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五章 斬斷成了兩半 新

  宋曉冬不停的后退同時揮舞著兩只手調整姿態,重新穩定下來之后,伸出雙手,發現自己兩只手上都握著一截木杖。  宋曉冬的法寶被久世星佳一刀給劈開了,斬斷成了兩半,分別握在兩只手上。  “啊?”哈格羅夫看得一愣一愣的,明明什么都沒發生,宋曉冬手里的木杖憑空就斷了,而且還仿佛受到了什么看不見的力量的沖擊,向后退了好幾步。  “發生了什么?”哈格羅夫轉過頭來問拉維妮婭。  “是那個忍者把他的木杖砍斷了。”拉維妮婭告訴哈格羅夫。  “隔著這么遠的距離?”哈格羅夫表示難以相信。  拉維妮婭點了點頭。  宋曉冬兩只手無力的垂了下來,頭也低了下來,呆呆的看著自己兩只手上斷了的木杖。  “宋曉冬!”馮燦站在宋曉冬身后喊了一聲。  宋曉冬直接松開了手,兩只木杖當啷當啷的落在了甲板上。  “你的武器已經斷了,我接下來的這一招你打算怎么接?”久世星佳把刀立在了甲板上,因為這把刀實在是太重了,用一只手拿著拿不動,用兩只手拿的話,又不太美觀,還容易被別人嘲諷,你怎么一把刀,一只手都拿不起來呢?是不是老爺們?  宋曉冬沒有回答,仍然低著頭看著落在甲板上一動不動的已經斷成了兩截的木杖。  然后這兩節木杖開始發綠光,從枯木做成的木杖上面長出來很多新鮮的嬌嫩的藤蔓,兩截木杖化成了兩條散發著綠光的常春藤,分別伸到了宋曉冬兩側的兩條腿上,藤蔓直接扎進了宋曉冬腿上的肉里,所有的藤蔓都被宋曉冬給吸收掉了。  然后綠光沿著宋曉冬身上的皮膚逐漸蔓延到了宋曉冬的一只手上,最后從宋曉冬的手上重新長出來了完好無損的又一根木杖。  這些綠色的藤蔓繁殖能力和生命力非常的頑強,就算只留下一小段,也能夠重新生長為完整的一顆藤蔓,這根木杖就算已經斷成了兩截,也能夠很容易的再重新生長成完整的一根。  這種再生和修復能力就是宋曉冬告訴馮燦他們自己死不了的最大憑借。  “嗯?”久世星佳看見宋曉冬居然這么快又重新變出來了一根和剛才的那一根一毛一樣的木杖,也是有一些驚訝和疑惑。  久世星佳出的這兩招雖然威力浩大,但是造成的精神消耗也是非常的大的,這就意味著這樣的攻擊久世星佳也并不能維持很長的時間,耐久性不太好。  久世星佳看見宋曉冬居然把木杖重新給變了出來,就知道自己下一擊不可能一下就結果了宋曉冬的性命。  “看來今天又要經過一番苦戰了。”久世星佳知道自己這一戰必須要下大力氣了。  在此之前,久世星佳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基本上這兩招下來,面前就已經沒有活人了。  更何況這是在他的妖刀封印已經解除了一小截的情況下。  可是這個宋曉冬居然就這樣輕輕松松的接下了他兩招。  “這個年輕人果然實力非凡,放在華國也應該是頂尖的實力存在了吧?在我們國內,也只有幾個宗派頭領能夠和他一戰了,這樣的人,必須現在就死掉,否則將來將會成為我們更強大的敵人。”久世星佳見識到了宋曉冬的手段之后,起了更大的殺心,這樣的人一定不能給他機會讓他發展起來,不然的話日后一定會非常的棘手。  暗夜宗的人和久世星佳的想法是一樣的。  于是久世星佳決定下死手。  “嘿!”久世星佳抬起刀來,顫顫巍巍的用力向右下方甩了一下,刀發出了一陣“嗡嗡”聲。  與此同時,刀身上紅色的發光的部分的范圍又擴大了不少,擴大到了整個刀身的1/4左右。  宋曉冬的意識受到越來越強的干擾。  久世星佳把刀重新拿起來,舉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伸出了另外一只手,收起了拇指和中指,輕輕地彈了一下刀背。  “叮!”  一聲像銅鈴一般清脆的聲音從刀上發出來,越傳越遠,越傳聲音越大。  “啊!”這下宋曉冬立即支撐不住,頭用力一甩,兩邊眉毛擠在了一起,眼睛緊緊的閉上,身子向后搖晃了一下險些摔倒,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痛苦,用手撐住了自己的頭。  “宋曉冬!”馮燦直接沖上來,從背后撐住了宋曉冬,伸出手來抓住了宋曉冬的一條胳膊。  “你怎么了?”  久世星佳顯然已經意識到了宋曉冬是一個精神力量非常強大的感知型異能人,感知型的意思就是說,自己的感覺要比別人更靈敏,也就是說一樣的聲音,在宋曉冬和別人聽起來大小是不一樣的,別人能夠忍受的聲音,對于宋曉冬來說可能會太大了,根本沒有辦法承受。  而且這聲音并不僅僅是太大了,而是其中另有玄機。  宋曉冬再一次聽見了那種動物在臨死之前才會發出的那種痛苦的慘叫,這種感覺和李忘敲打通幽白骨塔實的那種頭暈目眩頭痛欲裂的感覺是一模一樣。  這是所有感知型的人和精神力量很強的人的通病,拉維妮婭的狀態也并不比宋曉冬好很多,躲在哈格羅夫的后面聽見這一聲刀背的嗡鳴之后立即頭暈目眩,兩只手抓住了哈格羅夫的后背才勉強的沒有倒下去。  哈格羅夫回過頭來看了一眼拉維妮婭,仿佛已經司空見慣,這說明,哈格羅夫和拉維妮婭他們之前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也一定遇到過這種類似的情況。  “這把刀里面到底封印了多少鬼東西?明明只有一只貓,可是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的動物在一起發出鬼哭狼嚎的叫聲?”宋曉冬喘了幾口粗氣,穩住了身形。  “你靠后。”宋曉冬把馮燦推到了后面。  久世星佳并沒有趁著宋曉冬神志不清的這一個瞬間做出其他的攻擊性動作,這讓宋曉冬覺得有一些意外,有機會不好好把握,戰場上的形勢稍縱即逝,一個瞬間就可能改變了戰局,可是久世星佳就這樣把攻擊宋曉冬的最好的機會給白白的錯過了,反而悠閑的看著宋曉冬。  第二千八百三十六章剛才為什么不出手?  看來久世星佳是真的把和宋曉冬之間的單挑當成了比拼玄門法術的高低。  “你剛才為什么不出手?”宋曉冬問久世星佳。  “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不是君子所為,我們和國陰陽道有我們自己的原則和堅持。”久世星佳對宋曉冬說道。  “是一條漢子,永井荷風也是一樣,我一直把你們和國的玄門道派當做雞鳴狗盜之輩,但是你和永井荷風改變了我對你們的看法,你們贏得了我的尊重。”宋曉冬對久世星佳說道。  “我不僅可以贏得你的尊重,我還能打贏你。”久世星佳兩只手架起刀來,輕輕地搖晃,刀背上的紅光和刀刃上的一道閃光在宋曉冬的眼睛里來回晃動。  “我要出招了哦。”久世星佳在出招之前居然還要和宋曉冬提前打一聲招呼。  話音剛落,久世星佳松開了一只抓著刀柄的手,擺出了一個手刀的姿勢,然后用手刀狠狠的砍在了自己腰刀的刀背上。  “嗡!”  刀身上發出了更大的一聲嗡鳴。  與此同時,刀身上再一次現出了一張貓臉的虛影。  “啊!”  多吉本瑪、宋曉冬、拉維妮婭都受到了沖擊,向后一個趔趄,馮曉冬再一次閉目凝神,從額頭向外放出一片浪花的虛影,和貓臉撞在一起。  宋曉冬是人,一個人的精神力量是不可能比得上一個妖怪的,宋曉冬承受不住,在一陣嗡鳴聲中,整個人都敗下陣來,弓起身子跪在了地上,用兩只手撐著甲板,臉色紅的發紫,全身上下的真氣紊亂,低著頭看著天花板不停的喘粗氣。  “上了!”這一次,久世星佳不再打算給宋曉冬機會,拎著大刀踩著忍者的步伐飛速的沖上來,提起刀就對著宋曉冬的腦袋砍下去。  “危險!”馮燦大喊一聲,準備沖上來撲倒久世星佳,多吉本瑪手里也捏著幾根魚鉤準備扔出去。  在眼看刀就要砍到宋曉冬脖子的時候,宋曉冬的脖子開始發光,生出來許多根藤蔓,接住了久世星佳的刀,藤蔓紛紛都被砍斷,根本攔不住這一把刀,繼續向宋曉冬的脖子砍過去,宋曉冬頭一縮,刀貼著宋曉冬的頭皮落下來,躺在了甲板上,嵌進了甲板里面。  “嘿!”久世星佳看見這一刀沒有砍到人就知道大事不妙,因為這把刀實在是太重了,而且又非常的鋒利,很容易就一刀企業進來鐵板里面,然后拔不出來。  久世星佳年紀比永井荷風還要大一些,論力氣已經不是當年,所以在戰場上也一直都是靠自己的法術,只有當敵人已經像宋曉冬這樣基本上失去了抵抗能力的時候才會提著刀直接上來砍人,可是久世星佳卻沒有想到宋曉冬居然有這一招,不用抬頭也不用躲,從身上生長著來替宋曉冬挨刀。  久世星佳用力的想要把嵌進甲板里面的刀拔出來,但是第一次居然沒有拔動。  久世星佳已經準備好了扔刀走人,害怕宋曉冬趁著這個機會動手。  但是宋曉冬和久世星佳一樣,并沒有趁人之危,而是給了久世星佳一個再一次拔刀的機會,自己從甲板上用手撐著重新歪歪斜斜的站了起來,向后退了幾步,給了久世星佳一個安全距離。  久世星佳抬起頭來打量了宋曉冬一眼,然后重新低下頭來,吃力的把刀從甲板上給拔出來,也向后退去。  “好,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為了表現我對你的尊重,我決定祭出我的最強手段,在你死之前,讓你看一看我們妖刀流最強的一把妖刀的真正實力!”久世星佳失去了一點一點擠牙膏的耐心,決定直接開大招,不想再和宋曉冬浪費時間,同時也想讓宋曉冬見識一下自己真正的實力,好讓宋曉冬能夠死得瞑目死的放心死得其所。  宋曉冬想了想,和永井荷風的那只六尾狐一樣,這兩個人都是養小鬼的,而且養的都是那種一活就是好幾百年甚至一上千年的小鬼,宋曉冬一個幾十年修為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這些東西的對手,聽了久世星佳說的話,宋曉冬知道是什么意思,無非就是告訴宋曉冬,我要徹底打開這把妖刀的所有封印,你就準備好受死吧,乖乖躺好選擇一個舒服的姿勢等死。  “既然這樣,那我也給你看一看我的最強本領!”宋曉冬鐵了心要和久世星佳比較一下各自的最強手段究竟孰強孰弱。  “好!”說完,久世星佳舉起刀來就在自己的一只手上割了一個口子。  “看來我猜的沒錯,確實是要用血來打開這把妖刀的全部封印,把里面的怪物給放出來了。那我也只有這樣一個手段了,不然的話,船上的所有人都得死,一個都跑不了。”宋曉冬心里想到。  血滴在了甲板上。  馮燦舔了舔舌頭。  宋曉冬回過頭來瞥了一眼馮燦,馮燦臉上一紅,別過頭去。  久世星佳拿起受傷的手來,滴一滴血在刀上。  “嗷嗚嗚嗚——”  久世星佳開始握不住這把刀了,兩只手捏著刀柄,把刀尖指著宋曉冬,刀身卻仿佛在自己左右來回動彈,就像里面有什么東西要爬出來。  與此同時,刀的身上還傳來了如同一百萬只嗜血的食肉動物猛獸,在聞到血腥味時發出的獸性大發的低吼。  這個聲音所有人都聽到了,哈格羅夫和內維爾都疑惑的微微搖頭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后面的拉維妮婭則被嚇的抓著哈格羅夫的后背微微發抖。  馮燦聽見刀里面的聲音,自己對鮮血的渴望也被勾了出來,雖然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眼睛卻盯著久世星佳手上的傷口閃閃發光。  久世星佳要是知道這里有一個吸血鬼,一定會后悔的。  血液滴在了久世星佳的刀上,久世星佳的刀上紅色的光芒越來越熾烈,隱隱的顯露出了一個爪子劃痕的形狀。  久世星佳重新穩住刀刃,瞄準了宋曉冬。  宋曉冬能夠看見,這把刀,已經被一只巨大的爪子的虛影包裹住了。  第二千八百三十七章美味佳肴  多吉本瑪瞇了瞇眼睛,送來了剛剛開始一直攥在手里的魚鉤。  馮燦仍然直勾勾地盯著久世星佳,用看美味佳肴時的那種眼神,仿佛根本感受不到這把刀上面散發出來的危險的氣息。  張興飛胡晨曦鄭雅蘭都悄悄的從船艙里面上到加班上來,靜靜地看熱鬧。  “對面就剩下了一個了?”鄭雅蘭問張興飛。  “嗯。”張興飛點點頭。  “那還愣著干什么,上去揍他啊!”胡晨曦說道。  “宋曉冬和人家單挑呢。”張興飛轉過頭來對胡晨曦說道。  “啊?”鄭雅蘭仿佛在聽笑話。  “對面這個人不簡單,是之前宋曉冬他們遇見的那伙和國人的同伴,來尋仇的。”張興飛說道。  “啊。”  哈格羅夫和內維爾根本感受不到任何危險,尤拉莉亞則謹慎的提醒哈格羅夫:“危險!”  哈格魯夫茫然地搖搖頭。  久世星佳對著宋曉冬就揮了一刀。  宋曉冬和久世星佳之間隔著好幾米遠,這一刀根本就是在砍空氣,和空氣斗智斗勇,威脅宋曉冬的根本也不是這把刀,而是這把刀上的那個爪子。  剛剛久世星佳,用自己手上來了一刀的代價,解開了封印,露出了刀里面怪物的一只爪子。  這種感覺非常的玄妙,宋曉冬直接用眼睛去看,只能看見久世星佳和他手里的刀,但是用眼角的余光,或者說干脆閉上眼睛感受,宋曉冬則能夠隱約的知道,這把刀包裹在一個爪子的影子里面,仿佛一個巨大的蒼蠅拍,大小幾乎和船艙一般大,向宋曉冬拍下來。  宋曉冬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宋曉冬回頭一看,多吉本瑪一個鉤子勾住船舷,身體已經飛到了船舷外面掛住了,馮燦則毫無畏懼的仍然站在原地和宋曉冬同仇敵愾。  “危險!”宋曉冬沖著馮燦喊了一聲。  “我有任務的,要保你不死啊!”馮燦對宋曉冬說道。  宋曉冬落地生根,木杖扎在了甲板上,生出來很多藤蔓,不能刺穿甲板的鐵皮,但是長出來很多的吸盤,把宋曉冬緊緊地固定在了甲板上,同時生出更多的藤蔓,把宋曉冬裹成了一個帶刺的球。  貓最喜歡玩毛線球了。  藤蔓球上生長出來很多的尖刺,仿佛一個刺猬一樣。  哈格羅夫、內維爾和拉維妮婭看見宋曉冬這樣的手段都仿佛見了惡魔一般。  “嘭!”  包裹住宋曉冬的球被拍到了海里去了。  當然,在哈格羅夫等人的肉眼凡胎看來,是這個球自己突然間就飛起來,掉到了海里。  與此同時,從久世星佳的刀里面,發出來一聲貓炸毛時的慘叫。  并且,馮燦和多吉本瑪原來站著的地方后面的船舷欄桿,被看不見的物體給整個打壞,所有欄桿都被彎曲的厲害,有幾根都掉進了海里,眼看就要打到馮燦。  “宋曉冬!”馮燦瞬移到了船舷邊,看向在海面上飄著的藤蔓球。  “干嘛?”  宋曉冬的聲音卻從船舷下面傳出來。  “嗯?”  馮燦低下頭,看見宋曉冬學習多吉本瑪,整個人懸在船舷外面,四根藤蔓,纏住宋曉冬的雙手雙腳。  “噗嗤!”馮燦眼圈通紅,有一點破涕為笑的意思,一只手把宋曉冬給扯上了甲板。  “你到底能不能行?我們一起上結束戰斗,回去睡覺了。”鄭雅蘭在一邊吹冷風。  “男人怎么能說自己不行?”宋曉冬白了鄭雅蘭一眼。  “不行就要說,別硬挺著。”鄭雅蘭回嘴。  “哼。”  久世星佳難以控制自己的手,刀仿佛活了過來,開始自己來回顫抖。  “憤怒。”  宋曉冬從久世星佳手里的刀里面的活物上面,感受到了憤怒。  “你拍毛球不小心拍到一個刺猬,也會憤怒的。”馮燦站在宋曉冬身后說道。  “你知道這個東西是貓?”宋曉冬問馮燦。  “剛剛那么大聲的一聲貓叫,你沒聽見啊?”馮燦歪著頭問宋曉冬。  “我早就知道里面有一只貓,只是沒說。”宋曉冬說道。  馮燦撇撇嘴。  “好了,能不能干脆一點?忙著回去睡覺呢。”鄭雅蘭開始打哈欠。  “我這邊拼命呢,你警惕一點好不好?”宋曉冬問鄭雅蘭。  鄭雅蘭對宋曉冬吐了吐舌頭。  “喵!”  久世星佳的刀里面發出了一聲貓咪憤怒的叫聲。  與此同時,刀上開始發光,刀背上發紅光的裸露面積進一步擴大,逐漸蔓延到了一半的刀身。  “不行!”  久世星佳開始拼命地念咒,同時從自己懷里掏出一把把的符咒來貼在刀上,但是剛剛貼上去,立刻發黑點燃。  刀上面帶給人的壓迫感越來越強了。  “我覺得心里發悶。”鄭雅蘭對胡晨曦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宋曉冬說的沒錯,對面這個人真的很厲害。”胡晨曦說道。  “不是人厲害,是刀厲害。”張興飛看出了這把刀的門道。  “我們也感受到了,惡魔的氣息。”哈格羅夫轉過頭來對張興飛說道。  “嗯。”張興飛點點頭。  “你們的人很厲害。”哈格羅夫沖著張興飛豎起大拇指。  “嗯。”張興飛有些得意地點點頭。  “老小子非要給你看看我們的真本領,你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張興飛臉上笑嘻嘻,心里卻暗暗地罵道。  “他在干什么?”馮燦看見久世星佳的動作,忍不住悄悄地問宋曉冬。  “在控制刀上的封印啊。”宋曉冬說道。  “封印?”馮燦歪著頭眨眼睛。  “你都聽見了貓叫了,這貓肯定就是封印在刀里面啊,封印解開,這貓不是就跑出來了。”宋曉冬說道。  “跑出來不是更好?不就能打贏我們了?”馮燦問宋曉冬。  “我猜,可能是這東西太強了,他自己作為刀的主人都沒有辦法控制了。”宋曉冬嘴上輕松,臉上的表情卻輕松不起來。  久世星佳害怕自己也死了,才會拼命想要控制住這把刀,這就側面說明,里面的東西,真的是非常的危險。  宋曉冬大腦開始飛速的運轉。  第二千八百三十八章表情更加難看了  久世星佳折騰了好一會之后,刀終于重新穩定了下來。  宋曉冬的表情卻更加難看了。  因為現在這把刀上,又伸出來了一條爪子。  兩條爪子的虛影,在不斷地對著宋曉冬張牙舞爪。  刀似乎變得更沉重了,久世星佳無力地把刀垂在了地上。  在喘了一口粗氣,穩定了一下心神之后,久世星佳重新把刀舉了起來。  兩只手捂著刀柄,刀尖指向宋曉冬,兩只看不見的貓爪子的虛影,在不斷地向宋曉冬張牙舞爪。  “呀!”  久世星佳使出了全身上下的力氣,額頭血管鼓起,臉上通紅,從上到下,隔著好遠的距離,對著宋曉冬的腦袋就是一刀。  “完了!”  這是宋曉冬看見這一招時的唯一感想。  刀上發出了一道透明的漣漪,繼續劈砍向宋曉冬。  如果只是這樣還要,宋曉冬只要一個側身就能夠躲過。  但是這一招哪里有可能這么簡單。  在久世星佳抬起刀來砍宋曉冬的同時,刀上的兩只看不見的貓爪子也動了,一左一右,仿佛貓抓老鼠一般,兩只爪子向宋曉冬按下來,看似一招,其實,從三個方向,對宋曉冬發起了攻擊。  宋曉冬一跺腳,將前三道真氣全部容納于第四道真氣,催動自己身上的綠色的紋身,身上散發出幽幽綠光,更多的藤蔓,從宋曉冬身上長出來,把宋曉冬緊緊地圍在了中間。  “你還用這招?”一只爪子你都接不住,兩只爪子,不把你拍成餅?”久世星佳看見宋曉冬故技重施,忍不住在心里想到。  “危險啊!”馮燦希望宋曉冬能夠逃跑,而不是硬抗。  多吉本瑪向后退了一步,內維爾所在掩體后面不敢露頭,哈格羅夫從船艙墻角探出頭來觀察情況,張興飛眼神銳利,有些緊張地觀察著形勢。  拉維妮婭則感受到了刀里面怪物邪惡強大的氣息,已經被嚇的瑟瑟發抖。  “咕嘰!”  纏繞著宋曉冬的綠色藤蔓,被看不見的物體給擠扁了,發出了一陣液體從什么東西里面擠出來的聲音,綠色的膿汁高高的飛起來,濺出幾米高,然后重新落回了甲板上。  “宋曉冬!”馮燦沖上去,張興飛沖上去,胡晨曦和鄭雅蘭也跟在后面,都搶步到這一塊藤蔓餅旁邊。  一個一個人身高那么大直徑的一個綠色藤蔓纏繞成的球,已經被拍成了一張餅,厚度不超過一個拳頭。  一個人被擠成這樣,肯定是活不成了。  “宋曉冬!”  馮燦和張興飛等人一起把藤蔓餅掰開成幾塊。  里面并沒有人,也沒有被擠出來的腸子和血液。  “嗯?”胡晨曦最先發現了異常。  鄭雅蘭抬頭看了胡晨曦一眼。  幾個人把藤蔓餅徹底打散,里面沒有人。  而甲板上有一個大洞。  馮燦從大洞上面看下去,宋曉冬在下面仰著頭,一只手對著馮燦招收,另一只手上在不停的旋轉著一枚金針,輕輕的彈射了出去。  “沒死!”馮燦對宋曉冬翻了一個白眼,指了指甲板上的洞。  宋曉冬對著馮燦一伸手,手指頭上伸出一根藤蔓來,伸到了馮燦面前。  馮燦抓住,把宋曉冬像小雞仔一般的提起來,重新回到甲板上。  “本領一般,想不到,逃跑的技術倒是不錯。”久世星佳有些贊賞的對宋曉冬說道。  “哼,這老貓,就是四條腿全都伸出來,也只有挨揍的份。”宋曉冬不服氣地捏捏鼻子。  “下一刀,我一定要你的命。”久世星佳對宋曉冬說道。  “哈,上一刀,上上一刀,你都是這么說的。”  久世星佳有些生氣,重新運氣。  “你們都回去吧。”宋曉冬對張興飛等人說道。  張興飛看了一眼宋曉冬,沒說話,調頭就往回走,胡晨曦和鄭雅蘭自覺地跟在后面,多吉本瑪猶豫了一下,跟在胡晨曦鄭雅蘭后面,也躲回了船艙墻角后面。  “你也回去吧,這把刀的攻擊范圍太大了,我自己有信心能躲開,你在這我總是分心想要照顧你。”宋曉冬對馮燦說道。  “哦。”馮燦低下頭,答應了一聲,走到了鄭雅蘭身邊。  鄭雅蘭伸手抱了抱馮燦。  “哈!”久世星佳斜著砍了一刀。  兩只貓爪子也向宋曉冬撓過來。  宋曉冬一側身就全部躲過,刀的波紋和貓爪子的虛影都打在了船頭,船頭上所有的船舷欄桿都被撞彎了,甲板上讓宋曉冬給鉆出了一個洞,還被久世星佳砍了一道,斜斜的,仿佛整個船頭都要被攔腰斬斷。  更詭異的是,在刀痕的兩邊,還有兩個,臉盆大小的貓爪印。  “哈!”  久世星佳又向相反的方向砍了另外一刀。  宋曉冬再向相反的方向一個側滾翻,跳到了船頭,整個船身都微微的搖晃了一下,船頭甲板上留下了一個大大的X。  “可別把船給搞沉了!”胡晨曦擔憂地說道。  “起!”  久世星佳沒有繼續劈砍,而是收起刀來,刀尖朝天,然后開始用力的搖晃。  “啊~”宋曉冬看見久世星佳的動作,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叫聲。  “怎么了?”馮燦從哈格羅夫身邊探出頭來,除了感覺到危險的妖怪的氣息之外,并沒有什么別的東西,只能看見久世星佳仿佛跳大神一般的不停晃動著自己的刀刃。  “啊!”  而躲在后面什么都看不見的拉維妮婭則捂著頭,腦門頂在哈格羅夫的后背上,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  宋曉冬則看見,隨著久世星佳不停的晃動著刀刃,從刀刃上,不斷的向外發射出成百上千的貓臉來,胡須畢現,密密麻麻,浩浩蕩蕩,向著宋曉冬的方向撲過來。  這是以數量壓倒質量的一次精神攻擊。  宋曉冬站在原地,不肯躲。  “快跑啊!”  多吉本瑪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以為宋曉冬早已經被控制了心神愣住了,趕緊對宋曉冬一聲暴喝,想要把宋曉冬從愣神中喊回來。  “快點快點快點快點!來得及來得及來得及!”宋曉冬卻根本沒有搭理多吉本瑪。  第二千八百三十九章嘟囔什么  “他在嘟囔什么?”張興飛看見宋曉冬上下嘴唇不停的彈動,卻聽不見說什么,忍不住問道。  “不知道。”胡晨曦說道。  貓臉一點點的開始攻擊宋曉冬,宋曉冬凝神屏氣,額頭的花瓣形狀凹陷開始發光,一波一波的浪花和貓臉相撞,一點一點的消失。  久世星佳繼續搖晃自己手里的妖刀。  與此同時,之前宋曉冬掉到了甲板下面的時候,扔出去的金針,在甲板下面左穿右轉,終于從通風口里面鉆出來,繞到了久世星佳的后腦勺后面。  “撒由那拉!”宋曉冬從嘴角擠出來幾個字。  “啊!——”久世星佳一聲慘叫,眼睛睜大,眼角冒血絲,嘴巴也驚愕地張開。  與此同時,久世星佳額頭的骨頭從里面被什么東西頂碎了一小塊,隆起來。  久世星佳的額頭鼓起一個包,從里面冒出來一點點金光。  宋曉冬的金針,從久世星佳的后腦勺刺進去,從額頭飛了出來。  久世星佳松開手,刀“當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兩只手無力地垂下來。  噗通!”  久世星佳倒在了地上,下巴著地,仰著頭,手無力地伸向落在不遠處的妖刀。  久世星佳的手停在了半路上,睜著眼睛,人卻一動不動了。  就這樣,宋曉冬擊斃了前來尋仇的久世星佳。  妖刀上一閃一閃的紅光,也一點一點的消失。  “打掃戰場!”哈格羅夫指揮到。  內維爾和拉維妮婭開始往海里扔尸體。  “你們也去。”張興飛對胡晨曦說道。  胡晨曦、鄭雅蘭、多吉本瑪和馮燦也去幫忙。  甲板上到處都是尸體、碎肉、腸子、鮮血,以及從宋曉冬身上掉下來的藤蔓。  “這個東西怎么辦?”內維爾指了指地上的妖刀。  “扔海里去。”宋曉冬說道。  “哦。”  內維爾看見了宋曉冬的手段,對宋曉冬非常的佩服,聽了宋曉冬的話之后,立即拎起這把刀,扔到了海里去。  船越走越遠,那種壓迫感終于一點點的減弱了。  “看樣子今天也就這樣了。”胡晨曦打打哈欠。  “嗯,我值班,你們都去睡吧。”張興飛對大家說道。  “嗯。”  063的人都開始回船艙。  “你沒事吧?”馮燦跟在宋曉冬身后問道。  “沒事。”宋曉冬回過頭來沖馮燦笑了笑。  “回去休息吧。”胡晨曦說道。  “嗯。”  “你們也都回去吧,照顧凱文。”哈格羅夫對內維爾和拉維妮婭說道。  “嗯。”內維爾和拉維妮婭走回船艙,看見凱文坐在船艙門口里面。  “你怎么樣?止血了?”內維爾問凱文。  “這位先生救了我,我沒事。”凱文亮出自己的肚皮,肚皮上只有一個五毛硬幣大小的白色斑塊,是剛剛生長好的嫩肉。  “哎?傷口呢?”拉維妮婭問道。  “已經完全好了!”凱文對拉維妮婭說道。  “什么?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見,你的身體被魚叉貫穿了啊!”拉維妮婭難以置信地說道。  “是啊,我也不敢相信,這位先生直接拔掉了鋼叉,然后身上發綠光,把一種綠色的能量傳遞到了我的身上,我的傷口開始一直冒綠膿,現在已經完全長好了。”凱文對拉維妮婭說道。  “真的這么神奇么?”拉維妮婭看了一眼宋曉冬,目光中有些贊賞和難以置信。  “當然了!簡直就是魔法師!”凱文手里拿著從自己身體里面拔出來的那根鋼釬對著宋曉冬揮舞。  宋曉冬對著凱文微微點頭,進到了船艙里面自己的休息室。  馮燦跟著進來。  “你餓不?”馮燦問宋曉冬。  宋曉冬覺得很疲憊,精神狀態很不好,也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我給你倒一點水,你好好休息吧。”馮燦倒了一杯熱水放在宋曉冬的床頭。  “嗯。”  宋曉冬坐在床沿邊發呆,馮燦把一碗水放在床頭,自己倒退著走出了房間,關上了房門。  凱文坐在船艙門口,和拉維妮婭、內維爾仔細檢查確認自己的傷口已經完全恢復了之后,在兩個人的攙扶下,把凱文送上了甲板。  “你們把他弄出來干什么?”哈格羅夫看見凱文,緊張的臉色都變了。  “你怎么樣?”哈格羅夫問凱文。  凱文直接撩開了自己的肚皮。  哈格羅夫上去看了一眼,哪里還有傷口?  “啊?”哈格羅夫也有些茫然。  “傷口呢?”哈格羅夫問道。  “剛剛那位先生給我治好了。”凱文指了指船艙門。  宋曉冬給凱文搶救的時候,哈格羅夫是看見了的。  “治好了?這,怎么可能?”  “你們華國人,厲害!”凱文對著張興飛伸出了手指頭。  “帶他回去休息!”哈格羅夫對內維爾和拉維妮婭說道。  “好。”  甲板上就剩下了張興飛和哈格羅夫。  “謝謝你們。”哈格羅夫給張興飛鞠了一個躬。  “我們,是合作啊。”張興飛意味深長地對哈格羅夫說道。  “對對對,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終于熬到了天亮,距離目的地科隆群島已經不遠了。  早上,船艙里面的廚師開始大發雷霆。  “肉呢?肉呢?我冰庫里面的肉呢?誰偷了?”廚師站在船艙的盡頭,對著整個休息區的所有房間一聲暴怒的吼聲。  張興飛胡晨曦多吉本瑪、內維爾、拉維妮婭和凱文都從各自的休息室里面探出頭來,一個個都是睡眼惺忪。  “肉呢?”  “沒有肉,你們都吃青菜,天天吃魚吧!”  張興飛胡晨曦宋曉冬等人睡一側,哈格羅夫、凱文、內維爾等人睡另一側,互相看像對側,隔著過道,懷疑彼此。  宋曉冬根本就沒醒。  睡到中午,馮燦來敲門。  “嗯?”宋曉冬迷迷糊糊地回應。  “起床,吃飯了!”馮燦對宋曉冬喊道。  “啊...”  “起床了!”  “知道了...”  宋曉冬起床,打開門,馮燦站在門口。  “早上廚房大發雷霆,說船上冷柜里的肉沒了,不知道被誰偷了,還剩下最后一點肉,早上一頓,中午一頓,晚上就只能吃青菜了,你要是再不起來,到晚上,就只有吃青菜的份了。”馮燦對宋曉冬說道。  “肉丟了?”
第二千八百三十五章 斬斷成了兩半 新
我的大小美女花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