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元界的未來

  感受到混沌世界中傳來的恐怖波動,混元明白,他已經被林昊遠遠甩開了。  盡管從當初突破主宰境開始,混元就一直在布置預謀,希望能找到另外一個人帶著完整的混沌世界突破主宰境,幫他修復元界,使他的修為更進一步,同時他也能收個主宰境的修士當小弟。  現在看來,他儼然有成為林昊小弟的趨勢。  精心布置,一步步引導,最后自己反而成了小弟。  除了無奈,混元還能做什么?他已經不是林昊的對手,一旦林昊出手,有八成可能將他鎮壓。  混元卻并不清楚,元界一個衍紀,林昊在混沌世界中已不知過去了多少個衍紀。  “林昊道友,首先我向你坦白一些事。”  “當初突破主宰境,我的混沌世界并未圓滿,反而因為突破后的一些問題,導致混沌世界有潰散的趨勢。索性我就隱藏起來,開始培養新人……”  混元這一次十分誠懇,道出當年種種布置和目的。  盡管這些林昊都能很容易猜到,但猜到是一回事,從混元口中親自說出來是另外一回事,代表了一種態度。  混元選擇了妥協。  林昊認識中的元界并非元界第一次誕生生命,他們都是在元界經歷了兩次大毀滅之后誕生的新生命,新的元界種族。  也就是說,號稱元界第一個生命的虛妄尊者,也僅僅是元界這一個時代所產生的第一個生命,而非元界誕生之后所孕育的第一個生命。  所謂的“元”也只不過是混元的一道意念,從上一個大時代遺留下來。  “元”誕生了自己的意志意識,在這個時代企圖吞噬一切,突破主宰境。可惜他時運不濟,遇到了林昊,否則以“元”的積蓄還真有一絲成功的希望。  在林昊修復元界之時,混元已經把“元”那道意念收了回去。  而羽化真人,早在林昊與虛妄尊者、羅睺的結合體大戰時,就被混元收了回去。  令混元沒有想到的是林昊居然如此重情重義,必須要羽化真人重現,盡管這對混元而言沒有任何的損傷,但他始終覺得沒有必要。  再加上對林昊強橫的實力感到不忿,又擔心羽化真人成就主宰而威脅到自己,混元才始終堅持不釋放羽化真人。  然而,林昊雖然修行時間補償,實力卻已經足夠碾壓混元。  同時林昊也掌握有比混元更高深的修煉精髓,號稱即便失去混沌世界,也能夠繼續修行突破。因此混元才會腆著臉過來求他。  隨即,混元揮了揮手,重新釋放出屬于羽化真人的那一道意念,把他的一切都還給他。  羽化真人沒有任何關于混元的記憶,他就仿佛睡了一覺,如今蘇醒過來,所有的記憶都還停留在他離開鳳族的時刻。  “林昊,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這里?”羽化真人問道。  “師尊,當初元界陷入危機,您無意中卷入時空亂流,昏迷不醒,弟子僥幸遇到了您,把您帶來混沌世界。如今元界已經安定下來,鳳族也安然無恙,您是留在混沌世界,還是重回鳳族,一切您自己決定。”  在林昊心中,羽化真人是羽化真人,混元是混元,不混為一談。  所以,羽化真人還是林昊的師尊,是那個曾在西州對他百般呵護的恩師。  “回鳳族吧。當年為何離開鳳族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我還是思念天元界,徒兒什么時候有時間,可以到天元界看看我。人老了,沒什么念想,就是想安安穩穩活一輩子。紅塵滾滾,大道萬千,走好自己的路就行了。”羽化真人自嘲一笑。  他沒有問林昊的境界,因為那種境界他已經無法企及,甚至沒有資格仰望。  但羽化真人能夠感覺到,林昊與他之間的師徒之情并未泯滅,與曾經無二。  得徒弟如此,師亦何求?  “師尊,您會鳳族我不反對,但如今時過境遷,已經過去了一個衍紀,鳳族是否還是原來的鳳族,故人是否還在,弟子也不太清楚。”林昊說的倒是實話,雖然他有和鳳清舞回天元界看望鳳族,但自從鳳清舞的父親等人離開天元界后,他們也就很少進入天元界了。  一個衍紀何其漫長,時過境遷,滄海桑田,林昊也不清楚羽化真人的老朋友是否還在。  羽化真人卻是笑了笑,說道:“一個衍紀么?沒想到我居然活了這么久。不過天元界終究還是要回去的。至于鳳族,到了天元界再看情況吧。”  羽化真人并未執意回鳳族,但他對天元界依然有濃濃的感情。  “好!既然師尊想要回去,徒弟親自送您。另外,弟子在修復元界的時候,順便把當年天元界西州也重新締造出來,師尊若有想法,可以回去看看。”林昊提醒道。  “如此,甚好!”羽化真人很感動,他沒想到林昊如此有心,再度締造西州。  其實相對于天元界,相對于鳳族,羽化真人感情最深的地方依然是西州,是太玄門。奈何當初西州破碎,太玄門也隨之煙消云散。  幸好有林昊,我羽化收了個好徒弟,哈哈哈哈!  不顧羽化真人反對,林昊再次行師徒之大禮,然后親自送羽化真人回到天元界。  如今的天元界和曾經一樣,西州也被林昊重新締造出來,與當初一般無二,以作懷念。  唯一的不同,便是人少了。  但如今一個衍紀已經過去,天元界的人數也漸漸多了,西州也不再是荒無人煙。  羽化真人回到天元界,看著曾經的地方,物是人非,不禁老淚縱橫……  從蘇醒到離開混沌世界的整個過程,羽化真人根本就不知道混元的存在,更不知道他曾今為混元的一縷意識。這也是林昊的意思,不打擾羽化真人的生活,不刻意去改變羽化真人的人生軌跡。  當看到林昊給羽化真人下跪,混元也為之動容。  身為主宰,混元就算面對自己的師尊,也不可能下跪,除非師尊的實力遠在他之上。  林昊的心思與行為,混元捉摸不透,但他在想,或許這便是林昊的修行之路與眾不同的原因之一。  羽化真人的事情已經圓滿解決,林昊心中一道執念也終于放下。  “林昊道友,本座已經釋放了你的羽化師尊,你是否該解釋一下元界掌控權的事?”混元對此依舊念念不忘。  “好,本座便為你解釋一下。”林昊笑道。  元界經過這次的修復整改,固然不會像林昊的混沌世界一樣無限成長下去,但若沒有主宰境強者進行破壞,元界便永遠不會再出現當初的毀滅。  界外之地和元界相輔相成,又相互制約,界外天魔在發展壯大,元界也在迅速成長。  成為獨立世界的元界之中,主宰境的數量不再受到限制,只要有人機緣足夠,天賦足夠,便有可能突破到主宰境,并且不會對混元構成任何威脅,因為混元已經不是元界的掌控者,頂多算是一個元界修士罷了。  并且,林昊斬斷混元與元界之間的聯系,并非切斷混元的修行之路,而是在幫他。  不完整的混沌世界很難成長,反而成為一種桎梏,制約著混元的發展。林昊幫助他打破桎梏,不用再受到元界的束縛,混元也可以修行到更高境界。  主宰之道,首先要主宰自己,才能真正主宰萬物。  曾經的混元只做萬物之主宰,卻無法主宰自己,所以他即便身為主宰,也不能發揮出主宰境的全部力量,無法修復元界,更無法提升修為……  經過林昊提醒,混元也逐漸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虛心接受。  “多謝林昊道友提點,本座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冥冥中的某種桎梏突然消失了。”混元顯得很興奮。  那就請混元道友先行回去消化一下感悟,穩固境界,然后我等再討論其他。  “好!本座出關之日,必定帶給道友一個驚喜。”混元熱情高漲地離開了。  與此同時,林昊也開始閉關。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對于元界,對于人族,林昊也做到了他所能做的一切,他不可能讓界外天魔覆滅,也不可能元界只剩下人族,那樣只會害了元界,害了人族。  如今人族已經擁有五大至高境修士,屠無盡也選擇與人族結盟,就算其他仙妖魔三大種族聯合起來,也最多與人族勢均力敵,威脅不到人族的地位。  界外天魔的存在,是為了激勵元界修士努力修行。  仙妖魔三大種族的存在,也是為了激勵人族,不至于讓他們過得*逸而迷失自我。  林昊已經很少出現在元界,即便出現也不會讓人看到。偶爾進入人教,林昊也沒有再打擾他們,最多見一見伏羲、天逸、鎮元子等人族至高境。  他們仍舊對林昊心存敬畏,表現得很不自然,無法回到過去。  如此,林昊甚至有時候會獨自出現看看他們,卻不現身。  畢竟,相顧無言,不是真情流露,便是尷尬滿面。  況且達到主宰境,元界的一切林昊都不能再插手,讓元界修士自己發展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林昊事事親力親為,人族就算至高境多,一旦離開林昊,也終究會走向滅亡……  在元界中,留下一個永恒的傳說。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元界的未來
蒼穹之主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