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太受歡迎了該怎么辦(終)

  不想到了更上游,兩只卻又遇到了一只落單的猩紅喪尸。這只猩紅喪尸正在從河里抓魚吃。黑仔和白雪看到那些魚并沒有被感染,心里頭都有些興奮。然而這喪尸抓了魚后便在岸邊大快朵頤。被他撕咬的魚血和部分肉碎流入了河中。引得河中魚爭相奪食。不久后河水中就又翻騰起來。  黑仔和白雪眼看著河中的魚就這么又被感染了大批心痛不已。黑仔終于忍不住跳了出來,沖著那猩紅喪尸一聲大吼。  那猩紅喪尸嚇得手中一抖,手里還沒吃完的半截魚又掉進了河里。這下可好了,河里的魚估摸著再沒幾條沒被感染的。  那猩紅喪尸一開始也“嗚嗷嗷嗷”叫了一聲,擺出了戰斗姿態應對黑仔。但看起來這只猩紅喪尸的智力值很高,見黑仔沒有直接攻過來,又感受到了黑仔屬于喪尸特有的高等級威壓。猩紅喪尸服軟,主動開口求黑仔道:“放過我吧,我想去找傳說中的溫泉山莊,不想再害人了。”  黑仔一愣,猶豫了一下,卸下了戰斗姿態,問那猩紅喪尸道:“你怎的落單在此?”  那猩紅喪尸便說,原本它還有一個同伴,都是從猩紅喪尸的大部隊逃出來的。但是后來那同伴在半路上抓了些落單的灰瞳喪尸,也是高等級的。它騙那些灰瞳喪尸一起去找溫泉山莊,說它們可以變回人。實際上,那紅瞳喪尸卻是想騙了它們做半路上的食物。  它看不下去,跟那只紅瞳喪尸吵翻了。但它一路上都空著肚子挨過來的,打不過那只原本是同等級的猩紅喪尸了,沒有辦法幫助那些灰瞳喪尸。只有自己離開,不去多看。  黑仔和白雪對看了一眼,這只紅瞳喪尸說的可不就是先前它們遇上的那批?  黑仔便對這猩紅喪尸道:“你不要再一路從河里抓了魚便直接在岸邊吃了。河里的魚都被你感染了。要吃你也離岸邊遠些啊。還有溫泉山莊的方向不是往這邊去,我們就是從溫泉山莊來的,若是你愿意,也可以跟著我們一起回去。”  那猩紅喪尸大喜過望,連連點頭答應。但它見黑仔和白雪居然分開,一個繼續往上游去,一個返身向下游。猩紅喪尸愣了一下,決定跟著可以聽得懂它的黑仔。  這猩紅喪尸是智力型的,看起來攻擊力不高,但速度倒也是挺快的。它一路跟著黑仔,沒想到居然跑回了那群喪尸附近。  那只打頭的猩紅喪尸見到這只也很意外,“嗚嗷嗷嗷”叫了一聲,聽起來卻是很高興同伴想開了又回來找它。  黑仔卻是二話不說撲向了那只猩紅喪尸。一擊就將它撲倒。  在腳下這只猩紅喪尸驚懼的目光下,黑仔還是留了情,心里頭也很意外,看來這只猩紅喪尸也是智力型的。這時這只猩紅喪尸開始掙扎,力氣倒是不小。  “你想去溫泉山莊做紅瞳人?”黑仔輕松地控制住了新紅喪尸,陰測測地問道。  “你……你是黑仔?”這只猩紅喪尸居然認出了黑仔,立即求饒道:“對,我想去投靠溫泉山莊,求你不要殺了我。我想變回人的,求你!求你!”  黑仔看了那些灰瞳喪尸一眼,道:“既然有心變回人,你為何還要欺騙這些日后將要變成同伴的灰瞳喪尸?”  猩紅喪尸解釋道:“我不會殺了它們的,你瞧,我只是吃它們的手腳,要是路上找見別的食物,我也會分給它們。到了最后它們也能活著到達溫泉山莊的,而且我答應過它們的,它們給我吃手腳,若是在路上遇見別的猩紅喪尸我也會保護它們。”  “你們同意了?”黑仔看向一個看起來等級和智力最高的灰瞳喪尸問道。  那灰瞳喪尸明顯聽懂了,卻沒有回應,只是沉默不語。  “它們分明不是自愿的,還是你強迫了它們!”黑仔猩紅的雙瞳一瞇,又惡狠狠地盯住了紅瞳喪尸。  這時善良的紅瞳喪尸開口替它求情道:“你還不快求求黑仔,答應它以后都不會再吃同伴?黑仔你就饒它一命吧,它確實也是有心變回人的。只是我們都聽說有溫泉山莊這個存在,卻不確定究竟在哪。它也是怕一路餓著肚子,若是遇上別的紅瞳喪尸可能會被它們吃了。”  紅瞳喪尸立即求饒道:“我發誓,我不會再吃它們了。求求你,饒過我吧。”  “你們怎么說?愿意原諒它嗎?”黑仔又問那群灰瞳喪尸道。  這次那只最聰明的灰瞳喪尸終于點了點頭,開口有些笨拙地道:“只要……它真的……不再……原諒……都變回……人!”  那最后一個“人”字被它說得很用力,灰瞳喪尸的眼里好像也有了些光澤,是希望的曙光。  黑仔便松開了紅瞳喪尸,對善良的紅瞳喪尸道:“你看著它。若是它再犯,我就不會放過它了。溫泉山莊不能混進不守規矩的喪尸。”  兩只紅瞳喪尸齊齊再三保證,“我會看著它的。”“我不會再犯了!真的不會再犯了!”  說起來,這些灰瞳喪尸基本上也都是智力型的,它們的攻擊力不被黑仔看在眼里,本身也都很老實。黑仔并不擔心它們窩藏禍心。而且,黑仔這是幫了它們,它們一路上不必再忍受被紅瞳喪尸吞吃部分肢體的痛苦。它們都很衷心地臣服于黑仔,根本也不用黑仔使用出對喪尸的威壓。  其實紅瞳喪尸說是找見了其它食物也會分給它們,實際上是為了讓它們得以補充能量,重新長出殘缺的四肢,然后它就可以吃更久。稍后白雪不負眾望地在更上游找見了沒有被感染的魚回來,因為有控風異能,真的抓了許多帶回來。白雪也分了一些給這些喪尸。這些喪尸殘缺的手腳便長回來了。也有幾只恢復能力差些的。但看起來多花費些時日也能恢復完好。  那只最聰明的灰瞳喪尸很是惋惜地主動對黑仔道:“有些……同伴……恢復……最好……被吃……恢復……絕望……”  黑仔想到了先頭跳河自盡的灰瞳喪尸,明白了這只灰瞳喪尸的意思。忍不住心中有氣,又惡狠狠地瞪了那曾經作惡的紅瞳喪尸一眼。后者再次機靈地連連認錯。弄得經過黑仔翻譯后明白了前因后果的白雪也是沒脾氣。但既然它有心改正,白雪還是幫著勸了勸黑仔,讓黑仔消消氣。  經過一場末世浩劫,到了此時,又有幾只喪尸和變異獸是沒互相傷害過的。只要往后都有心改正,便都還能做同伴。無謂過于追究。  不管怎么說,黑仔和白雪還是滿載而歸。  帶著滿滿的鮮魚回到小動物的地方。見到黑仔和白雪把那些喪尸也帶來了,三花自然第一反應是炸毛。但看著那些喪尸都乖乖地和小動物們一起分享魚肉,并不會傷害它們。三花也聽了黑仔的解釋,最終選擇了沉默,是默認了這些曾經是敵人的喪尸跟它們一起去溫泉山莊。  一路上,因為它們的隊伍變得有些壯大,只能慢慢返回溫泉山莊,途中也遇見了不少別的喪尸或變異獸隊伍。其中不乏也有聽說過溫泉山莊,便決定加入它們的。也有的妄想抓了它們飽餐一頓。后者自然都被黑仔收拾了。  加入隊伍中的喪尸和小動物便越來越崇拜黑仔。無論黑仔給它們訂下什么規矩,它們都能很好地遵守。  是夜,它們距離溫泉山莊已經不遠,但不急著趕路,大家原地休息。黑仔和白雪睡在小動物們附近,不用睡覺的喪尸們則負責在外圍巡邏站崗。  臨睡前白雪笑話黑仔一句,“你是不是感到很自豪?它們都當你是老大呢。”  黑仔苦笑,道:“領袖可不好當。等到了溫泉山莊我可不會再讓它們跟著我叫老大。叫得渾身不自在。”  “切,其實你心里很樂的吧?”白雪不放過黑仔,又有些猶豫地看了看三花的方向,道:“我感覺三花很喜歡你。”  這次黑仔立馬明白了白雪的意思,立即保證道:“三花只是感謝我,才與我們格外親近的。你看,它不是也很黏著你,最多是向你問溫泉山莊的事情。你放心吧,等到了溫泉山莊,它們就能認識更多的朋友。到時候三花也會找見屬于它的那只公喵的。不會是我。”  “噗。”白雪笑,翻身露出肚皮,讓黑仔幫它整理毛發,道:“你知道就好。原來三花以前沒有名字的,是你那天叫它三花,它便認定了自己的名字是三花。我覺得它確實喜歡你。不過有我在,我想它自己也知道,不敢來跟我爭。”  黑仔苦笑沒有搭腔,只專心幫白雪整理毛發。它知道,白雪只是在試探它。它一口回絕了,白雪便開心。  第二天傍晚,一群小動物和喪尸終于到了溫泉山莊的山腳下。知道溫泉山莊就在山上,小動物們和喪尸都撒了歡,使出全力向山上跑去。黑仔留下照看它們,白雪先一步跑回去,為了知會眾人一聲。怕在山莊門口站崗的人一不小心傷了這群“嗚嗷嗷”亂叫著往溫泉山莊沖的小動物和變異獸。畢竟它們的表情乍看之下并分辨不出那里頭的興奮是因為終于找見了家還是因為找見了食物。  實際上,到了山莊門口這群小動物和喪尸卻已經主動放緩了腳步,變得靦腆起來。它們看著眼前的溫泉山莊,聽著里頭時兒傳來的歡聲笑語,都感到有些如夢似幻,都有些怕,怕再向前一步,眼前的一切便會化作海市蜃樓蕩然無存。  白雪就和站崗的人站在門口,微笑示意它們不要怕,快進來。  這時晴藍帶著后面三只小尾巴撒著歡迎了出來。  “黑仔,白雪姐姐,你們回來啦!”“黑仔……姐姐……”恍惚中晴藍好像自帶回音一般。  黑仔和白雪都被學著晴藍說話的三只喵弟弟逗笑。三只小喵按道理應該不記得黑仔和白雪才是,但顯然兩只離開的這段時間,晴藍整日把它們掛在嘴邊。此時見了黑仔和白雪,三只小喵一點都不怕生,分別親昵地在黑仔和白雪的腳邊磨蹭。  接下來,新來的喪尸和小動物們都先到了盧天華那里報道,接受了一遍全面檢查。有需要盧天華幫著恢復治療的便被盧天華留下。其余的,喪尸被小安娘接管,給安排了在喪尸區的住處。小動物們,原本黑仔想要交給寶兒和大強照顧。但它們卻都不愿意離開黑仔,非得跟著黑仔腳前腳后。  這也就罷了。自從回來,晴藍就寸步不離地跟著黑仔,再不給白雪和黑仔二只世界的機會。然后那三只小的也就同樣成了明晃晃的大電燈泡。  中間公主跑來幾次,最開始是跟黑仔敘舊,之后幾次就滿是嫉妒地發著牢騷。  什么“兒女大了留不住啦”、什么“自己無能,沒有黑仔厲害,不能讓兒女崇拜啦”、居然還明明心不甘情不愿地說什么“唉,我也只能把它們托付給你了,往后你可要幫我照顧好它們吶”。  “停停停!公主你能好好說話不?”黑仔終于受不了,也是不厭其煩道,“你趕緊把你家那三只小子領回去。整天往我背上跳,拿我當馬騎呢?”  “唉,它們都是聽晴藍說多了,趴在你和白雪背上到山下闖蕩可好玩了。你們沒回來之前,它們就是這么騎我的。你瞅瞅它們長得快比我大了。還是讓它們騎你吧。你就算幫幫我這把脆弱的老骨頭可好?”雖然吃味,但黑仔叫它把三只小的領回去,公主還不樂意呢。說完,公主就撒丫子跑走了。  黑仔頓時沒了脾氣,只能認命地每天給三只小的騎馬玩。  一開始白雪也是幫著公主和三只小的說話,命令黑仔:“你給它們騎一騎又不會少塊肉。難道真叫我爹爹給它們騎,怕是要被它們壓死了。”  然而,過了幾天,白雪卻敏銳地覺出不對味兒來了。  白雪有偷偷去問過美琪,“媽媽,怎么回事?它們三只怎么好像以為自己是母的?”  美琪也是無奈,道:“它們三只一直跟在晴藍身邊,什么都是跟晴藍學的。到了后來它們就都自己以為自己跟晴藍一樣是母貓,我和你爹說它們很多次了,它們是公的,它們卻改不過來。唉……”  白雪眼睛一瞇,頓覺不妙,跑回黑仔身邊就大叫道:“你們都下來!以后不許趴在黑仔身上了!”  其中一只平日里就表現得最嬌媚的小公喵一邊心滿意足地幫黑仔整理著耳朵后面的毛發,一邊立即回嘴道:“不要。喜歡黑仔,要一直趴在它身上,一輩子,以后長大了嫁給黑仔。”  這下子晴藍也是驚了。于是兩姐妹合起力來將三只都強行從黑仔背上叼下來,并且丟出去黑仔半徑五米開外,齊齊吼道:“你們是公的!黑仔是我的……我們的!”  誰知三只齊齊回吼道:“憑什么姐姐可以,我們也要一起嫁給黑仔!”  姐弟間于是吵得不可開交。  黑仔在聽到三只小公喵居然也嚷嚷著要嫁給它后已經渾身毛發一激靈,觀察了片刻,覺得情勢不妙,覺得三十六計走位上冊,悄悄往后退著,打算逃走。  而且雙方吵著吵著,最后果然兩只姐姐拗不過三只疼愛的小弟弟,居然眼看著就要妥協。  黑仔再聽不下去,趁著雙方還在做最后的和平商議,頭一轉撒丫子就跑。  “黑仔跑了!”一只小公喵率先發現黑仔逃跑。  于是姐弟五只齊齊道:“追!”  可憐的黑仔使出了全力在溫泉山莊四處逃竄,最后干脆跑出了溫泉山莊。可是黑仔一溜煙跑到山腳下,卻意識到它根本甩不開身后的五只。不愧是第二代變異獸,除了晴藍是繼承了公主的空間異能,另外三只小的也跟白雪一樣,全都完美繼承了美琪的控風異能。這五只自己談妥了都要黏住黑仔一輩子,那就是姐弟同心,一起使用控風異能來追,速度那叫一個快。  然而黑仔也不愿意輕易放棄。  最后只聽到山谷里回蕩著,“黑仔你跑不掉的,我們姐弟一輩子都會黏住你!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們也會追到你。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黑仔內心苦笑不已,請問,它太受歡迎了該怎么辦?
它太受歡迎了該怎么辦(終)
一只喵的末世生存之旅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