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蓄勢待發

  細長又好看的桃花眼里不再是冷漠淡然的神色,吳用笑盈盈的看著這雙眸子,其中有壓抑著的興奮,也有心酸的惆悵,有淡淡的感動也有當初一絲的惱怒,這是一雙包含了千言萬語的眼神,所以,即使她不說,吳用一瞧,便也明白了她的心意。  懂了,自然就不必多說。吳用不理會這女人激動又粗魯的行為,張開雙臂輕輕摟住她纖細的蠻腰,對這個似乎永遠都只會板著臉的女人輕聲說了一句‘好久不見’。  眾人眼下,這個半遮面的女人,一雙桃花眼彎彎笑著,迷人傾城。“媽媽,那個漂亮姐姐,也是爸爸的朋友嘛?”燦爛的陽光之下,小女孩被秦玉寵愛的抱在懷里,把玩著林茵茵好看柔順的黑直長,嬌聲問道,“爸爸身邊怎么沒有一個男性朋友啊,都是漂亮姐姐呢!”  坐在邊上的葉子想了想,似乎還真是,撲哧一聲笑出聲,秦玉和林茵茵也是開心笑著,側頭看向那走遠了的兩個人。  從前院斜角落有一條石頭鋪成的道,從這里經過墻下,就能到后院的泳池里了。兩個人并肩走在這條石頭路上,吳用一臉的笑容還是沒能退去,但是女人那眼角的笑容,已經鎮定消散而去了。  “教官最近時間去哪里玩耍了?看樣子曬黑了不少呢。”曾經身為吳用教官的千穗理,面巾下的紅唇微張,緩緩說道,“我昨天還在河南,聽到了你活著回來的消息,就立刻搶了輛車趕回來了。”  吳用頗為無語的瞧了瞧那輛門前停放在葉欽城寶馬車旁的那輛破桑塔納,這個女人許久不見,怎么感覺說話越來越甜了。  為了我不惜搶車飛奔都要回來看我,真是莫大的榮幸啊。臉上帶著傻乎乎的笑容,兩個人這時候已經走到了別墅拐角,也就是自家婆娘看不到的角落里,終于壯大了賊膽握住了教官光滑的小手,千穗理手背的肌肉緊繃,僵持了四五秒才放松下來任由吳用牽著。  即使是可以扭過頭去也能看到她側臉緋紅的吳用嘿嘿一笑,問道,“最近障礙者的工作很忙嘛,京城還太平吧?”  “障礙者的工作,我已經辭退了。”千穗理盡管是面無表情,但是不難聽出與吳用久違對話時候的高亢語調。吳用愣了愣,想想面前的人不再是拿著鞭子蹂躪新人的教官,都感覺怪怪的,“怎么辭職了呢?是太累了么?”  “自己想要保護的男人都保護不了,我當障礙者,屠殺再多罪惡之徒又有什么用。”提到此事,千穗理難免有些傷感,桃花眸低下,略顯惆悵。  “這事情不怪你,是我自己選擇的。”拉著千穗理的小手晃了晃,千穗理卻搖搖頭,固執堅定,“你的選擇是你的事情,而我未能將你救出,反而占了你逃脫的機會,這便是我的責任了。”  吳用嘆了一口氣,見千穗理非要包攬全部責任,心里十分難受,“我現在不是已經平安回來了么,還有,你走了,京城誰頂著?”  “在這個年代,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一個人走了,會有百人頂上來。”千穗理終于扭過頭來好好的打量了吳用一番,見他確實身無大礙,而且越來越帥氣成熟,心里松了口氣,“武大現在階接替了我的位置,他的換班,讓京城的障礙者重新活了起來,上百人的組織和規模,比我在位時要強很多。”  吳用想想那個傻大個竟然也有稱王的一天?真是奇妙的感覺啊,吳用含笑,感嘆道,“有時間,我要去看看他才好。”  “確實,他對你情義不錯,我和葉子從梵蒂岡回來時,他得知你依然留在那里的消息,不但指著我的鼻子罵了聲‘廢物’,甚至還想要對我動手。”千穗理面色平靜的講著往事,眸子中再次有了絲笑意,“他對你可重視得很啊。”  吳用暗自咂舌,那傻大個也太沖動了些,“后來呢?”“后來,我斷了他一臂,他才閉上嘴吧跑掉了。”“……”  英靈的愈合能力很強,而且吳用知道千穗理下手自然是有分寸的,即使武大的胳膊被砍,但是幾分鐘后就能重新長出來,斷臂之痛,對他來說,就只有當時那點痛罷了。  兩個人這時候沿著石頭路走到了泳池邊上,吳用坐在沙灘椅上,趁著四周無人,撞著賊膽拍了拍大腿,“來,過來坐。”  千穗理面巾下的眸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不動聲色的坐在了一旁躺椅上。氣氛稍微有些沉默下來了,吳用想了想,便主動講起在國外的事情,講到了英靈獵人組織的風雨變化,講到了本·瑪雅的生死之路,講了李清歌這個小美女,然后又沿著十三圣器,說到了崔西·泰勒這個美女管家。  千穗理一直認真默默的聽著,直到此時,她才發出一聲冷笑,“維加斯那個女人,未必有多么善良,就算她擁有十三圣器只是為了避免災禍出現,但是,也不能改變她那愚蠢的過去!”  吳用竟然從向來風輕云淡的千穗理話語中聽到了怨恨,這驚訝著實不小,“你們……有仇?”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只需知道她是一個膽怯懦弱的女人就夠了。”千穗理的冷笑中是咬牙切齒,“將自己不想要的痛苦強加于他人,這種女人我怎么會忘記。”  吳用弱弱的瞧著這個發飆的女人,低聲問道,“能跟我講講么?”千穗理的目光是幽怨也是委屈,一閃即過后,恢復了清冷眼神的她淡然的搖搖頭,“你不需要知道太多了。”  瞧著刻意隱瞞著什么的千穗理,吳用驚愕之后再次有了些恍然,自己可沒忘了崔西那手中揮舞的虎虎生風的狼鞭,千穗理,就是向崔西學習來的這一手吧。  只不過,到底是什么事情,讓本應該關系融洽的初擁,變成如此呢?“集齊十三圣器復活上帝的事情是真,那么,你真的要為了維加斯而陷入這場風波中么?要知道,十三圣器,未必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不算是為了她,就當作是為了我們英靈的平安吧。我是不會讓這么危險的東西,落在其他人手中的。”吳用自信一笑,躺在椅子上的千穗理心里心動不已,當初青澀的家伙,真是越來越有男人氣魄了。  豬有肥瘦,人有好壞,英靈中,也是有善惡之分的。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如果只因為一個惡人,而怨恨上了整個美麗的世界,那么是多么遺憾的事情。  一笑了之,并未作出答復,吳用這時候再去牽千穗理的手,卻被她拍開了,“好好說話!”  “你有什么打算么?之前在河南做什么?”“不知道。”千穗理想都沒想,給出了一個茫然的回答,這幾個月來,她就是憑著雙腿漫無目的的游走,走到哪里,干些什么,她統統不知道。  因為心里缺了一個人,生活變少了整個目標。渾渾噩噩的度過了這么多些天,喝酒睡覺走路吃飯,虛度光陰這么久,直到昨天接電話聽到了吳用的消息,這才整個人精神起來飛車回到了京城,至于以后她還沒來得及想過。  “那不如就留在家里做個宅女吧,反正你的工作也辭掉了。”吳用本想開口讓千穗理跟自己住在一塊,但是想了想還是放棄了,不怕秦玉拒絕就怕林茵茵什么話都不說然后丟給自己一個幽怨的小眼神。  “然后平常逛街吃飯玩游戲,多瀟灑。”聽到吳用的話,千穗理似乎還認真思考了下,沒給出回應,然后瞥了吳用一眼,“你呢?什么時候去尋找十三圣器。”  “不知道,等崔西小姐的消息,然后到外面看看風景殺殺人,再給每一條河流和山川取一個溫暖的名字。”吳用微笑著躺在椅子上愜意的翹著二郎腿,即使刀不在身邊,但是大胡子的意愿,從未在自己心中淡化。  上天既然給了我這么一個機會擁有凡人所不能相比的能力,為何,不用它來維護地球和平世界正義呢?  “你變了許多。”千穗理看著吳用這迷人的側臉,皺著眉頭輕嘆了一聲,“人經歷的挫折磨難多了,才會這么成熟,果然,你給我講的故事都是壓縮版的吧,你自己受過的苦,最終還是只有你自己知道。”  “過去的事情不重要,刀越磨越快;人越壓越高。肩上背負的東西多了,我反而更能挺直腰板前行。”再次笑著去拉千穗理的小手,可惜,這時候她激動的心情早已徹底平定,不會再做出那任由吳用牽著手的傻乎乎的舉動了。  再次甩開吳用的咸豬手,千穗理又想到了那個孩子,粉雕玉琢,人小可愛,皺了皺眉,輕聲問道,“那個孩子,有沒有想過把她送到國外讀書。”  “為什么?”吳用有些奇怪,國內的教育也是可以的啊,雖然說會出現‘老師猥褻兒童’‘校長帶學生開房’以及各種暴力事件等等,但是,還是比美國的學校好些的。  “算了。”千穗理似乎沒了說話的興致,因為她好看的眉頭再次皺了起來。吳用前傾身子,看著這個半遮面的女人,郁悶的問道,“你到底在煩惱什么,告訴我不好么?”“不好!”“……”  沒想到會被毫不留情拒絕的吳用很是傷心,千穗理起身,想了想,留下一張寫有家庭住址的白紙,然后轉身離去。  千里迢迢從河北省外趕回來,用一輛破車趕了一晚路程卻與吳用相見不到五分鐘,這便是千穗理向來的清冷作風。只不過眾人還是能看出她的念之切,關心之深。  對于久逢的葉欽城,吳用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說的,例如骨琴的事情,就沒敢說,等以后找個黃辰吉日再匯報出來也不遲。  回京城已經第四天了,風波安靜的日子里,這種感覺真是愜意舒坦。林茵茵穿著一身睡衣躺在白色柔軟的床上。柔軟的腰肢,柔軟的床,還有那想來柔柔如水的氣質,靜如處子,安逸的躺在這床的一角。  白天各個房間的窗簾都是緊閉為了防止陽光滲透,只不過此刻的夜晚,繁星點點,拉開窗簾讓整片寂靜空曠的夜空呈現在自己眼前,借著皎潔的月光,林茵茵低頭津津有味的打量著自己的手指。  纖細的無名指上,那枚嶄新精致的戒指,散發著如月亮一般漂亮的神采,圣潔迷人。一對鉆戒,兩萬塊,不高,但也不低了。對于吳用來說,這兩萬塊可是兩年多除了吃喝節儉攢下來的。  想來細心的吳用挑選的東西從來沒有不合適的時候,不管是他送的鞋還是鉆戒,都是尺度剛好,精致漂亮。黑框眼鏡下的雙眸傻乎乎的看著無名指上這一閃一閃亮晶晶的戒指,它就如同一顆星星,仿佛有點亮整個虛空的能力。  愛情,本就可以令人不生不滅,即使是躺進了棺材里,那種你舍不得我我舍不得你的牽絆,也能讓棺材里的兩人,心連心同在一起。  林茵茵這幾天的注意力,已經徹底被手上的這枚鉆戒吸引了,有事沒事,她的目光,總是想要落在這漂亮的戒指上,因為,就是看不夠嘛!  “女人的衣柜里總是少一件衣服,你會不會覺得你其他九根手指頭上也少個戒指呢!”剛剛從衛生間洗完澡的吳用帶著一身的濕氣,赤·身裸·體,就這么光著結實的屁股就走了出來。  林茵茵回頭白了他一眼,將無名指上高高舉起,抬頭仰視著,瞧著漂亮的戒指笑著道,“不要!戒指太多了,那就不是漂亮,而是俗了。”  “我會盡管給你籌辦婚禮的,葉欽城先生給的工資,可不低呢。”吳用兇猛的跳上大床,然后抱住了林茵茵睡衣下纖細的腰肢,林茵茵甜甜笑了笑,躺在自家男人懷里,對于每個女生都會夢寐以求婚禮并沒有過多的催促,因為她能等,也相信吳用不會讓自己等太久。  “到時候再給你換一個更大的截至!”左手握右手,一對夫妻的手窩在一起,那相連在一起兩顆鉆戒,在潔白的月光下,也顯得更加光彩奪目了。
第四百七十八章 蓄勢待發
都市游戲之神器爭奪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