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歸途

  巨蟒吃掉楊星留給它的食物,至少幾個月不用再覓食,肯定會留在巢穴里養好身體再出來,楊星他們不可能在雨林里待上幾個月等它。  “可說不定有些意外發現呢?我們在山洞不遠處找到了村莊的遺跡,里面有燒過的木炭和鋒利的石片,只要……”  還沒等他說完,楊星眼神一凝,飛快甩出一根金針,將一條準備攻擊的翠綠毒蛇釘死在樹上。  逃過一劫的工作人員這才反應過來,看著在樹干上扭曲掙扎的毒蛇,雙腿發軟,癱坐在地上。  這已經是楊星弄死的第十七條毒蛇,要不是有他照看,這隊伍現在能活下來三分之一的人就算幸運了。  路易斯雖然是個戰術級,但她只能保證自己和身邊幾個人的安全,普通戰役級對涉及到自身的危險很是敏感,但對其他人的危險卻很是遲鈍,哪怕這個人是他的隊友。只有楊星這種靈覺遠超普通戰役級的人才能保證整個隊伍的安全。  這也是為什么楊星有信心帶著一堆普通人進入“噠送噶”的原因。  當晚,楊星等人在距離河邊不遠的空地宿營。  結果半夜的時候,幾條四五米長的黑凱門鱷魚想來吃點宵夜,被楊星和路易斯聯手弄死兩條后,全部落荒而逃。  普通人根本想不到,看似笨重的鱷魚在陸地上也能跑得風快。  那四條小短腿頻率超高,普通人根本跑不過它們。  這珍貴的鏡頭被攝影師們忠實的記錄下來,事后他們還圍著那條最長的鱷魚尸體拍了一張全家福,紀念這次難忘的旅程。  經過這么一鬧,眾人也別想睡覺了,干脆圍著火堆坐到了天亮。  天亮之后,鱷魚尸體更顯猙獰龐大,眾人心里這才升起一絲后怕。  眾人繼續前進,終于在當天晚上走出了“噠送噶”。  當看到村莊里久違的電燈時,所有人都激動得歡呼大叫。  唯有楊星扭頭回望漆黑的亞馬遜雨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大巴車將他們接到了市內。  將留在索菲亞大酒店的行李打包收拾好,寶華速遞的工作人員會把它們先一步送回國,楊星等人再次輕裝上陣。  “咦,這不是那條蛇蛻嗎?楊星xi你把它放在哪了?我怎么沒看到?你準備把它帶回天朝嗎?”  李俊良好奇的問道。  照理說這東西屬于巴西政府,外人應該帶不走的,但對于楊星這種大富豪來說就不一定了,李俊良也不知道巴西政府會不會給楊星這個面子。  “放在背包里了,你知道的,我背包有空間壓縮陣法,比外面看起來大。”  其實楊星把它放到種靈空間了,不然那晚上鱷魚也不敢來找宵夜,可惜這玩意真的是太大了,卷成一團都占了很大的體積,楊星的背包真心放不下。  但出境這玩意需要報關,楊星只有把它拿出來。  至于說巴西政府那邊,自然有寶華速遞的屬下去協調,相信他們不至于為了一條蛇蛻為難自己。  “對了,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聽到楊星這么一問,李俊良才想起自己來的目的。  連忙邀請楊星幾人參加他們的慶功宴,感謝他們一路來的照顧。  “呃,我們的飛機航線已經申請好了,馬上就要出發到機場,可能來不及了。”  “哦,是嗎?”  李俊良滿臉失望,他們是真心想感謝楊星,帶給他們一段如此神奇難忘的體驗。  看著他失落的樣子,楊星哈哈一笑,拍拍他的肩膀。  “雖然不能全程參與,但露個頭喝杯酒還是有時間的,走吧!”  帶著家里幾個人,楊星來到酒店的餐廳里,跟每個人都喝了一杯酒。  這段時間大家都相處得比較愉快,臨別之際居然還有一絲留念傷感。  “以后有機會來帝都,我請大家吃飯!”  “好!”  “我有機會一定來!”  …………  “你真不跟我們一起坐專機回去?”  楊星捏捏金詩妍的小臉,心頭不舍。  “我可不能太特殊待遇,跟著劇組來的當然要跟著劇組回去,不然會被別人說閑話的。”  金詩妍笑著抱抱楊星,再和靈兒幾人一一擁抱。  楊星嘆了口氣,知道韓國娛樂圈的文化,也不多勸,親親她的臉頰,揮手告別。  一個小時后幾人來到機場,老彭的專機已經等候多時了,接上楊星四人,飛機直沖云霄,飛向一萬多公里外的帝都。  “怎么這么急著回去?我們不趕時間吧?”  路易斯和楊星坐在客廳俯瞰窗外的白云,悠閑的品著啟靈茶。  “家里有些事需要我去處理。”  楊星直視刺眼的太陽,歸心似箭。  路易斯知道他最近投入近千億美金的大動作,倒也沒有起疑。  “星星,幾點啦?”  靈兒穿著睡衣從臥室里出來,揉著眼睛問道。  “還有八個小時才到帝都,早著呢,你再去睡一會兒吧。”  楊星把她按回臥室,經過這幾天的冒險,雖然肉體上并不疲倦,但高度興奮緊張的神經一旦松弛下來,就會莫名其妙想睡覺。  就連一向精力無限的雪糕都在臥室的地毯上睡得跟死豬一樣。  墨晗整個人蜷縮在被子里,連頭都不見了。  楊星掀開被子,把她的腦袋弄出來。  里面那么氣悶,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睡著的。  哄睡兩個小老婆,楊星回到客廳,環顧四周,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  路易斯躺在沙發上,隨意的翻看時尚雜志,和楊星閑聊。  “我在想是不是也要去買一架私人飛機,你們都有,就我沒有,感覺有點沒面子。”  楊星癟癟嘴。  “你以為紫羅蘭號就真的是我一個人的嗎?那是圣卡西亞政府的,我只是有它的使用權而已。”  路易斯合上雜志,哭笑不得。  “況且你主要的時間都是在帝都吧,又不像我們天天滿世界飛,養一架私人飛機沒有什么必要啊!”  “我不太需要,但愛麗她們很需要啊,要是有一架自己的飛機,她們回來就方便多了。”
518、歸途
我在帝都建洞天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