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不會。我在這里也沒有認識的人。”孟水心說道。  他看著水里面自己并不熟悉的倒影,孟水心在抬抬頭看著一片血紅色的天空,著天空和自己曾經那些無數的夢里面的天空太過于相像了,這樣的意識,讓孟水心的心里面突然有些得慌,因為那些夢境里面,除了這些血一般的天空,并沒有什么好事情,長劍,眼淚,血流成河,還有無窮無盡的寂寞和空洞,還是悔恨,那些即便是在夢里面,孟水心好像也是可以感同身受的。  “對哦,大姐姐,你這么一說到是的,你怎么會暈倒在城外面的啊,那里面可是一片亂葬崗,是戰亂的時候,關門放死人的,為什么你會在哪里啊”小男孩看著孟水心,很是好奇。  “是你救了我”  “恩恩,我本來想要出城去看看我爹爹的,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我爹爹了,但是卻是看見了大姐姐,我看大姐姐那么的漂亮,但是卻是暈倒在亂葬崗里面,我就把你拖回來了。”小男孩邀功一般地說道。  “你不是說這座城市,你們出不去的么”孟水心說道。  “我們家不一樣啊,我們家可是魔神的大祭司呢。”小男孩驕傲的說道。  這個時候小男孩好像還想要說些什么,但是突然就聽見很多人亂哄哄的喊著,然后,就有人沖著小男孩喊道:“阿駿,快點躲到祭壇里面去。”  小男孩便是表情突然就變十分的凝重,再拿一張小臉上面十分的不搭配,便是拉起孟水心的手說道:“大姐姐,我們趕快躲起來。”  但是,好像又突然的想起了什么,跑回了屋子里面,拿出了一件看起來會會臟臟的大棉襖,披在了孟水心的身上,由于個子夠不著,還跳了一下,然后不等孟水心反應過來,就想要拉著孟水心跑,但是卻是被孟水心緊緊地拉住了。  “不能去祭壇。”孟水心說道。  “大姐姐,你怎么了你看大家都在跑呢,我們也快點走。”小男孩急匆匆的看著孟水心說道。  “你聽不懂我的話是么不能去祭壇,絕對不能去。”孟水心的眼中還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突然好像就看不見了什么一般,然后又變得清明,這個時候天上的云層越來越厚,越來越紅就像是一團團的火焰在天空之中。  “大姐姐,你怎么了”  孟水心說道:“你說,你姐姐曾經是大祭司”  “對啊。”  “那現在呢”  “因為觸犯了神魔,所以現在是守城的將領之一,大姐姐,怎么了,你的表情好可怕。”  “帶我去見你的姐姐。”  “可是,阿姆再三叮囑,不可以去找他們的啊。”  “帶我去,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見你的爹爹么,這樣你就可以見到你的叫爹爹了,你也看到了城里面這么亂,你如果不見的話,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你的親人了。”  小男孩好像真的在思考這個問題。終于看著孟水心,純真的大眼睛一閃一閃的說道:“大姐姐,你沒有騙我吧”  “沒有。”  “好,我帶你去見我姐姐。”  但是就在孟水心和小男孩準備往人流的逆流的方向走去的時候,天上突然就開始下雨,不并不是雨,開始下像是手掌大小的火球一般的火雨,所有的火球落在人們的身上人瞬間就被火焰吞噬,不復存在連叫喊的時間都沒有。  孟水心卻是好像心有感應一般,往城墻方向走過去小男孩拉著孟水心說道:“大姐姐,你做什么,你沒有看見,天將大火了么,魔神不在庇佑我們了,我們快跑啊,大姐姐。”  而就在一片火紅色的火雨之中,孟水心看見一個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不遠處,她的背影是一片火紅火紅的顏色,和這一片火海和人們的慘叫聲音容為了一體。  “你是誰”孟水心說著本能的將那個小男孩護在了自己的身后。  “大姐姐,你在和誰說話,我們快走啊”小男孩看著孟水心說道,天上的云在移動著,他移動到什么地方,哪里就有大片大片的火雨,人們四處逃散著發出了驚恐和凄慘的叫聲,讓人渾身發麻。  “你到底是誰”孟水心固執地想要知道那個女人的身份,哪個女人就像是自己在夢里面見到過千百遍的那個女人一般,他的紅色衣服衣服像是被血染紅的一般,他的長發在火海之中飄浮著好像不受斑點塵世的污染。  她的手輕輕地伸起來紅色的長袖子在空中飄蕩著,而就伴隨著著一個小小的動作,天空中的火球變得越來越大,孟水心將小男孩緊緊的護在身后,說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女人的聲音縹緲的像是從天上來的一般,但是他明明就在自己的眼前,“我要這里所有的人,為我愛的人陪葬,是我給了他們生的權利,他們卻是背叛了我。”  “你到底是誰”孟水心說道。  “使他們將他們引來的,我給了他們最富足的生活,最美好的人生,我只是想要和他有一個可以生存,可以相愛,可以不受任何人打擾,可以不受任何世俗的舒服的地方永遠的在一起,可是為什么,為什么他們要背叛我們,人類,為什么要這么貪婪,我給的還不夠多么”女人始終沒有轉過身子,但是天上面的火球越來越多,孟水心可以感覺到女人身上面慢慢的怒氣。  “你在說什么,這個城市不是你一手建立的么現在你是要親手毀了他么”  “他們毀了我的人生,我的生命,它們的存在已經沒有意義了,你為什么要問我這些你不是應該比我更加清楚這一切么你應該是最能理解我的人啊”女人的聲音很輕,像是絲綢滑過肌膚一般輕柔的觸感。  可是孟水心確實好像和這個女人看到了一樣的鏡像,那個一直一直出現在自己夢境里面的女人,用長劍將一個男人穿透了胸膛,長劍將男人的身體穿透,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確實可以看見那個男人嘴角浮起的一抹笑容,雖然很不明顯,很小很小,但是孟水心確實可以感覺到,男人嘴角的笑容是那么的滿足。  “大姐姐,小心啊”孟水心的幻覺被這一聲歇斯底里的喊叫聲音打破了,在孟水心反應過來的時候,面前個紅衣女人早就已經不見了,而自己的身體早就被推到了也很遠的地方,剛才自己站著的地方那個小男孩渾身都是火焰,小男孩甚至連痛苦的表情都來不及做出來,便是已經變成了一片灰燼。  孟水心愣住了,緊接著便是大喊了一聲:“啊”  猛然的疼痛之感,讓孟水心漠然的睜開了眼睛,心臟的跳動沒有平息,自己好像還是在那個滿是火焰灼燒的城市,但是當孟水心看到圍在自己床邊的人們之后,便是知道自己醒來了,明明知道是幻覺,但是卻是那么的真實,那個小男孩那個活生生的小男孩,就在自己的面前化為灰燼,這到底是什么  這一切究竟是沒有擺脫的那個石頭城的陣法的幻覺,還是只不過只是自己的一個夢境,可是那些血,那般的真實,那些經歷也,那般的真實,神魔大戰,孟水心一只以來都以為這不過是一個相傳的神話一般,就像是每個民族都有屬于自己民族的信仰,這些信仰很多都是來自于遠古的神話,但是并不一定是真實的,很有可能是一件真實的事情被人們口耳相傳,而變得神乎其神,但是為為維護民族的信仰不管是統治階層還是政府官員都愿意將這些傳說保留來,精神的力量遠遠要比政策厲害也深遠得多。  但是孟水心作為異能家族的一員,作為見證過神秘的時間力量的人,對于這些本來是不相信的,但是這一次的經歷讓孟水心對于自己一貫的信仰產生了懷疑,神魔大戰竟然真的是存在的,那些本來只是存在于天祿茶莊的出里面的關于過去的傳說和神話,那些真實的事情,孟水心已經越來越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有的事情好像很神秘,卻好像又有一個始終如一的線索,難道,神魔大戰和孟家的先祖是有所關系的  可是現在關鍵的是,自己怎么會在這里,這是什么地方,孟水心環視著四周,便是說道:“這里是,石頭鎮”  “你總算是醒了。”陳恬在一邊撫了撫眼睛說道,“我還以為要把你抬著回云陽市呢。”  “我怎么會在這里”孟水心扶著陳恬的胳膊緩緩的做起來說道,“林初陽和秦喬呢”  “你到時惦記著他,他去給你熬藥了,不過,說句實話他熬的藥你會很喝么”陳恬說道,表情倒是異常的認真。  孟水心不想在林初陽這個話題上面要說些什么:“我們不是在地下城里面么”
313
商門重生之紈绔邪妻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