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冰空,你覺得,我們之間有可能嗎?”一個帶著一點怯意的詢問,那是一個看上去魁梧的男子,雖然,身上的衣裳也是破破爛爛的,但是,好歹,這個男子的身上,肌肉一塊一塊的*的,不再是安全感的表現,因為,那些肌肉已經顯示出來了,這個男人,他是一個變異者,變異者,他們并沒有擁有異能,只不過是身體某一方面的能力得到了強化,這樣的人,雖然,在末日之下活了下來,但是,跟那些異能者相比,中還是處于弱勢的,畢竟,要是戰斗爆發期間,一個變異者,只能憑借著自己的某一方面的能力,近距離的攻擊敵人,近距離的攻擊,不管是在那一個年代,都是很容易造成自身的傷害的,繁殖,異能者,他們雖然看上去身體的強度沒有那么的明顯,但是,他們的攻擊,常常是遠距離的,遠距離的攻擊,哪怕不能最快速度的達到把敵人獵殺的效果,但是,至少,他自身的安全可以最大限度的得到保證,因此,要說,找人組隊的話,一個異能者,一個變異者,這兩者之間,一般的人,會選擇的,是異能者,這也是男子之所以會這么未語先羞,對自己猜的問話這么沒有自信心的原因。  “你出來湊什么熱鬧,不過是一個五大三粗,但是,事實上卻沒有什么能力的變異者罷了,要是真的遇上了危險,難不成,你就放著冰空和人家戰斗,然后,你站在一邊看著?或者,是等著冰空去救你?雖然冰空很厲害,但是,你是男人,一個男人,不管在什么時候,保護自己的女人這一點,要時刻記住,知不知道?冰空,你看看,我怎么樣?我的異能水平你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雖然比不上副門主和軍師他們,但是,除此之外,在我們這些人當中,可是沒有人比得上我,和我在一起,絕對比和他在一起強得多。”賓壽跳出來湊熱鬧,確實,在冰火門中,那些門眾之中,他的能力是最強的,而且,他和冰空之間的焦急也不少,也算得上了解了,他會跳出來,一點兒都不奇怪。  “你怎么能這么說?我是在問冰空,冰空還沒有回答呢,你怎么知道我不適合?再說了,女人,做什么事情都希望一個可以帶給他安全感的男人,救你那一身瘦巴巴的身材,可以給冰空帶去足夠的安全感嗎?”聽到賓壽說話這么不客氣,魁梧的男人也忍不住爆粗口了,直接往賓壽的痛楚踩,眾所周知,冰火門的第一戰將,賓壽,雖然,他的能力卓絕,異能強悍,但是,他也有一個致命的弱點了,看上去,小白臉,哪怕因為世界末日,哪怕因為沒有足夠的新鮮的水,身上老師臟兮兮的,但是,那張白的過分的臉,還是時刻都在暴露他的短處。  平時,每一個人,只要是和賓壽相處過一段時間,和他說話談論的時候,就一定會小心翼翼,不要不小心之間踩了賓壽的這個地雷,不然,要是一不小心,真的把賓壽惹火了,那結果,覺對不是一般的人想要挑戰的,至少,在冰火門中,沒有一個人想要挑戰盛怒中的冰火,那戰斗力,不是一般的強悍。  不知一個人被賓壽的異能打趴在地上,要不是鼓面這同盟情誼,要不是因為冰火門門規很是嚴厲,說不準,在很早以前,冰火門就會有人是在賓壽的異能之下。  斗毆  “好久沒見了。”  “好久未見。”  “真的很久沒見了。”  “好久未見。”  沒有人可以想象得到,明明這么想念的人,在四個五年多之后再次相遇,竟然說的,會是這樣的話,沒有抱頭痛哭,這可以理解,畢竟,已經經過了末世的掙扎,沒有誰會這么情緒外露,痛哭流涕,那時一種十分不理智的行為,在末世,什么東西都是珍貴的,包括淚水,每一滴淚水,在危險絕望的時候,代表的,很有可能就是一條生命,哪怕現在好像已經再次建立起了一個相對安全的組織空間,哪怕,單冰從來就是不缺水,因為單水的水系異能,還因為翠光兩儀燈內用之不盡的水。  但是,那樣也不應該是這么尷尬的場景啊?  單冰的臉上不自覺的抽動了幾下,怎么會這樣呢?  白衣黑發,衣和發都飄飄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飄拂,襯著懸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眼睛里閃動著一千種琉璃的光芒古代男子外貌描寫一雙溫柔得似乎要滴出水來的澄澈眸子鉗在一張完美俊逸的臉上,細碎的長發覆蓋住他光潔的額頭,垂到了濃密而纖長的睫毛上,一襲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的細膩肌膚。  美簡,比起記憶中,還要更加的吸引人了,五年多的時間,在這個曾經的鬼公子身上,沒有貼上哪怕一絲的歲月的痕跡,還是那么的優雅,那么的吸引人。  而且,比起記憶中的時候,此時,那個站著離她不遠的地方,那個男人,他的身上,更加增添了一抹現代的男子所沒有的古代的氣息,看上去,就像是走進了千百年前的古時的畫卷中,遇上的一個翩翩的貴公子,和他身后的那些衣衫襤褸的男人相比,美簡,真的是顯眼的讓人無法忽視。雖然,這段時間未見,單冰可以想象得到,憑借著美簡和馬航建的能力,再加上太上老君,以及,菜菜還有飯飯,只要他們之間做到了團結,那么,他們的生活一定會過的不落魄的,但是,單冰還是想象不到,美簡竟然能夠有如此的裝扮,魅力四射,真的很是吸引人,可是,那個貴公子現在為什么就這么站著一動不動?還有,好久沒見了,這是久別重逢的人會說的話嗎?好吧,也有些久別重逢的人就是會說這句話,但是,也不應該是這么單調的呀,只有一句就行了,那么到,不應該表現的激動一點,難道,他們就不能表現出一副很想念自己的樣子?明明連組織都取名冰火門了,明明,他們的所作所為告訴單冰,這兩個男人,是很想念他的,至少,那眼中閃過,而且,現在還在波濤洶涌的情緒表明,他們,是真的很想念自己,就像是自己對他們的想念,但是,既然如此,為什么就不能表現出一副激動一點的樣子?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把他們內心深處正在想的表露出來?  單冰已經選擇性的忘記了,那讓人無語的問答,除了馬航建,還有美簡,其中,另外的兩具話的主人,是她,單冰,而且,明知道自己的心情也很是激動,那么,為什么就一定要別人先表達呢?可惜的是,這些,單冰是不會想的,而且,在東皇太一還有單水的寵溺下,單冰現在雖然還沒有養成一切以自己為中心的習慣,但是,與此也是相距不遠了。  “嘣”的一聲巨響,打破了沉寂,也順便的,打破了單冰三人之間的那種無言的尷尬。  “怎么回事?”  “怎么了?”  “這里怎么會出現這異能相斗的聲音?”  “糟了糟了,會不會是有什么實力看不過我們冰火門變得越來越強大,準備在他媽還能下手的時候先出手把冰火門解決了?”馬航建跳了起來,冰火門,可以說,是這些年來馬航建的精神寄托,每一次,等到冰火門的大的戰爭的時候,沖在最前面的人影中,中能夠輕易的發現馬航建的身影,雖然,因為在此見到單冰,見到單冰身邊竟然跟著幾個男子,雖然,注意到了,單冰對其中的某一個男子特別的信任,雖然,那種信任感讓馬航建的心,又一股一股的正陣痛,但是,只要一想到,冰火門現在內憂外患,雖然,在不了級的人看來,冰火門的實力還在節節攀升,但是,只有自己人知道,在冰火門發展壯大的同時,還有這各種各樣的實力在積極的想要把冰火門扼殺在搖籃中,特別是那些由神仙聯盟建立起來的組織,那些,普通的人類根本完全沒有抗衡的能力的組織,一個冰火門的出現,不知道搶走了他們多少的好處,要是任由冰火門繼續發展下去,那么,這個世界上,還有他們神仙存在的余地嗎?  而且,作為神仙,還是在末世之后,仍然還活著的神仙,哪一個有不知道太上老君的能力,只要擁有太上老君,冰火門繼續往上爬,那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人類和神仙的同盟,這可以最大宣讀的緩解人類心中的怨恨,冰火門這個組織,雖然,那些普通的游散的神仙和人類都想要加入,但是,在那些神仙聯盟的心目中,這只是一塊絆腳石,而且,是不得不抓緊時間,趕緊移開的絆腳石。  “不可能把,這里可是我們冰火門的聚集地,雖然神仙聯盟想要找上門來,那也得看看時間還有地點,這里,可不是小小的神仙聯盟就有能力連根拔起的。”比起馬航建的緊張是錯,顯然,美簡確實沒有什么大的擔憂,他一向是走智慧路線,而且,美瞳的那種能力傳到了美簡的靈魂中,要是真的有大批神仙到來,沒道理美簡會沒有發現。  “嗯?”馬航建顯示呆了一下,然后,看看美簡,才想起來,美簡的那種神奇的能力,要是真的有神仙聯盟的到來,美簡早就會通知了,這些年來,因為美簡的這種神奇的能力,不知道為冰火門躲避了多少次的災難,因此,看到美簡,心情安靜了下來,馬航建馬上就知道,冰火門,并沒有危險,既然如此,不是外敵入侵,為什么會出現異能相斗的聲音?難不成,是冰火門發生內亂?  一想到這種可能,馬航建的臉都綠了,平時,美簡負責的,是出謀劃策,太上老君負責的,是煉丹煉妖,而馬航建負責的,是門眾的行為準則,要是真的是門眾發生了內亂,那么,作為這方面的管理人的馬航建,當然臉上就不會好看了,特別是今天,還是單冰剛剛回來的日子,馬航建恨不得要把那該死的在今天掉鏈子的家伙拽起來,然后,給他們一把統一的火。  已經在看到單冰的那一刻就心里抽痛了,這些該死的家伙,竟然還要讓她的心更加的難受,這些人,是太久沒有見識過副門主大人的神威了。  “怎么了?”看到馬航建的臉色一變在變,現在,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了,那根本就是一個被打翻了的五色憑,單冰納悶的問,看馬航建和美簡的樣子,并不是因為外地的入侵,納悶,那異能發出的聲音男表橫,是冰火門發生了內戰?馬航建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臉色這么難看?  單冰臉上浮現出一絲憐憫的神色。  要是收了一大幫子手下,然后,那幫子手下卻很不聽話,那還真的是一件難過的事情,單冰就還記得,在末世前,在自己還是一個光榮的園丁的時候,要啊哈車遇上幾個吵吵鬧鬧,怎么都不服管教的小孩子的時候,那時,單冰的心中就有一股子想轉行的沖動,他那時候,不顧誒是面對幾個小孩子,哪怕在怎么吵鬧,也不會是小打小鬧,絕對沒有什么大的活力的攻擊,哪像是現在,末世,殺人已經不犯法了,而且,那些會殺人的,還常常被人們封為英雄。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末世之燈焚造吉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