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虎騎驍將冷項南

  “秦羽”  正如野狗道人怒視楚麟一般,楚麟見到秦羽的一瞬間,一雙倒三角的眼睛中也立刻噴出憤怒的火光。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他咬牙切齒,渾身的靈力幾乎控制不住,一抹兇惡的神色在臉上流轉,仿佛要將秦羽生吞活剝一般。  其他人見兩人如此表現,只道是楚麟和野狗道人之間有生死仇恨,卻根本想不到,楚麟的憤怒,針對的是秦羽,而不是野狗道人。  “他就是秦羽,好,我記住了。”楚麟身邊站著一個和他樣貌有幾分相似的青年,他正是楚麟的兄長楚天,他上下打量了秦羽幾眼,重重的點了點頭。  秦羽見幻劍閣眾人投來不善的目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渾然不懼的對視一眼,絲毫不放在眼里。  “這楚天不是擁有幻劍閣推舉名額,直接參與武道大會的正賽嗎為何還在此處,而沒有前往帝都”秦羽看了一眼,便猜出了楚天身份,微微皺眉暗中想到。  只不過,還沒等他想明白,人群中立刻又爆發出一陣騷動,隱隱能聽到調戲的口哨聲和吞咽口水的聲音。  秦羽撇了撇嘴,看了野狗道人一眼,見他也是一副無奈的模樣,立馬知道了來人是誰。  能引來眾人關注的,除了自己兩人、幻劍閣楚家,便只有那宋義和幽寂谷的妙語師妹了。  現在野狗道人和幻劍閣之人已經到驍騎營,而自己沒有什么人認識,又能引起不少修士大咽口水,不用多想,必定是幽寂谷眾人。  幽寂谷以女弟子聞名天下,雖然也招收男弟子,但又因其九天玄女秘法的特殊性,男弟子注定接觸不到最核心的功法,因此地位不高,眾人也只記住了那一個個傾國傾城的女弟子。  而如今這一代的女弟子中,除卻早已經成名的白蓮仙子童欣之外,便數人稱小仙子的妙語最為引人注目。  當初秦羽在古戰場救下妙語時,她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經過了喬裝打扮,相貌只能說是普通,并不出彩。  后來妙語拜訪凌云宗山門,恢復了本來樣貌,把秦羽也驚艷得不行,若不是因她聲音秦羽印象深刻,他幾不能確認,這美若天仙的小女娃,就是自己那日救下的妙語。  透過人群,秦羽見到了幽寂谷眾人,靚麗的身影穿行在人群中,仿佛黑夜中的星辰般耀眼,鶯鶯燕燕,處處留香。  為首之人,赫然就是小仙子妙語。  鵝黃的長裙包裹著盈盈一握的腰身,襯托出她那尚在發育的身段;簡單的坎肩下露出幾分雪白,卻不顯魅惑,只讓人覺得圣潔不敢侵犯,甚至不敢多看兩眼。  挽起的秀發又添了幾分英氣,配合不施粉黛的精致五官,讓人看了心中頓時升起一股蓬勃朝氣,心中不覺喜愛。  她左右兩邊各自跟著一個徐娘半老的幽寂谷長老,兩人俱都提著長劍,用倒豎的秀美警告四周修者,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三人身后,則是其余參與武道大會的幽寂谷弟子,雖然其中也不乏美人,但在妙語這明珠面前,也只有黯然失色。  妙語進入驍騎營中,一雙大眼睛立刻左右望了起來,掃過眾人,直到找到了秦羽的身影,這才安下心來,悄悄朝著秦羽眨了眨眼睛,盡顯調皮與可愛。  而那兩個幽寂谷長老,也隨后投來目光,其中一人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嫌棄的眼神看了秦羽一眼,旋即撇過頭去;而另一人則朝著秦羽微笑點頭,臉上露出幾分滿意的神色,眼中露出幾分慈祥和中意。  一行人穿過人群,很快就來到了一處早已安排好的空處站定,等待著這武道大會選拔比試的開始。  時間慢慢過去,現場也安靜下來,而隨著一聲號響,門外嘩啦啦的涌入一大批的驍騎營軍士。  這驍騎營兵士全副武裝,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站定,這才有幾個身影從驍騎營外走來。  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臉上細密胡渣盡顯不羈,不怒自威;黑白夾雜的長發挽起,身穿金鱗甲,頭戴御賜金鑄高冠,行起路來龍行虎步,頗為威風。  秦羽看著他的臉,不禁心中生出一股古怪的感覺,至于哪里古怪,他也說不上來,只覺得有些似曾相識  “是郡城城守,虎騎驍將冷項南果真有龍虎之姿,和鎮南神將曹止水并稱為臨川雙雄,守國門之利器。”  “這冷項南將軍據說劍法通神,自創南離劍法,修為已臻歸元七重,且年方四十過五,有望神通”  “冷項南旗下虎騎軍三千精銳,配合鎮南神將手下的兩千鎮妖精衛,所向披靡,周圍敵過無不聞風喪膽,令群妖不敢過界”  眾人見了為首來人,立刻肅然起敬,一個個站得筆直,目光里也滿是敬仰和欽佩。就連野狗道人也露出幾分敬佩,站得更直了。  “盛名之下無虛士,這冷項南和曹止水比起來,也沒有什么太大的差距,可見其天賦。”秦羽打量了一陣,又聽了眾人的說法,暗自點頭。  “曹止水作為鎮妖衛首領,常與妖獸作戰,出生入死,雖能磨練心性、修為,但也因此耽擱修為進程,有利有弊,倒也不能說他天賦不如冷項南。”玄老搖頭,又道,  “冷項南雖然平日沒有諸多戰斗磨練,但是有無數資源支持,無數的靈藥、靈丹灌下去,再加上有無數的時間潛修,修為自然漲的快一些。兩人之間到底誰更厲害,只怕要比過才知道。”  秦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口道:“確實,玄老所言極是,兩人之間雖然境界修為相差無幾,但是經驗、戰斗風格卻有天壤之別,真要拼殺起來,只怕勝負還未可知。”  玄老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再言語,深藏在秦羽體內,現場高手眾多,他也不敢隨意現身。  冷項南走了進來,身后一左一右分別是一老一少。  左手邊那少年,面如冠玉,面白無須,長衫迎風而動,手持白紙扇,一副讀書人模樣。  而在其右手邊那老人,則是拄著拐杖,老態龍鐘,不過臉上卻顯精神,最讓人在意的莫過于他的鷹鉤鼻子和小眼睛,那老而內斂的小眼睛中內蘊精光,佝僂的身子下仿佛藏著一只蒼黃巨獸。  “是終南山的天鷹老人這年輕人又是誰,怎么從未見過”  “是朝廷派下來的使者,居然如此年輕,到底是誰”  眾人議論紛紛,冷項南領著這朝廷使者和天鷹老人徑直走入場內,盡頭高處是三把太師椅,顯然是為三人準備。  “承蒙諸位參與我臨川郡武道選拔,今日由我冷項南擔當主持,特邀終南山天鷹老人為見證,以及朝廷欽派的特使東廠劉公公,共同甄選優勝者。”冷項南站起身,向眾人介紹道。  眾人這才愕然,原來那面白無須的書生,居然是皇宮之中的太監  “奴家奉皇命監察武道選拔比試,汝等可莫藏私,盡管全力以赴,一展臨川才俊之風采,不要讓我等失望。”那劉公公也站起身來,一雙眼睛從眾人身上掃過,眾人只覺背脊一涼,可見這太監功力深厚,只怕也早已經臻歸元境  “臨川郡有如此才俊,著實讓人驚嘆,老朽若能早生五十年,必然也在場內。”天鷹老人拄著拐杖,笑呵呵的說了幾句,便坐下了。  “嗯”冷項南掃視下方眾人,卻隱隱皺起眉頭。  宋家作為臨川第一大家,自然是眾人所關注的對象,即便是冷項南也不例外。可是今天,宋家之人卻沒有出現在驍騎營  “好,事不宜遲,武道大會選拔比試”冷項南雖然心中疑惑,卻也不敢耽擱時辰,正要宣布武道大會選拔比試開始,驍騎營外卻跌跌撞撞的闖入一人。  “嗯是宋義,他受傷了”  “宋公子已經氣海三重圓滿,這郡城之中,要想打傷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難道是得罪了什么人”  “好,宋義受傷如此嚴重,今日若對上他,就撿了個大便宜”  眾人看著跌跌撞撞闖入的宋義,紛紛涌起心思,不少人驚嘆出聲,也有與宋家交好的世家弟子伸手去攙扶,這才不至于讓宋家顏面掃地。  “宋兄,你這是”那幾人攙扶著宋義,面露驚駭。  宋義氣血翻涌,靈力時聚時散,心脈不穩,受傷頗重,由不得幾人不驚訝。  “是妖獸的氣息,嗯,冰火靈元的妖將,這小子運氣不好。”玄老伸手虛抓了一縷氣息,仔細辨認,很快就有了結論,“應該是一頭妖將級別的冰火巖熊,力大無窮,這臨川郡附近還有這等妖族有蹊蹺”  “妖將”秦羽也嚇了一跳,眼皮猛跳,若不是他熟悉玄老,知其不會信口開河,否則也不會相信。  “妖將,西北,孽龍洞,宋家族人,被困,受傷高階妖將。”  宋義捂著胸口,一字一句艱難說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第194章 虎騎驍將冷項南
萬妖至皇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