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待那兩個人下去了之后,安以陌坐在了夜月如的對面輕道“我來了。【】”  背影明顯一怔,雖說還是沒有什么過大的反應但是安以陌已經看到夜月如的左手已經有些發抖了。  月光透過小小的小窗口灑在兩人的中間,顯得像是現代的追光燈,兩人像是預演好的演員,默默的飾演著自己的默劇角色。  半晌,夜月如終于開口了問道“你,怎么來的”  安以陌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的確,就算是在現代她也是不會哄人的,蠕動了兩下紅唇開口道“夜月如你知不知道其實你一直都挺煩人的,不管是你的強勢還是你的溫柔亦或是你的脆弱,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人離開我了,我知道我是一個很自私的人,有了管狐不珍惜,現在又來跟你示好,但是我害怕對我好的人會有一天都消失不見了。所以不管如何,拜托你就算是有什么怨恨也等我把你救出去在說好么”  夜月如暗自握了握拳頭,的確,他其實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對她愛的發狂了,可能是第一次看見她,被她那美麗的翅膀吸引,亦或是聰明的小腦袋瓜  但是夜月如閉上了眼睛道“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安以陌皺了皺眉頭,暗咒該死的咬了咬牙,對著夜月如下了個定身咒就把夜月如給定住了,難道要練拖帶拽的把他拽回去估計還沒有出沙漠就要被累死了吧  安以陌有些頭疼的看著眼前神情都有些憤怒的夜月如,撇了撇嘴道“沒辦法,軟的不行只好來硬的唄所以,我也不需要你回京城感謝我什么的,你就送我個幾百個夜明珠就好了。”  夜月如眼角一抽,他就知道,還好剛剛沒有表現出被感動了的樣子。要不然,估計這個丫頭會在心里面開心死的吧  安以陌突然頓了頓,很認真的看著夜月如的眼睛,開口道“還有夜月如,你記住了,我不是因為同情來救你的。”  夜月如突然心臟一停,這個意思是是算什么。癡呆的夜月如癡癡的被安以陌施法,一頓瞎折騰心思倒是也忘記了反抗。安以陌皺了皺眉頭,給兩人都下了隱身術,然后在夜月如身上多加了一個懸浮術,像是牽著氣球一般的探索這走了出去,雖說是下了隱身術但是如果有機關什么的還是會被觸動的,所以還是需要好好小心才好。  夜月如還在糾結剛剛安以陌對著自己說的話,一改以往的俊美冷酷,只是一臉白癡像。  “該死的。”安以陌暗咒了一聲,難怪這個地方連個防守都沒有原來是有蹊蹺,這個地方就好像鬼打墻一樣怎么走都在原地繞來繞去,明明來時記好了的路線也不好使了。  安以陌的暗咒算是稍稍的喚醒了夜月如有些白癡的思緒,往下看去,也隨著安以陌眼睛稍微沉了沉“安以陌,你從這里出去。”  安以陌聽著夜月如的聲音隨著他眼睛看的地方看了看,有些驚訝“那貌似是個墻壁吧”突然又有些會意了“你是說那個是個障眼法”也對障眼法最致命的傷害有的在左面有的在右面,而看來這個障眼法的破綻估計就是在上面了,誤打誤撞讓當作人體氣球的夜月如給發現了。安以陌閉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氣使勁往里面一扎,果不其然沒有任何的阻攔。  緩緩的張開了眼睛,安以陌的瞳孔不斷的放大,再放大  為什么,本應該修煉的他為什么會在這里。  ps:唯子要高考了,最近唯子要藝考非常的忙所以一直都沒有更新,拜托大家見諒哦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絕對女強文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