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不速之客

  榮國,至榮邢登基以來倒也風調雨順,天下太平。【】  曾經的太子殿,如今的臥虎居的書房中,榮邢一席虎紋紫金長袍加身,坐在一張由紫檀木打造而成的書桌前翻閱著手中的書籍。  不過他的面容上帶著些許的慵懶,卻透露出一股威嚴,嘴角上那若有似無的笑意讓他更添幾分神秘感。  可是仔細看著他的雙眼就會發現,在他眼眸深處隱藏著一種悲涼。  就如同一只野性難馴的野馬被人強行栓在掙脫不開的馬栓上一般,從此失去了自由!  此時的榮邢就是那被強行栓著的野馬,原本一心只想修煉在這魂師界中好好闖蕩一番。  可是榮國的皇位,就如同那馬栓將他牢牢栓住,那國中瑣事便成了那條栓住他的繩子讓他掙脫不開。  至從登上皇位之后,他便停止了修煉,每日處理完朝只瑣事閑暇下來便會來這里。  也許是因為在這里他能夠感覺到當初的雄心壯志,也許在這里他能想起以前修煉時的種種。  在聽說夏天能以融魂境界戰敗魂師境界后,榮邢心里五味雜談不是個滋味。  想起當初他第一次見到夏天時,那時的夏天還只是一個小小的開靈境界,而他卻是鑄魂境界,可是卻被夏天給逃了。  第二次再相遇時,夏天已經鑄魂而他也進入了融魂境界,可是那一次崎山一戰,卻以兩敗俱傷而告終。  那一戰可以說是他與夏天的第一戰,可是兩敗俱傷的結局對他來說敗的是他,畢竟夏天那是才鑄魂境界。  也是那一戰,讓他對夏天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可他心中的傲氣卻促使著他想與夏天再次一戰,不過榮封的退位讓他不得不放棄心中的想法。  現在的夏天已經進入了融魂境界,而他依舊還是融魂境界,說是在原地踏步也不為過,更何況現在的夏天以融魂境界就已經能夠戰敗魂師境界了。  他自認做不到,而他心中的那一點點傲氣也在這個消息之下徹底被粉碎了,可是心中那想與夏天再次一戰卻是越來越強烈了。  心中的變化讓他體內的靈力也出現了一點混亂,在這混亂中一道靈力從他手中逸散出來,啪啦一聲手中的書籍應聲化為了紙屑飄散在書房中。  “陛下好雅興啊!”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如其來的在書房里響起,同時那還未落地的紙屑如同被什么東西牽引著一般全部回到了榮邢前的書桌上。  “誰?”看著書桌上的紙屑,榮邢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體內許久沒有運轉的靈力也在此時急速流動了起來。  “陛下,一年多未見就不認識老夫了么?”  聲音剛落,一個蒼老的身影便突然出現在了榮邢面前。  “是你!”看到這蒼老的身影,榮邢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不過依舊沒能逃過那蒼老身影的雙眼。  “朕是該稱你為秦老呢?還是叫你暗魔?”榮邢瞇著雙眼平靜的看著那蒼老的身影道。  也許是因為身在高位的緣故,榮邢心中的恐懼也只是一瞬間便別隱藏了起來,隨之威嚴彌漫在他身旁。  “稱呼罷了,陛下想如何稱呼就如何稱呼。”蒼老的身影,也就是一年前與夏天戰斗時被暗魔奪魂的秦老帶著笑容說著便走到榮邢對面坐了下來。  “秦老始終無法突破至魂師巔峰境界,沒想到被你奪魂之后這么快便突破了,也算是了了他一樁心愿。”秦老的舉動榮邢好像沒有看到一樣,淡淡的笑道。  “想必陛下也應該知道,我們暗魔一族沒有形態,如果占據人類r身的話,人類突破的那些屏障在我們眼里形同虛設不值一提。”秦老嘴角掛著譏諷的笑意傲然的道。  “你不會是特意來向朕顯擺你們暗魔一族的強大的吧?”榮邢同樣露出不屑的笑容。  一個只能在奪取人類r身之后才能強大的魔物,居然會對于人類產生不屑的表情,如果沒有人類,暗魔一族也只是一群四處游離著的廢物罷了。  所以在看到秦老嘴角的不屑之后,榮邢同樣以不屑的笑容來回擊他。  “陛下果然爽快。”對于榮邢的不屑,秦老沒有任何的在意,大笑了一聲,道:“老夫想助陛下一統魂師界這凡人世界,如何?”  “一統凡人世界?”  聽到秦老的話,榮邢雙眼瞇成了一條縫死死的盯著秦老沒有開口說話。  他不是那種利欲熏心之輩,所以他首先考慮不是利益,而是話的可信度,這就好比一個人突然出現而且對你說要幫你奪取天下,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是真是假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更何況這里是魂師界,根本就不能以普通人的想法來看事情。  “不好意思,朕沒有興趣!”思索了片刻之后榮邢果斷的回絕道。  不管秦老說的是真是假,可他卻明白魂師界五大國之所以能夠屹立千萬年不倒是因為在它們背后肯定有魂師宗派或者是家族的存在。  就好比他榮國,背后也同樣有一個神秘的主族的存在,而他在登上皇位的時候也明白了,為什么當初龍國在夏家被滅之后會一蹶不振。  那是因為夏家才是龍國的支柱!  支柱倒了,現在的龍國也只是在茍延殘喘罷了。  可就算他能夠輕松吞并沒有后臺的龍國,可其它幾國就是那么好吞并的么?  以一國之力敵三國之力,到那時候可不是他榮國吞并其它國了,而是其它幾國瓜分他榮國了!  “陛下何必如此快做答復呢?”對于榮邢的回答秦老好像并不意外一樣雙目精光閃動,好像能將人看透一般,笑道:“陛下難道就不想與那夏天一較高下么?”  “嗯?”  聞言,榮邢瞇著的雙眼突然一睜,死死的盯著秦老,好像在問為什么會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一樣。  “我們暗魔一族沒什么本事,不過卻窺視他人心中的想法,才能找到他人的黑暗的一面從而才能奪魂。”秦老笑著道,同時也告訴了榮邢的疑惑。  不過就算秦老不解釋,榮邢也很難拒絕!  與夏天一較高下是他的渴望,可是他不能拋棄榮國皇位,如果沒有主族的命令他會在榮國皇位上一直到老邁之后才會退位,到那時一切都晚了。  “朕如果可以一統五國,那我就可以要求祖族讓朕專心修煉,到時就能再次與夏天一較高低了!”  榮邢雙手緊握著,眼中充滿了向往的激動,好像已經看到了再次與夏天一戰的畫面一樣。  可是他卻沒有發現,一旁的秦老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異的笑容。
第二百零四章 不速之客
洪荒記
快乐时时彩开奖查询结果