丹香慢慢溢出,齊悅跟聞人逸只覺得精神一震。轉頭看向丹爐的那一剎那,眼底閃過貪婪的光芒。  聞人逸眼底閃過一絲驚駭,轉頭看向陽文瑤,卻發現她不對勁。  啟丹爐到現在,已經不需要陽文瑤繼續操作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成丹。然而陽文瑤,卻整個人攤在了地上,眼眸緊閉,雙手亂揮舞著。  齊悅焦急的想要上去的把陽文瑤扶起來,卻被聞人逸制止了。  奪舍!  居然是奪舍,聞人逸想過很多種,唯獨沒有想過是奪舍,想起之前墨水的異狀,臉色難堪,卻只能等待。  而陽文瑤此時,卻是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麻煩。  語氣說奪舍,不如說,墨娘是想吃了她。想起墨娘直逼她的丹田,想要吞下她的元嬰的那一刻,便是想想,背后都能驚起一抹冷汗。如果不是因為之前的農花,陽文瑤想,這一刻,自己大概已經換芯了。  吃下了農花的原因把墨娘狠狠的彈了出去,卻不想她快速的往識海方向。陽文瑤也不放松,識海太重要,容不得半點含糊。  “為什么?”  “哈哈哈,齊桃之,想不到墨家滅了,齊家滅了。卻還剩下我們兩個,還能在這里相見吧?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好受嗎?放心,你很快就不用承受這樣的痛苦憋屈了,因為,接下來,你的戀人,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很快就不屬于你了。哈哈哈!”  昏暗的識海,劃分成了兩個區域,陽文瑤這邊帶著紅色的白,墨娘那邊卻是全黑。隱隱透過的光帶著灰白。  齊桃之?她姓齊?當年那個姓齊的新娘?雖然不想這么猜測,然而墨娘卻確定了她的答案。  “為了你,我可是費勁了苦心。只可惜,就算你找了一個同樣的聞人家族的人。卻依然不是莫風。哈哈,你從來沒有想過,莫風會用封印術把你封印起來吧?數萬年的寂寞,可還品嘗的舒爽?”說完,竟是如同瘋了一般,再一次朝著陽文瑤撲過來。  纏斗,大概是因為主場的緣故,雖然陽文瑤比之墨娘要差好幾個等階,卻也能勉強打個平手。  漸漸地,卻是落了下風。原本同原因融合起來的意識,被墨娘一個撞擊狠狠的分開來。  看著緩緩走來的墨娘,陽文瑤心底閃過很多念頭,卻終究沒有抓住。原本就處于弱勢,卻還同元嬰分開來,陽文瑤看著向她走來,帶著猙獰笑容的墨娘,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不想死,真的,她還要回去陪伴雙親,看著哥哥們結婚生子,還有同聞人逸的盛大婚禮。  眼底的堅毅光芒越來越亮。就在這時,異變突生,那元嬰猛然跳起來,如同抓小雞一般,扣住了墨娘的脖子。  然后……陽文瑤看著那個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兒,如同撕烤雞一般,一塊塊的把墨娘吞進去……  緩緩睜開眼睛,頭有些痛,她還沒有從墨娘被元嬰撕碎吃掉的場景中回過神來。  入眼,是聞人逸跟齊悅擔心的臉。  雜亂的記憶如同潮水,淹沒了她的感官。聞人逸跟齊悅的問話她充耳不聞,直到——墨水的出現。  “為了搶占我的身體,還真是難為你們費盡心思了。”看著出現在雕像邊上的墨水,陽文瑤把聞人逸跟齊悅擋到了身后。墨水,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是,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提升修為,找到農花組件,而后成為墨娘的載體。你不覺得,這一切都是你應得的嗎?如果不是當初你的插入,又怎么會引發兩個家族,甚至整個上界的滅亡?”墨水淡淡的道。雖然她的身上還有墨娘的味道。墨水卻沒有天真的以為,陽文瑤出現的情況下,墨娘還能共存在她的體內。  “所有的一切,包括綠青衣,包括內丹?”  “包括啟丹爐,或者說,上輩子攪起風雨的你,這輩子幾乎被操控了人生的每一步。這個答案你滿意嗎?”墨水猙獰的吼叫道。明明算計好了一切,卻依然失敗了。墨娘……  “還我墨娘……”  突如其來的發難沒有打亂陽文瑤的步伐,迎面而上,卻被聞人逸搶了先。  雷,各種各樣的雷,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閃耀狂舞,不過眨眼,那墨水整個人都變得如同黑碳一般。  這不太對勁,果不其然,不等他們反應,墨水身體漸變,很快就變成了初見的那只獸。  原型,遠比人型強大。新下一驚,化圣階的神獸,他們根本不是對手。雖然不明白之前是什么情況,卻也知道,眼前幾乎撐滿了整個大殿的墨水同之前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余光恰巧瞟到了啟丹爐,眼睛一轉,飛撲上去,堪堪閃過墨水撲過來的爪子。  “接著!”轉生丹,堪稱仙品的丹藥,希望能給他們帶來轉機。  雖然陽文瑤帶了靈力,卻耐不住墨水來擋。就在這一瞬間,陽文瑤幾乎要絕望了。卻見眼前白光一閃。連她,也沒有看清楚是什么。  “滾滾?”白色的絨毛團子,穩穩的趴在墨水頭上。一如當年遇見她時的無辜表情……  “姐姐,我被老頭子抓回去訓練了,還好趕得及時,你不能怪我,都是老頭的錯。”  陽文瑤看著在墨水頭上蹦跶,蹦一下,墨水便低一下頭的軟團子,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墨娘是元嬰解決的,墨水被軟團子解決?  瞬間成為圍觀黨的三人暗自防備,卻又慶幸著滾滾來得巧……  ————————————————————————————————————————————————  “所以,那墨娘策劃了這么多,最后卻為老祖做了嫁衣,成就了無敵的實力嗎?”  “是啊,人哪,不管到哪個程度都不要算計太多。”  “哎,傳說中,老祖的婚禮是極其盛大的。曠古絕今……可惜,沒有眼福圍觀……”  “切,就這點出息,努力修煉,等到你有老祖那樣的實力,想要什么沒有?”
第四五六章 大結局
未來之丹游星際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